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156 頁


-婆須蜜的命定之人?我趕緊望向他的額頭,不由一陣失望,他光滑平整的額上上什麼也沒有。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微微有些驚訝,卻又很快移開了目光,朝婆須蜜的房間走去。一看他不是我要找的人,我也立刻沒了興趣,快步跟着那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156 / 0)

「婆須蜜小姐,那摩羅大人來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門口傳來了侍女的聲音。時尚書屋
婆須蜜慢慢移開了手,眼中閃過一絲光彩,口中卻是冷漠的答道:「知道了,過一會再請他進來。」
=======================
婆須蜜並不急着讓那位那摩羅大人進來,反而悠閒的往自己的手臂上塗抹着白檀香油,一直到外面的侍女又催促了幾遍,才慢吞吞的對旁邊的女子說了一句:「你先帶她出去吧。」
我跟着那女子出去的時候,看見身邊的女子衝著一人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抬眼望去,印入眼帘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的男子,他擁有印度男子特有的古銅色的肌膚,長長的黑髮隨意的紮在一起,垂在腦後,狹長的棕色雙眸中閃動的光澤彷彿恆河上的落日,將餘暉淺淺柔柔的暈染在他的眼底深處。時尚書屋
這個男人就是那摩羅嗎?在這種地方竟然有這麼出色氣質的男人,莫非他就是
-婆須蜜的命定之人?我趕緊望向他的額頭,不由一陣失望,他光滑平整的額上上什麼也沒有。時尚書屋
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微微有些驚訝,卻又很快移開了目光,朝婆須蜜的房間走去。時尚書屋
一看他不是我要找的人,我也立刻沒了興趣,快步跟着那名女子走過了長廊。時尚書屋
在房內沐浴梳洗之後,我換上了一件淡黃色的沙麗,等着婆須蜜的所謂「調教」 。時尚書屋
大約快要天黑的時候,婆須蜜終於姍姍而來,她對我嫵媚的一笑,道:「對了,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葉隱,來自摩訶至那國」 我接了一句。在書上見過,那時的印度把中國稱為摩訶至那國
「原來是從摩訶至那國來的,怪不得見你的容貌和我們有些不同,不過越是特別,也就越容易讓男人來注意你。」
她一邊說著,一邊從身後的小櫥中抽出了一本有些發黃的書卷,「這個你一定要經常看,這是成為一名加尼卡的必讀之書。」
我接了過來,只見上面寫着幾個梵文,《卡瑪蘇特拉》,一翻開來,差點驚得我把書甩到她臉上,裡面竟然全都是男女同房時的不同姿勢,比春宮還春宮。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用大驚小怪,也不要小看這本愛經,連王公大臣的女兒們,也要研習卡瑪蘇特拉里的技藝,這樣才能會倍受丈夫的寵愛,即使她們的丈夫後宮佳麗三千,還是會偏愛著她們。所以,不只是我們,人人都應該要讀,並且學習其中的技藝,至高無上的精神滿足與肉體欲仙欲死的歡愉,本質上是一樣的。慾望作為一種動力,與苦行僧的修行同樣……因為生之愉悅,因為豐收和滿足,妓女可是種恩賜。」
「啊……」
我被她的言論着實震到了,雖然早聽說古印度的男女在這方面十分開放,但親耳聽見還是覺得吃驚。時尚書屋
對了,卡瑪蘇特拉,不就是那部舉世聞名的古印度的愛經嗎,在公元六世紀左右的時候由一名叫做筏蹉衍那的人所寫,據說是史上第1本細膩刻劃「古印度男女閨房樂趣」和「古印度文化」的書籍,同時真正契合「身心靈性愛」意含的書本,原來真有此書……
婆須蜜笑了起來,輕輕勾起了我的下巴,低聲道:「我們女人生性難以捉摸,就像火焰不嫌木頭多、大海不嫌河流多、死亡不嫌死人多一樣,女人也永遠不嫌男人多。對女人來說,性愛的歡愉勝過一切。所以,在我們給男人帶來歡愉的同時,自己也要盡情享受。」
” 我……「我已經完全不知該說什麼了。一個古代女人這麼直白的對我說這樣,讓我的腦子一下子轉不過彎來。」
那個,只要看這個就可以了吧。「我無奈的把書一放。時尚書屋
「隱,成為加尼卡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從明天起,你跟着我學習六十四藝。」
她的唇邊閃過一抹妖媚的笑容。時尚書屋
「什,什麼,六十四藝?」 我的舌頭又開始打結了,一陣寒意從心頭竄起。時尚書屋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要學習歌唱。樂器。舞蹈。書法和素描。時尚書屋
刺繡。以米和花恰切地裝飾神像。插花。給布或身體部分諸如頭髮、指甲、嘴唇染色。時尚書屋
玻璃刻花。以最令人舒適的方式鋪床、安設地毯及墊子的藝術。奏水碗樂。水箱、水管、蓄水池的水的排放和保養。時尚書屋
繪畫、裝飾和構圖,如何製作念珠、項鏈、花莖及寶冠。花及鷺鷥毛製作頭巾和腰帶的藝術,演劇藝術和戲劇笥表現的營造。耳環的設計藝術。香水的調製和配備。時尚書屋
穿著藝術及寶石與飾品的雅緻安排……
我的腦袋嗡嗡作響,只看見她豐滿的嘴唇一動一動,頓時眼前一黑,撲通一聲暈了過去,俺滴那個蒼天啊!

輪迴

是那個倒楣蛋中了招?我正尋思着,就見一個穿著藍色長袍的男人捂着額頭,匆匆走了過來,後面還跟隨着幾位氣勢洶洶的隨從。時尚書屋
咦,那不是那摩羅大人嗎?時尚書屋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傷害我們大人!」 那摩羅還沒開口,他身後的隨從已經開始興師問罪了。時尚書屋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這件事是我有錯在先,不由的氣勢也弱了幾分。時尚書屋
「不是故意的?你要知道,大人可是高貴的婆羅門,是最高貴的種族,你竟然敢砸傷大人,要知道這可是死罪!」
” 死罪?「我瞥了那摩羅一眼,他似乎正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幕。」
既然婆羅門是那麼高高在上的種族,「我特地加重了高貴這個詞,」 那麼,不是更應該以寬容而慈惠之心待人嗎,積累自己的業,這樣的話,下一次輪迴才有可能再繼續成為婆羅門啊。要是動不動就殺來殺去,我看連投胎再為人都懸哦,說不定就墮入什麼餓鬼道啊,畜牲道什麼的。”
「你……」
那侍從一時說不出話來。時尚書屋
那摩羅倒在一邊笑了起來,「好一張利嘴,不過死罪可免,不如就試試餓刑吧?」
” 餓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