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158 頁


「哦,照你這樣說的話,那麼每個人的生存都是沒什麼意義的了。」 我不解的看了他一眼,這個帥哥的思想還真是有些消極。「難道不是嗎?」 他依舊微笑着。我彎腰撿起了一片飄落的花朵,輕輕放在了他的手上,道:「告訴我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158 / 0)

「等待死亡,等待輪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微微笑着,「之所以這一世會貧窮,會不幸,都是因為前世的業不夠,而那些富有的,高貴的種族,則是因為他們前世的業完滿了,所以沒人會抱怨,他們只會繼續完成自己的業,安靜的等待下一次的輪迴。」
他摩挲着手中檀紅色的念珠,在陽光下安靜地綻放出一抹透明的笑顏。時尚書屋
===================
「看見落下的沙羅花了嗎?」 他輕輕問道。時尚書屋
我點了點頭,又想起他看不見,就應了一聲。時尚書屋
「花會盛開,然後凋零,星會閃耀,總有一天會消失。人的一生,也是一樣,就像是短暫微小的塵沙,無論是憎恨,微笑,流淚,還是歡樂,悲傷,最後都要歸於死的永眠,但是,死亡不是終結,只是為了下一次的輪迴。」
「哦,照你這樣說的話,那麼每個人的生存都是沒什麼意義的了。」
我不解的看了他一眼,這個帥哥的思想還真是有些消極。時尚書屋
「難道不是嗎?」 他依舊微笑着。時尚書屋
我彎腰撿起了一片飄落的花朵,輕輕放在了他的手上,道:「告訴我,你有什麼感覺?」
他摸了摸道:「柔軟的,帶著一絲涼意。還有,淡淡的香味。」
我笑了笑,低聲道:「我們的生命的確是那麼的脆弱和渺小,但是,有些東西是不會消散的。就像這朵花,你欣賞過了,記得了,在心中便長久了。就算它凋零了,卻還是留在了你的記憶裡,既然上天給我們每個人都準備了一份寶貴的禮物——生命,為什麼不去享用、不去超越呢?為了自己,為了親人,為了愛人而努力生存,這才是正確的態度啊。」
他微微揚了揚眉,臉上掠過一絲驚訝。時尚書屋
「而且,如果真的像你所說,現在又何必要喂這只小狗呢,乾脆讓它早點餓死,早點投胎不是更好,說不定還能投個婆羅門呢。」
我指着依偎在他身邊的小狗說道,那小狗像是知道我說它,還衝我叫了一聲。時尚書屋
目蓮輕輕撫摸着小狗,沒有說話,忽然他的嘴角一揚,「看在同名的份上,你也不希望它死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喂……」
我立時啞口,這個瞎子先生,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時尚書屋
「過幾天就是潘恰提錫朝聖期了。」
他沉默了一會,低低道。時尚書屋
「潘恰提錫朝聖期?」
「是各地朝聖教徒來恆河沐浴的日子,飲用恆河水並在恆河中沐浴有起死回生洗清罪孽之奇效,你沒注意,平時清晨也會有人來這裡沐浴嗎?」
「那一定會很壯觀吧?」 我已經幻想起成千上萬的教徒在恆河沐浴的盛況。時尚書屋
「當然會,」 他頓了頓,「你會來嗎?」
「會,會,一定來,」 我連連點頭,怎麼能錯過這個湊熱閙的日子呢。加尼卡的痛苦暫時被我拋到了腦後。時尚書屋
「對了,你為什麼會到曲女城這裡來呢?」 他忽然開口問道,
「我,我……」
我正遲疑的時候,忽然又聽見他的聲音:「如果不想說,沒有關係。」
我嗯了一聲,正好也不知該如何回答,便轉移了話題,「為什麼這裡會叫做曲女城呢?」
「以前這裡的國王有一百個女兒,個個美麗無雙。一天,她們一同來到河邊洗澡,就被一位修煉的高人看見。高人竟然心動了。然後他面見國王,要求國王把女兒嫁給他,不然他就降禍給這個國家。時尚書屋
國王相當為難,回家徵求女兒們的意見,可沒有一個願意嫁給這個高人的。最後,還是最小的女兒妥協了,當國王帶著小女兒來見高人時,高人覺得這個小女兒並不是他女兒中最漂亮的一個,就責怪國王。國王無奈地說,其他女兒都不願意嫁給你,只有小女兒願意。高人聽了頓時大怒,就把國王其他的女兒都變成駝背懲罰她們。時尚書屋
所以這裡就有了這個名字「曲女城」。曲便是駝背的意思。」
淡淡的陽光,高大的沙羅樹,鋪了滿地的花,嫩綠的柔軟碧草。空氣中泛着微微青澀的新鮮的芬芳。那此時此刻,聽著目蓮娓娓道來,我的心裡,忽然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寧靜與安逸。時尚書屋
「這高人也太毒了吧,這麼小的心眼,還修煉什麼。」
我頓了頓,道:「目蓮,你每天都在這裡,不要告訴我你也在修煉哦。」
目蓮微微笑了起來,沒有說話。時尚書屋
望着他密密的睫毛,印度人少有的白皙肌膚,似有似無的笑容,隨風飛揚的亞麻色長髮,我的內心忽然產生了難以遏制的好奇,如果目蓮能睜開眼睛,那該是一雙多麼美麗的眼睛……
==========================
潘恰提錫朝聖期到來的那一天,我們的妓院竟然也停業一天,几乎是所有的人都湧向恆河邊,我也樂得輕鬆,既不用學那些恐怖的技藝,還能湊熱閙。時尚書屋
到了那裡的時候,恆河的石階上已經擠滿了只圍一條白色腰布的男人和穿著五色莎麗的女人們,男女老少,無不虔誠的沐浴淨身,
婆須蜜早已下了水,她按照印度教教義的標淮,站在齊腰深的水中,將水撩過頭頂三次,然後全身完全沒入水中三次,聽說這樣才能達到淨化的目的。我看了一眼身邊的烏爾沃西,她沒有急着沐浴,只是望着遠處,似乎心事重重。時尚書屋
看她們兩個都沒有注意我,我打量了一下四周,想看看目蓮是否在這裡,剛轉過頭,忽然聽見一團黃色的影子撲了過來,我仔細一看,是目蓮喂養的小狗,它朝我擺了擺尾巴,就往前跑去,我趕緊快步跟着它,走了沒一會兒,就看見目蓮正站在一棵細尖筆直的垂枝暗羅旁,這還是第1次我看見他站起來的樣子,依舊是灰袍長髮,身姿卻是挺拔清逸,和他身邊的垂枝暗羅倒有幾分相似。時尚書屋
他彷彿感覺到了我的到來,轉過身來,朝我笑了笑。時尚書屋
「隱,」 他輕輕一喚,
「嗯?」
「汪,汪。」
一個極不和諧的聲音和我同時回答了,我怒瞪了那小狗一眼。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