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190 頁


刷,歷經滄桑的靈魂中沉澱下的悲哀。「撒那特思……可是,」 萊希特隱隱動容,「她愛你嗎?」「我愛她。」「撒那特思,理智一點,這份愛是沒有結果的。」「我愛她。」「人類和我們,根本是不可能的。」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190 / 0)

「有你的寶石為媒介,到她的時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聽說那塊寶石從你一出生就戴在你的身上,它具有你我都未知的神秘的力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萊希特的口氣緩和了些,眼中掠過了一絲無可奈何的神色,「那麼,你想去她的時代初擁她嗎?」
他靜靜的站着,輕輕的搖了搖頭。時尚書屋
「我不會初擁她。」
「什麼?」
「因為,」 他笑了起來,「她喜歡陽光。」
「撒那特思,你是不是瘋了。如果不變成我們的族類,那麼她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類,總有一天會衰老,會死去,會消失……」
萊希特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他。時尚書屋
憂傷輕薄的藍在他的眼眸中一閃而過, 「消失了,我會找到她,再消失,我就繼續找,一直一直找下去。」
他的聲音如一陣細膩憂鬱的風,沉着,卻掩飾不住的傷感;強大,卻不可避免的孤獨。不是脆弱,不是敏感,那是經過千萬年時間的沖刷,歷經滄桑的靈魂中沉澱下的悲哀。時尚書屋
「撒那特思……可是,」 萊希特隱隱動容,「她
愛你嗎?」
「我愛她。」
「撒那特思,理智一點,這份愛是沒有結果的。」
「我愛她。」
「人類和我們,根本是不可能的。」
「我

-她。」
空氣一下子變的濃稠,猶如醇香的葡萄酒般帶著醉人的氣味。他的心突然有些不明原因的惆悵,憂傷而甜美。時尚書屋
愛,有的時候並不一定能得到回報。 如果僅僅為了回報去愛,那並不是愛。時尚書屋
「去吧,撒那特思。」
萊希特的紫色眼眸,在淡淡的月色下第1次在他的面前氾濫起層層的水波。時尚書屋
沒有什麼,能阻擋他愛她的心。時尚書屋
再一次在她的時代遇見她,他什麼也說不出口,只能牢牢的抓住她,不再讓她從他身邊又一次逃離。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不習慣這個時代,這裡有太多他不能理解的東西。可是,這個時代有她,這就足夠了。時尚書屋
他所要尋找的,就是有她所在的時代。時尚書屋
緊緊將她擁入懷抱的一剎那,
他只想把自己的心交給她。時尚書屋
讓她看看這顆心是如何在愛中成長,在愛中堅強。時尚書屋
它的每一處角落,都刻着她的名字。時尚書屋
她並不討厭他,
這就夠了。至少,他和她,
終於又能站在同一個月亮下了。時尚書屋
幸福是什麼,他並不瞭解。時尚書屋
甚至沒有仔細考慮過。時尚書屋
如同一朵花沒有考慮過為什麼它要在春天開放。時尚書屋
只是這一刻,他遇見了她,擁着她,呼吸與呼吸交融,肌膚與肌膚相貼,他感到自己如同春日的風一樣,輕盈舒展。時尚書屋
看著她,守護着她,用微笑回應微笑,用擁抱回應擁抱。時尚書屋
他覺得,這就是幸福。時尚書屋
================
這個番外是小隱去印度之前的,等全文結束,會有一個比較完整的番外,也包括司音。時尚書屋
下一個,hia,hia,hia,該輪到誰了?時尚書屋
好像看到不少次總司的名字哦,
那就對不起了,為了眾位姐妹們,總司你就復活一次客串一把吧,哦呵呵呵……

番外 總司之櫻吹雪

回到西本願寺新撰組的駐地時,天色已經黑了。時尚書屋
他緩緩的走在石板路上,只覺得今天的腳步格外沉重。踏上迴廊的時候,他看見了土方副長略帶驚訝和擔憂的臉。時尚書屋
「總司,你怎麼渾身是血?難道……」
他勉強的擠出了一個笑容,「副長……只是遇到長洲派的人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總司,你沒受傷吧?」
「怎麼可能。」
他微微笑着,「有誰能讓我沖田總司受傷。」
副長這才放了心,「快去洗洗,早點歇息吧。」
「讓你擔心了,副長。」
他輕輕說道,繞過了副長往前走去,忽然聽到副長又問了一句,「那個叫小隱的女人是和你在一起嗎?」
他停下了腳步,腦中忽然掠過她剛纔驚慌,恐懼,愕然的表情。心裡沒來由的一陣失落。時尚書屋

他在她的面前殺死了那些人……

她看見了這可怕的一幕……

雖然她沒說什麼,但他已經感覺到了她的疏離和陌生。時尚書屋
「嗯,」 他點了點頭,繼續往前走去。時尚書屋
自從進入新撰組之後,自己已經不知殺了多少人了,可為什麼今晚的這一幕卻總是揮之不去。他放下了手中的加賀清光,睏倦的躺在了榻榻米上,撫摸着冰冷的愛刀,他的心才似乎漸漸的平靜下來。時尚書屋
不知過了多久,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見眼前的一切,不覺微微笑了起來,就在他的對岸,漫天是飄舞的櫻花,如雪紛飛,樹下流水潺潺,淡淡的花瓣飄落水面,隨波而去。時尚書屋

這裡

是什麼地方?他緩緩前行,眼看越來越接近,卻始終總是到不了彼岸,對岸的花瓣隨風飄了過來,他滿心歡喜的伸手接住粉色的花瓣,花瓣如空氣般流瀉過指間,唰的一下,他再伸手握了握,卻看到一片模糊的粘稠從手上滴下,一滴,兩滴,血腥味迅速的擴散開來,怎麼也擺脫不了……動人的景緻瞬間幻化成了無盡的黑暗,彷彿生生扼住了他的脖子,讓他不能呼吸……
「總司!總司!」 隊友新八的聲音將他從似夢非夢的幻境裡扯了回來。時尚書屋
「總司,你沒事吧?你好像很難受的樣子。」
他搖了搖頭,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我沒事,只是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就彷彿無盡的輪迴,這個同樣的噩夢在許多個深夜裡不停重複着。只是,都不曾像今夜那般令人窒息。時尚書屋
那個女孩,再也不會見面了吧。時尚書屋
在試劍館看見她出現的那一瞬間,他的心情莫名的有些激動。儘量和平常一樣和她說話,卻掩飾不住他唇邊溫柔的笑容。時尚書屋
明明她和姐姐的長相完全不一樣,可是從第1次見面起,他對她就有種說不出的親切感,像家人一般的親切感。時尚書屋
「總司以前說過有想要保護的人,我想總司想保護的人應該是土方先生和近藤局長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