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157 頁


不用等到成為加尼卡那天嗎。」 還沒等我說話,他又繼續說道:「我知道婆須蜜教了你不少卡瑪蘇特拉上的東西,但是光是那些是不夠的,實踐才是最重要的,你不知道嗎,在成為加尼卡之前,有專門的試練,要和男人真正實踐過,直到得到那個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157 / 0)

「就是用燒熔的鉛水堵住嘴巴,這樣即使是滿地食物也不能食用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啊,」 我的嘴角一抽搐,古印度的刑法還真是變態,一吸氣,脫口道「還是殺了我吧。時尚書屋
那摩羅一愣,哈哈大笑起來,忽然拉起了我的手,往房間裡走去。時尚書屋
「喂喂,你做什麼,你不是來找婆須蜜的嗎?」 我一時也摸不清他要幹什麼。時尚書屋
聽到婆須蜜的名字,他的腳步停滯了一下,隨即又笑着道:「她今天不在,」
她今天不在?我的頭大了起來,他不是想讓我代替吧……
” 我,我還不是加尼卡呢,你想找就找別人吧,這裡的美女這麼多。”
他側過頭,意味深長的盯着我,道:「我不是說過,不用等到成為加尼卡那天嗎。」
還沒等我說話,他又繼續說道:「我知道婆須蜜教了你不少卡瑪蘇特拉上的東西,但是光是那些是不夠的,實踐才是最重要的,你不知道嗎,在成為加尼卡之前,有專門的試練,要和男人真正實踐過,直到得到那個男人的肯定,才能開始接待客人。」
咣當!我的腳步踉蹌了一下,不會吧,還有這種事,我不會那麼倒楣吧,要是那時還沒找到婆須蜜的宿命之人,我看我只能跑路了。時尚書屋
「可是,我現在離成為加尼卡遠着呢,應該還不到時候……」
我乾笑着。時尚書屋
他一手輕輕摀住了額頭,笑了起來,道:「現在,我需要你為我包紮傷口。」
「只是包紮傷口?」
「只是包紮傷口,不過如果你想我教你些技巧,我也不會拒絶。」
他不懷好意的笑着。時尚書屋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隨手拿過侍從遞過來的紗,重重的往他的額上按了下去。時尚書屋
「啊!」聽他發出一聲低呼,我的心裡頓時舒服了不少。時尚書屋
=====================================
婆須蜜回來的時候,那摩羅已經離開了。”
小隱,你學得很快,我看你一定會比我更早成為加尼卡。「她教習了我一些技藝後,微笑着誇讚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我天資愚鈍,還是慢慢來吧。「想到那摩羅說的話,我就忍不住想問她。時尚書屋
「對了,卡瑪這本書你看得差不多了吧。」
她忽然開口問道。時尚書屋
我點了點頭,我可是在好奇中看完了這本書,儘管看得面紅耳赤,可是我又不得不承認,這對我來說完全是一個新奇的世界。而且書中不僅涉及了很多性知識,還敘述了怎樣保持良好的婚姻生活,怎樣保持忠貞,讚賞由愛情締結的婚姻。時尚書屋
「那麼,你說說,如何能更好的勾起男人的慾望呢?」 她漫不經心的問道。時尚書屋
「嗯,嗯……」
看我嗯了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她輕輕一笑,道:「是親吻,不,應該說是輕咬。」
「啊……」
我的心裡一片哀鳴,為什麼我要學這些啊,真是苦命。時尚書屋
她湊近了我的身邊,輕輕撫上我的嘴唇道:「要學會很輕很輕的用牙齒輕咬對方的下唇,在吻漸漸深入的時候,加重力度,輕輕的吸吮對方的嘴唇,要懷着陶醉和渴望的熱情,接着,要在對方的肩膀上輕咬,留下咬痕,不能過紅,不能過大,一連串的小紅點正好。」
「好,好難啊……」
看著婆須蜜離我越來越近的臉,我忽然感到不能呼吸了,心跳竟然加快起來,這是怎麼了,我們都是女人啊,為什麼她會給我這種奇怪的感覺呢。時尚書屋
「並不難,」 她忽然將嘴唇覆了上來,輕輕咬着我顫抖的下唇,我的腦袋嗡的一聲,條件反射的迅速推開了她,
「你,你,我,我,我是女人……」
我已經語無倫次。時尚書屋
她似乎並不以為然,柔媚的一笑:「我只是示範給你看。」
「拜託,以後別這麼嚇我了,我們都是女人,這樣親吻好奇怪的。」
我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時尚書屋
「這樣就受不了,看來你的試練要提早了哦。」
聽見試練這個詞,我的腦袋又轟了,脫口道:「現在為時太早了吧,我的六十四藝都還沒學好。」
「你知道?」 她微微一驚。時尚書屋
「我聽那摩羅說的。」
「是他說的?」 婆須蜜的臉上閃過了一絲難以捉摸的神色,隨即又恢復了笑容。時尚書屋
「六十四藝只是吸引男人的方式,增加你自身的砝碼,可是如果你想把客人乖乖留在你的身邊,在床上取悅對方纔是最為重要的一環,別忘了,加尼卡不管再怎麼受人們的尊敬,說到底也不過是那些所謂高貴男人的床上玩物。」
床上玩物,我怎麼覺得這個詞是這麼刺耳捏。時尚書屋
「再過一陣子,等你把卡瑪裡的東西都學得差不多,我就會安排你的試練。到時,你一定會在床上征服任何一個男人。」
我,我才不要在床上征服男人啦……我鬱悶的望着她的背影,好想哭啊,什麼時候任務才能結束呢。時尚書屋
我想司音,我想飛鳥,我想回去,也不知道撒那特思怎麼樣了,不知道有沒有學會更多的現代的東西呢?時尚書屋
=====================================
恆河邊,風光依舊,衣衫襤褸的乞丐和衣靠在石階上,面容平靜。骯髒不堪,瘦骨嶙峋的小孩躲在媽媽的身後,富有的女人穿著華麗的紗麗從那些窮人身邊擦肩而過,在這個貧富不等的國度,卻讓人感受到一種特有的氣氛,每個人似乎都安於現狀,或者說,更多的是麻木。時尚書屋
輕風澹泊,薄薄的雲絲從藍天緩緩飄過,綠色的沙羅葉發出細微的沙沙聲。偶爾有一朵雪白的沙羅花悠悠地飄落,不像凋謝,更像從容地謝幕,徐徐而舞。有時落在地上,有時就落在樹下那位男子的身上。時尚書屋
「目蓮,真是奇怪啊,為什麼那些窮人,乞丐,被你們身為卑賤的種族的那些人,看上去是那麼麻木呢。」
” 我靜靜的看了他一會,開口問道。剛纔那樣的情景實在是像一副美麗的畫卷。時尚書屋
「他們在等待。」
他笑着。時尚書屋
「等待什麼?」
「等待死亡。」
「等待死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