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194 頁


去!」 她終於下定了決心。為了每天吃到她最喜歡的蘋果,做妖怪也認了。「哇,你看,你看,好藍的天,好多好多白雲啊。」 在飛機上,她一直不停地大呼小叫,在大家異樣的目光注視下,他恨不能摀住她的嘴,讓她安靜片刻。「你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194 / 0)

她細軟溫暖的小手輕輕地覆了上來,充滿好奇的撫摸着他的眼睛。他只是閉着眼,心裡卻微微泛起了一絲疼痛,她不會知道,懲罰的命運之輪,又一次轉動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跟我走吧。」
他緩緩睜開了眼睛,望着那張可愛的小臉。時尚書屋
「我不去。」
她乾脆地拒絶了他。時尚書屋
「為什麼?」 這個回答出乎他的意料。時尚書屋
「我不要做妖怪。」
「那就算了。」
他冷冷地站起了身,裝做不經意地說道,「本來還想帶你看看我們家門口的蘋果樹……」
「蘋果樹?」 她的眼睛立刻睜圓了好幾倍,「那是不是有很多蘋果?每天都可以吃很多蘋果嗎?」
「當然。」
他淡淡地回答。時尚書屋
見她正在做妖怪和每天可以吃大蘋果的抉擇間痛苦掙扎着,他決定來最後一招,「我看我還是再去問問那個燕燕同學,也許她有興趣跟我走……不如……」
「我去!」 她終於下定了決心。為了每天吃到她最喜歡的蘋果,做妖怪也認了。時尚書屋
「哇,你看,你看,好藍的天,好多好多白雲啊。」
在飛機上,她一直不停地大呼小叫,在大家異樣的目光注視下,他恨不能摀住她的嘴,讓她安靜片刻。時尚書屋
「你能不能安靜一會,還有,我不是說過,從現在開始,你要叫我師父。」
他放下報紙,伸手揉了揉發麻的太陽穴。她簡直比之前的小雷還吵一千倍。時尚書屋
「可是,我從來都沒有坐過飛機呀,也從來沒有看過那麼近的白雲。」
她的目光還停留在窗外。時尚書屋
從來沒有?他的心裡微微一動,放下了手中的報紙,從前的她,不就生活在……
看著她陽光般燦爛的笑容,他的唇角微微揚了起來,從她輪迴轉世以來,這恐怕是
最容易帶走的一次了。時尚書屋
「你叫什麼名字?」
「小葉子呀?」
「我是說你的全名。」
「哦,可愛的小葉子。」
「這是全名嗎?」 他的眉微微皺了一下,心裡又有些好笑,「以後就叫葉
-」 他頓了頓,「叫葉隱吧。」
「為什麼?我不喜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還想不想吃蘋果了?」
「啊……那好吧……」
-
在蘋果和美食的誘惑下,從回來後她就一直乖乖地跟着他學習起通靈術。也終於慢慢明白了他不是什麼妖怪先生,不知是不是他不苟言笑的關係,她似乎對自己總有一些畏懼。時尚書屋
日子就這樣在無風無浪中一天接着一天,不緊不慢地走過去,帶走白木蘭的花香,帶走六月風荷美麗的紅裳,染紅一樹青翠的楓葉,催開梅花淡淡的暗香在月色昏黃裡浮動……
流年逝水,匆匆年華,轉眼之間她就快滿十四歲了。時尚書屋
「飛鳥,飛鳥,快點告訴我嘛,這次你真的見到英法戰爭時的黑太子了嗎?他真的一直穿著黑色的盔甲嗎?他帥不帥?」 聽見她熟悉的聲音,他微微挑了挑眉,她又在纏着飛鳥了。彷彿成了慣例,每次飛鳥完成任務回來,她都要問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時尚書屋
「馬馬虎虎吧,不過還是不及我的十分之一。」
「別臭屁了。」
「哈哈!」
她和飛鳥相處極其融洽,這並不出乎他的意料。時尚書屋
在很久很久之前,她和飛鳥不就是經常這樣……
有多久了?久的
他已經快記不清了。時尚書屋
「小隱,過來。」
他的話音剛落,就看到了預期中扭成一團的小臉。時尚書屋
「師父……」
她的嘴不自覺地撅了起來,不樂意地走到了他的面前。時尚書屋
「召喚中等靈的法術,你做一次給我看看。」
「啊

-」

「這幾天沒有練習過嗎?」
「厄」
「現在就去練習。」
「可是
-師父,已經很晚了……」
「練習完了再去睡覺。」
「……」
已經是半夜了,他一直站在窗邊,靜靜地看著她在院子裡一臉哀怨地練習着,庭院裡那棵桂花樹很不幸的正好做了犧牲品。時尚書屋
明明不是相同的容貌,不是相同的人,卻為什麼覺得這一世的她,和之前的她是如此相似……
一陣微風吹來,黑色的長髮隨風飄揚,輕柔的月光溫柔漫過了他淡紫淺銀的異色雙眸,掩藏了眸中不小心流露出來的一絲傷感。時尚書屋
一個熟悉的身影悄悄地接近了桂花樹,儘管壓低着聲音,他還是很快就聽出來那是飛鳥的聲音。時尚書屋
「小隱,看我給你帶了什麼?」
「哇咧咧,是湖畔居的熏魚!飛鳥,你真是個大好人!」
「噓……小心讓師父聽見,還沒練習完嗎?」
「師父他早睡了吧……就快練習完了,剛纔試了幾次,就快成功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往嘴裡塞着熏魚。時尚書屋
「慢點吃,小心噎着。」
「嗯,嗯,還是飛鳥最疼我,師父好狠心……」
「師父他,也是為你好吧,你不是也很想早點出任務嗎?」
「我看師父每天都是一副有人欠了他很多錢不還的表情,怕怕。」
「呵呵……」
欠錢不還的表情?他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的臉,真的有這麼誇張嗎?嘴角微微揚起,但只是那麼一瞬,很快地,又恢復了原來的神情。時尚書屋
欠了錢,還了就是。時尚書屋
而有些東西,卻是要還
生生世世。時尚書屋
不知何時是盡頭。時尚書屋
飛鳥很快又去了下一個委託人所在的地點,少了飛鳥,茶館裡似乎也清靜了不少。時尚書屋
與往常一樣,他在房內喝着綠茶,看著報紙,剛看到第2版的時候,房門一下子被推開了。時尚書屋
是她。時尚書屋
他略帶詫異地望着她,一時也不知是怎麼回事,平時她似乎很少主動來他的房間。她滿臉通紅,神色奇異,彷彿有什麼要說,又不知該怎麼開口。時尚書屋
「怎麼了?」
「師父……我……我……」
她手足無措,几乎要哭了出來。時尚書屋
「到底怎麼了?」 他輕輕放下了報紙。時尚書屋
「我,我,那個……那個……」
她支支吾吾地往牆邊縮去,「我……」
他疑惑地正要問什麼,目光忽然停留在了她褲子上的污跡上,猛的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