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166 頁


匆匆進來,她把一張紙條交給了婆須蜜,婆須蜜稍稍一看,臉色一下子稍稍一變,她猛的抬起頭看著我,半晌,才說出了幾個字:「他要你去見他。」「誰?」 我一頭的霧水。「尼摩大人,不,應該是目蓮大人。」「目蓮要見我?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166 / 0)

我整理了一下,輕輕推開了門,門外的女人們偷偷笑着,不時投來了曖昧的眼神。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小隱?昨晚你還好吧?」 婆須蜜也緩緩走了過來,握住我的手,上上下下,仔細打量了我一遍。時尚書屋
「我,沒事。」
我明白她的意思,不覺臉上微微一熱。時尚書屋
「那麼那位客人他?」 她無意的往房間裡瞥了一眼。時尚書屋
「已經走了。」
我平靜的說道。時尚書屋
「走了?什麼時候走的?沒人看見他離開這間屋子啊?」 她一臉的驚訝。時尚書屋
「怎麼可能,是你們沒有留意吧。」
我乾笑了幾下。撒那特思怎麼可能大搖大擺從門口離開。時尚書屋
她還想說些什麼,忽然有達瑪從外面匆匆進來,她把一張紙條交給了婆須蜜,婆須蜜稍稍一看,臉色一下子稍稍一變,她猛的抬起頭看著我,半晌,才說出了幾個字:「他要你去見他。」
「誰?」 我一頭的霧水。時尚書屋
「尼摩大人,不,應該是目蓮大人。」
「目蓮要見我?」
「這是他讓人送來的紙條,上面寫着讓你去見他。」
婆須蜜的聲音中帶著一絲說不清楚的情緒。時尚書屋
目蓮怎麼好端端的主動讓我見他?帶著一肚子的疑惑,我來到了恆河邊的娑羅樹下。時尚書屋
和往常一樣,目蓮還是靜靜的坐在那裡誦經。陽光透過繁茂的枝葉,灑下一道道柔和的光束,微風徐徐,娑羅樹的落英在和風中飄浮,花瓣從他的長髮上溫柔拂過,留下一縷芳香,便悄然而逝,了無蹤跡。佛經有「天花亂墜」一語,此時此刻,當我看著眼前這一幕,感受到的卻不是那高深莫測的凝重,而是天人和一的自然與和諧。時尚書屋
這樣的人,實在是讓人難以想象他的過去是那樣風流荒唐。時尚書屋
他似乎感覺到了我的到來,微微一笑。他笑起來的瞬間,四周似乎湧動着一種奇異的透明感和純淨。時尚書屋
他似乎感覺到了我的到來,微微一笑,他笑起來的時候,四周似乎湧動着一種奇異的透明感和純淨。時尚書屋
「隱,你來了。」
「目蓮,你叫我來有什麼事嗎?」 我走到了樹下,在他的身邊坐了下來。時尚書屋
「其實也沒什麼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頓了頓,「我打算離開曲女城了。」
「什麼!」 我一下子跳了起來,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說道:「不行,不可以!」
他似乎對我的反應有些驚訝,我怎麼能不急,他要是這麼一走了之,我的任務可怎麼辦啊……
「目蓮,你難道就打算這樣過一生,也不打算成家了嗎?」
「成家?」 他顯然對我的問題有些莫明其妙。時尚書屋
「是啊,如果你遇到一個好姑娘的話,你會帶她走嗎?」
他輕輕笑了起來,「隱,你怎麼了?我不是說過了,我現在所做的一切,只是想減輕父母的罪孽。」
「可是成家了也不影響你唸經誦佛,也不影響你幫助你的父母啊。」
我無力的找着一些自己也覺得勉強的理由。時尚書屋
「我根本
-沒有這個打算。」
他那亞麻色的長髮在陽光照耀下,閃爍出細細碎碎的光澤。時尚書屋
「目蓮,你和婆須蜜之前……」
「如果你那麼想知道的話,就問她本人吧。」
他淡淡的加了一句,「就在這裡。」
「在這裡?」 我一愣,只聽見一陣腳鐲手鐲撞擊的聲音,婆須蜜從樹後慢慢的走了出來。時尚書屋
她神色複雜的望了目蓮一眼,道:「你真要離開?」
目蓮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婆須蜜忽然笑了起來,道:「那麼走之前,請聽我說一個故事吧。」
也不等目蓮開口,她就低低的說了起來:「在十四年前的曲女城,有個小女孩被人販子賣到了妓院,跟隨了一位十分出名的加尼卡,小女孩經常偷偷躲起來哭泣,她根本不想成為什麼加尼卡,她只是很想念她的母親,直到有一天,在她哭泣的時候,有人輕輕抱住了她,讓她暫時想象一下這是她母親的懷抱。」
婆須蜜說到這裡的時候,目蓮的睫毛忽然不經意的顫動了一下。時尚書屋
「對他來說,也許這不過是一時的同情,可是對女孩來說,這個擁抱,這個人,永遠都再難以忘懷。他是加尼卡最尊貴的客人,於是小女孩知道,如果想要再次得到他的擁抱,那麼只有
自己也成為加尼卡。」
目蓮摩挲着念珠的手頓了頓,似乎在等待着她的下文。時尚書屋
「小女孩日以繼夜的學習六十四藝,學習一切能讓她儘快成為加尼卡的技藝,終於在四年後,她得到了和這位尊貴的客人試練的機會。四年來的思念和等待在那一夜的擁抱中都化為了幸福的淚水,他許諾一定會帶她走,她以為從此以後一直能得到他的擁抱,可是,他卻象沙塵一般從這個世界上忽然消失了……原來像他這樣溫柔的人……也是會騙人的……」
婆須蜜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悲傷。時尚書屋
「直到
十年後,她再一次見到了他,原來他竟然一直都在這座城內,原來一切都已經改變。」
故事說到這裡,我大概明白了,這個故事說的就是婆須蜜自己,而那個客人,毫無疑問,就是目蓮。時尚書屋
怪不得婆須蜜再也不對任何人付出真心了,原來都是因為目蓮,解鈴還需繫鈴人,冥冥之中,婆須蜜的宿命之人也竟然恰恰就是目蓮。時尚書屋
「我以為你並不會在乎那句話。」
目蓮輕輕道,眉宇間也有不為人察覺的動容。”
加尼卡是沒有心的,你也是這樣認為的吧,所以當時隨口說了帶她走的話,「我看了看他道:」 所以之後,當你做了自己的決定後,連解釋也懶得開口。”
目蓮沒有再說什麼,許久,他開了口:「一切已經過去了。」
婆須蜜凝視着他,臉色黯然,道:「不錯,一切已經過去了。」
「婆須蜜,你的那首詩我很喜歡。」
我忽然開口道。時尚書屋
「什麼?」 她愣了愣。時尚書屋
「就是那首和
目蓮的畫像放在一起的詩。」
她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時尚書屋
我笑了笑,輕輕的念了起來,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