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162 頁


他的神情複雜難辨,看了我一會兒後,他轉身向門外走去,快走出門的時候,他停了下來,像是下了決心般說道:「替我告訴婆須蜜,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一定會消失的。但是,我需要一點時間。」,我獃了一會兒,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162 / 0)

「這首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摩羅的臉上似乎有些動容。時尚書屋
我低垂下頭,避開了他的目光,心裡已經做了一個決定,只聽見自己低低的聲音:「應該是為了那摩羅大人寫的。」
那摩羅的手指輕輕一顫,順手將紙放進了自己的懷裡,久久沒有說話,良久,才說了一句,「她是個好姑娘,只是

她是個加尼卡……」

我不由的想起了婆須蜜說過的話,加尼卡無論在表面上得到多少讚美,卻依舊消除不了人們隱藏在內心的輕視,在眾人眼裡,加尼卡再怎麼風光,也不過是床上的玩伴而已。時尚書屋
「就算是加尼卡,也有喜歡別人的權利,而且,」 我抬起頭,牢牢的盯住他,「大人,你有能力可以讓她不再成為加尼卡。」
他的目光一斂,顯然已經明白了我的意思。時尚書屋
「只要你願意前進一步,世界上最遠的距離就會
-消失。」
他的神情複雜難辨,看了我一會兒後,他轉身向門外走去,快走出門的時候,他停了下來,像是下了決心般說道:「替我告訴婆須蜜,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一定會消失的。但是,我需要一點時間。」

我獃了一會兒,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我的面前,我才反應過來,頓時心花怒放,看來今天的收效不小,只要那摩羅願意帶走婆須蜜,那麼一切都結束了!
我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正打算離開,忽然發現枕頭下還有一張紙,心裡一動,順手將那張也抽了出來。時尚書屋
紙上沒有字,只有一副畫,是一個男人。時尚書屋
這個男人的眉眼容貌像極了目蓮,只是比目蓮更年輕,更有朝氣,尤其是那雙神采飛揚的雙眸,讓人的心裡不自覺的愉快起來。時尚書屋

只是

當我將目光聚焦在畫上的一處時,立時覺得口乾舌燥,腦袋一片空白。時尚書屋
那貌似目蓮的男人的額上赫然有一個菱形的圖紋!

我的心裡湧起了強烈的不安

莫非是我搞錯了什麼?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
在瀟湘弄了個投票調查,題目是親們覺得小隱最後和誰一起最好?讓我大跌眼鏡的是司音的得票率遠遠比我想象的高,到現在為止,竟然有908票,僅次於小撒的1037票,奇怪了,明明他都沒怎麼出場的……
熱心的快樂天天mm替我開了一個msn的聊天群,就叫做

有空大家可以去玩玩哦

msn17016@imqun.com
今天上課時意外的發現身邊的阿拉伯女孩的指甲就是指甲花(hinnā)染的,一想到古埃及,古巴格達的女人都是用這個美容,而且我的文文裡也提到兩次,把我給激動的,原來她們阿拉伯女人現在還很用指甲花美容哦……不過效果好像就這樣……

試練

正在我詫異的時候,門外傳來了婆須蜜的說話聲,我趕緊將那張紙塞回了原處。時尚書屋
「小隱,你怎麼在這裡?」 婆須蜜看見我這麼晚還在她的房間顯得有點驚訝。時尚書屋
「剛纔那摩羅大人來了,所以……」
我生怕她誤會,又趕緊道:「他是來找你的,我不過是怕惹惱了他,讓達瑪去找你,自己替你先頂一陣子,誰知他很快就離開了。」
婆須蜜微微一笑,道:「其實你也該和他多熟悉一下了。」
還沒等我弄明白她話裡的意思,她又接著說道:「你的試練會安排在七天之後,至於你試練的對象就是
那摩羅大人。」
「什麼!」 我瞪大了眼睛,失聲叫道:” 是他!「
「別擔心,我也是這麼過來的,而且那摩羅大人也是位溫柔的客人。」
「可是,」 我頓了頓,道:「你不難過嗎?」
「難過?」 她不解的看了我一眼。時尚書屋
「難道,難道,你對那摩羅大人就沒有一點動心嗎?」 我的音量提高了點。時尚書屋
「動心?」 她愣了愣,又笑了起來,「怎麼可能?不錯,他是位好人,這些年來,他對我很好,也很照顧我,可是,我從來沒有忘記過他只是我的其中一位客人。」
我心裡一亂,上前了兩步,道:「如果他願意帶你走呢?」
婆須蜜身子微微一震,緊緊的盯着我,隨即又笑了起來,道:「隱,你又忘了,我不過是個加尼卡,有什麼男人會願意帶我走。而且……」
她的笑意漸漸消失,低聲道:「我只會跟他走……只是……已經不可能了……」
我明白她嘴裡的他並不是那摩羅,那麼,那個他
難道是那個像極目蓮的人?包括那首詩,也是給那人的嗎?時尚書屋
現在的我似乎有點混亂了,事情的發展完全不是我所想要的,到底誰才是婆須蜜的宿命之人?是那摩羅,還是那個畫中人?就算是那摩羅的話,婆須蜜似乎也不會跟他走,那麼該怎麼辦?時尚書屋
==============================
第2天本來想去找目蓮問問他關於這個菱形標記的事情,卻被烏爾沃西攔了下來,她非要我把剩下的舞步全部學會。時尚書屋
一直被折磨到將近黃昏,烏爾沃西才示意我可以離開。我立刻換了一身衣服,直奔恆河邊而去。時尚書屋
落日依舊徘徊不去,垂枝暗羅樹下的那個誦經男子,周身彷彿也被落日的餘暉暈染成了淺淺的金色,亞麻色的長髮,泛着蓮花的清香,輕輕隨着微風飄揚,隔過紛飛的落葉遠遠看去,他就像彼岸的花,朦朧不清。時尚書屋
「既然來了,怎麼不出來。」
他摩挲着念珠的手停了下來。時尚書屋
瞎子的聽覺果然特別敏鋭,我笑了笑,正想朝他走去,卻聽見他身邊的樹後一陣響動,一個我所熟悉的身影從樹後走了出來,雖然是極快的一瞥,我也已經看清了她的樣子,驚訝之餘趕緊躲到了樹後,是婆須蜜,竟然是婆須蜜!
「我知道是你,」 目蓮低低開口道。時尚書屋
婆須蜜站在了他的面前,神色複雜的望着他,「為什麼,你的眼睛會變成這樣?為什麼,十年前你就這麼消失了……」
「過去的一切已經過去了。」
目蓮淡淡道。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