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185 頁


幾天後,赫梯國的馬特浩妮芙如公主順利到達了埃及。亞舍宰相一早就前來通報這個消息。比-拉美西斯宮的牆壁和地面潑上融了蘇打的水,灑上了夾雜着旋覆花,乳香、沒藥、樟精和蜂蜜的混合物,散髮着一種特有的驅蟲蟻的香氣。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185 / 0)

看著亞舍的背影消失在門口,拉美西斯站起身來,走到了殺敵者的身邊。殺敵者靜靜的望着他,棕綠色的眼眸深不見底。他彎下身子,順手摟住了殺敵者,任由它毛茸茸的腦袋在他的面頰上輕輕磨蹭。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殺敵者……」
他微微的笑了起來,「忘不了她的,只有
-我和你了吧。」
說完,他將頭深深的埋進了殺敵者粗硬的鬃毛中,一動也不動。時尚書屋
時間,彷彿凝固在了那一刻。時尚書屋
夕陽似血,人與獅,風與沙,沙漠的熱風吹起那絲絲長髮,糾纏着,紛擾着,如黑色的曼陀羅花狂肆的綻放,形成了一幅妖艷,詭異而絶美的畫卷。時尚書屋
===================
幾天後,赫梯國的馬特浩妮芙如公主順利到達了埃及。時尚書屋
亞舍宰相一早就前來通報這個消息。時尚書屋
比-拉美西斯宮的牆壁和地面潑上融了蘇打的水,灑上了夾雜着旋覆花,乳香、沒藥、樟精和蜂蜜的混合物,散髮着一種特有的驅蟲蟻的香氣。時尚書屋
法老斜斜的倚靠在軟榻上,漫不經心的看著手中的羊皮書卷,嘴裡嚼着他最喜歡的甜食
-幼嫩的紙莎草苗。時尚書屋
「王,札爾醫師不是已經建議您不要再吃甜的紙莎草苗,以避免您的牙病再犯。」
亞舍忍不住開口道。時尚書屋
拉美西斯的眼中閃過一絲略帶孩子氣的笑意,「那麼宰相大人不要告訴札爾醫師就是了。」
亞舍無奈的笑了笑,「對了,王,馬特浩妮芙如公主已經到達孟斐斯了。今天您是不是也返回孟斐斯城?」 畢竟這是與多年的宿敵赫梯國之間的一樁重要的政治婚姻,如果禮節上有所怠慢,對兩國關係有害無利。時尚書屋
拉美西斯仍然凝視着手裡的書卷,微微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那麼,臣這就去準備。」
拉美西斯放下了書卷,默然的眺望着不遠處波光粼粼的尼羅河水,若有若無的傳唱聲隱隱傳來,依舊是那熟悉的調子,就像和她在一起時所聽見的一樣。時尚書屋
尼羅河,我的母親,
帶給我埃及繁盛的土地,
帶給我疆土無限的生機,
我在這裡讚美您,我在這裡祈求您,
讓我埃及,盛世永存……
「知道嗎,隱,喝過尼羅河水的人,不管離開埃及多遠,都會再次回到埃及的。」
一種似痛非痛的感覺在心底漸漸漫延開去,他苦澀的笑了起來,赫梯公主,他到底還是要娶赫梯的公主嗎?一切,似乎就和她所說的驚奇的相似,一樁接着一樁的政治婚姻,一個又一個記不清容貌的王妃,幾個,幾十個,還是幾百個,對他來說,都不過是一個數字而已。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埃及,只是為了埃及而已。時尚書屋
他忽然站起身來,將披風往身上一裹,大步往宮殿外走去。”
王,王,您去哪裡?” 亞舍急匆匆的追了出去,
「亞舍,我先回孟斐斯了!」 他最後的話語已經消失在了一陣馬蹄聲中。時尚書屋
「王……」
亞舍焦急的立刻命令侍從們策馬跟上法老。時尚書屋
拉美西斯一路策馬飛奔,卻不是向着孟斐斯王宮的方向,而是往就快建成的神廟而去。修建神廟的奴隷和監工們一見坐在馬上的這位俊美男子居然是法老王本人,頓時嚇得全都跪了下來。拉美西斯也沒有理他們,下了馬就徑直往神廟走去。時尚書屋
他停在了神廟的門口,急切的在殿門上尋找着,直到
看見了那兩行文字。時尚書屋
我對你的愛是獨一無二的。時尚書屋
當你輕輕走過我的身邊,就帶走了我的心。時尚書屋
無視其他人不解的目光,他伸出手,輕輕撫摸着最下面的文字,一遍又一遍,口中無聲,心裡卻是隨着手指的牽引重複了一遍又一遍。內心深處的某個角落,彷彿被一把用絲線作成的刀,慢慢的划過。傷口是細微的,卻讓他鑽心的痛。時尚書屋
隱,我不知道你究竟在哪裡,
也許,你已經遺忘了我。時尚書屋
但是,只要這座神廟永遠的存在,
終有一天,
你會看到這兩句話。時尚書屋

這兩句

-只屬於你的話。時尚書屋
喝過尼羅河水的人,不管離開埃及多遠,都會再次回到埃及。時尚書屋
所以,即使知道可能被你遺忘,我卻還是不能放棄那微小的希望,
也許,也許有一天,你會再次出現在我的面前。時尚書屋
我會等着你,等着你再次回到埃及,回到我的身邊。時尚書屋
我祈求阿蒙神給我足夠長的生命,能讓我等到你回來的那一天……
「王,您果然在這裡!」 亞舍氣喘吁吁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時尚書屋
拉美西斯緩緩的放下了手,臉上已恢復了沉靜,「我說了我會去孟斐斯。」
「王,請讓侍衛們護送您前去。」
「不用了,反正我明早就回比-拉美西斯。」
「什麼?王,再過二十天就是您和側妃的婚禮了,您不留在孟斐斯嗎?」
「那就等婚禮那天再去孟斐斯。」
「可是,那麼婚禮結束後……」
「當然還是回比-拉美西斯。」
「是
和側妃一起嗎?」
拉美西斯忽然笑了起來,「亞舍,知道比-拉美西斯的意思嗎?」
亞舍點了點頭,「臣當然知道,在埃及文裡,比-拉美西斯,就是拉美西斯的家。」
剛說完,他頓時臉色一變,居然脫口說出了王的名諱。時尚書屋
「拉美西斯的家,」 法老倒沒有在意,只是低低重複了一遍,驀的,他抬起了那雙子夜般迷人的黑色眼眸,燦若星辰,「既然是我的家,那麼當然不是隨便什麼女人都能入住的地方。」
那裡,
不是拉美西斯的王宮,
不是拉美西斯的領地,

只是

-一個叫做拉美西斯的男人的家。時尚書屋
這個家,

只屬於

拉美西斯之妻。時尚書屋
住在比-拉美西斯多麼快樂。時尚書屋
再也沒有比這裡更美的城市,
金合歡和無花果為路人提供樹蔭,
王宮閃耀着黃金與綠松石的光芒,
微風輕吹,

鳥兒在池塘邊歡唱……

隱,你一定會喜歡那裡的。時尚書屋

一定……

================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