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163 頁


沒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一連串的問題令目蓮的臉上也露出一絲不解。「隱,你怎麼了?」 婆須蜜對我的舉動也十分困惑。「目蓮,你快回答!」 我提高了音量。目蓮的臉上掠過一絲詫色,也斂去了笑容,繼續摩挲起手中的檀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163 / 0)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她上前了兩步。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目蓮微微一笑了,沒有再說話。時尚書屋
「啊……」
婆須蜜忽然像是發現了什麼似的低呼一聲,彎下身子,盯着目蓮的臉,顫聲道:「你,你額上的胎記怎麼不見了?」
胎記?我聽見這句話,忽然想起了那副畫,只覺得一股熱血直衝頭頂,她說的那個胎記該不會是……
想到這裡,我再也忍不住了,一個箭步衝到了婆須蜜的面前,也顧不得她一臉驚訝的樣子,抓起她的衣服就問道:「你說的胎記是不是,是不是一個菱形的標記?」
她愣了一會,才回過神來,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隱,我以為你一直不會出來呢。「目蓮的唇邊勾起一絲笑意。時尚書屋
我回頭看了他一眼,原來他早知道我在這裡了。時尚書屋
「真的嗎?你真的原來有個菱形的胎記?為什麼現在又沒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一連串的問題令目蓮的臉上也露出一絲不解。時尚書屋
「隱,你怎麼了?」 婆須蜜對我的舉動也十分困惑。時尚書屋
「目蓮,你快回答!」 我提高了音量。時尚書屋
目蓮的臉上掠過一絲詫色,也斂去了笑容,繼續摩挲起手中的檀紅念珠,緩緩道:「我也不清楚,十年前遇到師父之後,這個胎記就消失了。」
「那就是有了?媽媽咪呀!」 我哀嘆一聲,完了,我可能犯了一個很嚴重很嚴重的錯誤!我也許把婆須蜜的宿命之人弄錯了……腦袋上砸出來的怎麼也比不過生來就有的呀……
如果目蓮才是婆須蜜的宿命之人,那麼那摩羅呢?糟糕,我還一個勁撮合他們,萬一他來要人了呢?時尚書屋
回到妓院的時候,婆須蜜反常的一言不發,倒還是我先主動提起了那副畫的事情。”
原來你已經看到了。” 她淡淡瞥了我一眼,輕嘆了口氣,「那畫中人就是尼摩大人。」
「可是……」
我剛開口,又被她的話打斷了。時尚書屋
「那是十年前的尼摩大人。」
十年前,原來如此,這樣的話倒能解釋的通了,十年前的目蓮還沒有瞎呢,可是婆須蜜為什麼一直藏着這副畫,難道她……
等等,司音說過了這個宿命之人是婆須蜜的客人中的其中一位,可是目蓮之前好像是她師父的客人吧?時尚書屋
「早點休息吧,很快就是試練的日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接下來的話猶如當頭一棒,立刻就把我打蔫了……
怎麼忘了還有這麼一檔子事等着我……
轉眼又過了兩天,離試練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時尚書屋
雖然我似乎搞砸了自己的任務,但是已經在這裡吃了這麼多苦,如果就這麼回去,我實在是不甘心。時尚書屋
只不過,想讓目蓮帶婆須蜜走,好像跟本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時尚書屋
那位那摩羅大人,也好像失蹤了一般,自從那天以後我就沒有見到過他的身影,我倒也鬆了一口氣,現在這種複雜的局面,如果他再來添亂,那我可真要徹底頭大了。時尚書屋
「那摩羅大人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他不會連試練的事也忘了吧。」
一直沒有那摩羅的消息,婆須蜜也顯得焦慮萬分。時尚書屋
他忘了才好,我心裡暗暗道。時尚書屋
「如果這樣的話,試練的日子是不是就推後……」
我剛說了半句,就被一個男人的聲音打斷了。時尚書屋
「當然不行。」
只見幔紗一掀,從門外走進了這家妓院的老闆。時尚書屋
「但是那摩羅大人他……」
婆須蜜顯得有些為難。時尚書屋
老闆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道:「近日我聽摩訶至那的商人說,他們那邊的加尼卡的初夜都是價高者得,既然隱是摩訶至那國的女子,這回我們就按照那裡的傳統吧。」
什,什麼……我的額上開始流下冷汗,價高者得?這是什麼跟什麼……
「但是,」 婆須蜜猶豫了一下,道:「按照這裡的傳統,隱的試練對象應該是我最為尊貴的客人啊……」
「但是現在也沒有那摩羅大人的下落,就這麼決定吧。」
老闆說完,又轉身而去。時尚書屋
「非要這麼做嗎?」 我一臉無奈的開口道。時尚書屋
婆須蜜安慰似的拍了拍我的肩,道:「別擔心,我一定會幫你好好挑選的。」
「那麼,你之前的試練……」
我猶豫着問出了這句話。時尚書屋
婆須蜜臉色一斂,目光卻飛快的掠向了枕頭底下。時尚書屋
她短短眼波流轉的一瞬間,似乎蘊涵了萬般情緒,我忽然想起她剛纔說的話,「按照這裡的傳統,隱的試練對象應該是我最為尊貴的客人啊……」
,不由心裡暗暗一驚,她成為加尼卡之前,應該是目蓮還流連于花叢之時,這麼說來,莫非她的試練對象是
目蓮?時尚書屋
「是……目蓮嗎?」 我猶豫了半天,還是開了口。時尚書屋
她身子微微一震,半晌,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我再也說不出話來,看來,婆須蜜的宿命之人
-就是他了。時尚書屋
=======================
在我還沒有想到可以讓目蓮帶走婆須蜜的辦法時,試練的日子已經不知不覺的到了。時尚書屋
一大清早,我的苦難就開始了,婆須蜜先令人用能使皮膚柔嫩的薑黃香科涂擦我的全身,接着再用茉莉花和玫瑰花泡過的水讓我沐浴。我什麼也不想,像個木頭人般任由他們折騰,有的幫我穿戴閃閃發亮猶如銀絲一般的沙麗,有的將香膏輕抹在我的髮際,將我的長髮梳成辮子,為我戴上花紋繁複的象牙頭飾和細細的黃金手鐲,有的將從植物裡分離出來的紅色染料細細描繪在我的手部和腳部,有的正用KOHL,一種從炭灰提煉出來的黑粉末替我描畫眉毛……
我的心神有些恍惚,曾幾何時,在很久之前,也好像有過這樣這樣的場景,只不過,那時等待我的是
那個陽光般的男人。時尚書屋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我的神思忽然被婆須蜜的聲音喚回。時尚書屋
「看,小隱,你真是太美了。」
她一邊笑着,一邊遞過了一面鏡子。時尚書屋
我望着鏡子裡的自己,那面銅鏡裡所映照出來的已經是個充滿印度風情的女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