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196 頁


喜歡喝茶,又知道今天是師父的生日,所以一大早就去了鄉下的茶山,去買了那裡的明前茶,所以才會回來這麼晚。」飛鳥頓了頓,又道,「其實如果不是小隱和我說,我也不知道師父的生日原來是今天。不過,小隱這丫頭好像是頭一次起的那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196 / 0)

他微微一愣,望着出現在門口的她,「沒我的允許,你怎麼能進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師父,你忘了嗎?開門這樣的小法術對我來說是小意思啊。」
她笑嘻嘻地走了進來,從身後拿出了一個小小的罐子,遞到了他的面前,「師父,禮物。」
「禮物?」 他也有些困惑。時尚書屋
她眨了眨眼睛,「師父,你忘了嗎,今天是你的生日呀。」
他這才想起來,上次胡亂說的日期好像就是今天。沒想到她一直記着,還……
他接過了罐子,輕輕打開,一股清淡的茶香迎面而來,是
-茶葉。時尚書屋
「師父,喜不喜歡?這是正宗的明前茶哦,我去替你泡。」
她又順手拿了過來,蹦蹦跳跳地跑到了廚房。時尚書屋
「師父……」
見她去了廚房,飛鳥猶豫着開了口,「小隱知道師父喜歡喝茶,又知道今天是師父的生日,所以一大早就去了鄉下的茶山,去買了那裡的明前茶,所以才會回來這麼晚。」
飛鳥頓了頓,又道,「其實如果不是小隱和我說,我也不知道師父的生日原來是今天。不過,小隱這丫頭好像是頭一次起的那麼早呢,平常怎麼叫也叫不醒她,看來還是師父您……」
聽著飛鳥的話,他的異色雙眸中平靜無一絲波瀾,只是嘴角微微地抿了起來。控制着呼吸的頻率來壓抑胸口那突如其來的莫名的疼痛,但,依然淡淡地微笑。時尚書屋
她的一切,他曾經以為自己已經淡忘。時尚書屋
但,很多事情,即使是閉着眼睛也無法忘記的,歲月的煙塵一點一點落入生命,凝固起來,抹不去,刮不掉。那些不經意的瞬間,光影交錯的片刻,揮手消逝的時光,被捕捉下來後用油墨加以沉澱後卻加深了顏色。時尚書屋
如果可以,有時他真希望她從來就不曾誕生在這個世上。時尚書屋
或許這樣,就能擺脫這生生世世的宿命輪迴。時尚書屋
「師父,茶泡好了,這可是我第1次泡茶,你一定要全部喝完哦。」
她樂滋滋地捧着茶杯走了進來。時尚書屋
他點了點頭,順手接過了那杯茶。時尚書屋
「師父,小心燙。」
她驚訝地看著他毫不在意的接過了滾燙的茶杯。時尚書屋
他望着杯中的茶水,碧綠的茶葉在清澈的熱水中緩緩升騰,形成了一縷裊裊的水霧。低頭,輕飲了一口。時尚書屋
「師父,好喝嗎?」 她一臉期待地望着他。時尚書屋
「好喝。」
他的聲音彷彿也瀰漫了一層水霧。時尚書屋
看著她的笑容,他又喝了一口,這應該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喝過最苦澀的茶葉了。心裡不由輕嘆了一聲,這個傻孩子,一定是上當買了劣質的茶葉,算了,今晚就讓她高興一下吧。時尚書屋
「師父,你喝完我再給你泡哦。」

-不用了,我怕睡不着。」
「哦,那明天早上我給你泡。」
「不用」
「師父,你別客氣了,反正要把這些茶葉全部喝完哦。」
「……好……吧。」
他在心裡苦笑了一下,看來,這段時間……
「師父,生日快樂。」
她的眼睛彎成了一輪月牙,「以後師父的每個生日小隱都會送禮物哦。」
他沒有說話,只是緊緊握著那燙手的杯子。時尚書屋
「師父……」
「小隱,師父有些累了,謝謝你的禮物。你們也早點去休息吧,明早還要學收靈術。」
他輕輕打斷了她的話。時尚書屋
她看了看飛鳥,又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那師父早點休息吧,晚安。」
在門關了一半的時候,她又露出了半個小腦袋,「師父,晚上做個好夢哦。」
說完,順手替他關上了燈。時尚書屋
許久,他一直坐在黑暗當中,外面透明的月光落在他的臉上,虛幻而朦朧。時尚書屋
他臉上的表情很溫和,眼睛閉着,嘴角帶著笑,似乎是睡着了,又似乎是有人輕輕一推他就會睜開眼睛。時尚書屋
彷彿有什麼濕潤的東西順着他的眼角無聲地滲了出來,又很快消失不見。時尚書屋
如同那不可避免的宿命輪迴,
於無聲中來,
也於無聲中去。時尚書屋
(完)
-
埃及的遊記,在我回來後會貼在博客裡和的論壇裡,有興趣的親們可以去看看。時尚書屋
ps:這次訂的賓館就在埃及國家博物館隔壁,哇咧咧,和拉美西斯可以親密接觸了!

真相

醒過來的時候,我又是在森林谷了。時尚書屋
「小隱,醒來了,昨天的夢怎麼樣?」 安提急促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中。時尚書屋
我點了點頭,「冥王對我講了他和冥後的故事。」
「那還好。」
他好像鬆了一口氣,「我以為冥王大人會發怒呢。」
「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我總覺得似乎哪裡有些不對勁,可是又說不上來到底有什麼不對勁,感覺好像
某個地方出錯了。時尚書屋
「不過想拿到那朵橘色的曼珠莎華還是很難,如果想拿到那朵花,首先就要讓冥王放了拉雅……「我剛說了幾句,忽然驚覺自己失言,差點忘了安提他們都不知道這件事啊。時尚書屋
「放了拉雅?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的神色一斂,
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其實冥王把拉雅和她情人的靈魂與肉體都禁錮在了那朵花裡。」
「什麼!」 他顯然大吃一驚,「怎麼可能?」
「冥王不肯原諒她,要讓她和她情人的靈魂生生世世不能相見。」
「如果這樣的話,冥後豈不是被緊錮了上萬年?」
「是啊,唉,她真的很可憐。安提,再幫我一個忙,今晚我也要進入冥王的夢裡。」
「好吧。」
安提離開後不久,我無奈的用餘光看了一眼自己,感覺腳底下有種奇怪的反應,就像是有什麼在慢慢衍生,我的心裡一寒,不會是在

慢慢紮根吧……

正在哀嘆中,忽然聽到一個慵懶的聲音在我左上方響起。時尚書屋
「你剛纔說的都是真的?」
我被嚇了一跳,想抬頭卻有想起腦袋不能動,下一秒,就看見一個白色身影飄落在我的面前。時尚書屋
蔚藍色如海浪的長髮,比愛琴海還深邃的眼眸,是
-睡神希泊。時尚書屋
「你在這裡偷聽?」 我沒好氣的說道。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