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198 頁


「就在你將她搶入冥界的時候,我還有一絲僥倖,也許她根本不會愛上你。誰知,到了最後,她還是將心給了你,看著你們每天恩愛的樣子,我的心就像是被毒蛇噬咬,嫉妒令我漸漸喪失了理智。就在那件事發生之後,我奉你的命令去人界將拉雅帶回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198 / 0)

「冥王大人,請放過拉雅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希泊抬起了頭,神色難辨,「應該受到懲罰的是我希泊才對。」
=========================
伊萊斯的灰色眼眸迅速的黯淡下來,冷冷道:「你又何罪之有?」
「對不起,伊萊斯,我欺騙了你。那個男人……並不是拉雅的情人。」
他的話音剛落,眾人又是一驚。時尚書屋
伊萊斯的身子輕微顫了一下,「你說什麼?」
希泊直視着他的眼睛,「那個男人並不是拉雅的情人,是我騙了你。」
「為什麼……要這樣做?」 伊萊斯的聲音似乎在輕顫。時尚書屋
希泊忽然笑了起來,「伊萊斯,還記得我們第1次看見拉雅的情形嗎?就在你愛上她的那一剎那,我
-也愛上了她。」
「哥哥,你在說什麼!」 安提焦急的想阻止他。時尚書屋
「讓他說下去。」
伊萊斯倒是一臉的冷靜。時尚書屋
「就在你將她搶入冥界的時候,我還有一絲僥倖,也許她根本不會愛上你。誰知,到了最後,她還是將心給了你,看著你們每天恩愛的樣子,我的心就像是被毒蛇噬咬,嫉妒令我漸漸喪失了理智。就在那件事發生之後,我奉你的命令去人界將拉雅帶回來,就在那時,她對我說她愛的人只有你一個。」
「那麼那個男人?」 伊萊斯繼續問着,我暗暗佩服伊萊斯這個時候居然還能保持鎮定。時尚書屋
「那個男人只不過是個救過她一命的漁夫而已,所以她不願意他受傷。」
「這麼說來,你之前告訴我的那些話,全是假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錯,是我被妒嫉沖昏了頭。」
「但是拉雅她為什麼卻說出那樣的話?」
「那是因為我和她說了」希泊回想著,忽然也猛的捧住了自己的頭,「我和她說了什麼?我想不起來了,好像腦中一片空白,但我的確和她說了一件能刺激她的事情,所以她才會那樣和你說。」
他喃喃道,「我到底和她說了什麼……」
我的心裡一寒,這個狀況真是詭異,冥王,希泊,安提,修,好像所有冥界的神,都同時遺失了一段重要的記憶,我忽然想起了撒那特思的封鎖記憶之法,感覺他們就好像被封鎖了一段記憶。可是如果是這樣的話,又該是多麼強大的力量,才能同時封存包括冥王在內的這些神的記憶?好可怕的力量……
伊萊斯輕輕撫摸着那朵曼珠莎華,口中不知念了些什麼,只見兩道藍色的光從花中射了出來,幻化成了兩個人影。時尚書屋
一個是位面目清秀的年輕男子,而另一個是位身材苗條的女子,不用說,一定是冥後拉雅了。長長的黑髮如瀑布般遮住了她的半邊臉,只見她星目緊閉,臉色蒼白,沒有半點血色,即便如此,卻絲毫無損她的絶世容顏。時尚書屋
「拉雅,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會是這樣的後果,我只是不希望你們在一起。我真的不知道。」
希泊一臉哀切和內疚,剛上前了兩步,只見伊萊斯已經迅速的抱起了拉雅,灰色的眸子裡閃過一絲怒意,用手一指,一道紫光重重的擊中了他,他往後退了兩步,唇間滲出了一絲鮮血。時尚書屋
「睡神希泊,我給你的懲罰就是渡過憎恨河。」
伊萊斯話音剛落,安提立刻跪下求情。憎恨河,據說隱藏在富田的附近,神若是渡過那條河會失去神性,伊萊斯是要剝奪希泊神的權利嗎?時尚書屋
「 不用替我求情了,」希泊忽然笑了笑,又恢復了他一貫的神情和慵懶的聲音,” 這個睡神,我也有些做膩了呢。”
「哥哥!」 安提的聲音哽咽。時尚書屋
我的心裡湧起了一絲內疚,如果不是我,安提也不會失去他的哥哥吧?我這樣做,究竟是對是錯?無論怎麼做,總有人會受傷。時尚書屋
「大人,我明白你的心情,可是哥哥掌管三界的睡眠,如果現在剝奪他的神性,三界都會亂成一團,如果大人真的要懲罰,就請讓我代替哥哥接受懲罰吧,就讓我去渡過憎恨河吧。」
「安提,胡說什麼。」
希泊臉色一斂。時尚書屋
「安提,你以為少了你,三界就不會亂了嗎,至少我,還是很喜歡你的美夢哦。」
死神修微微笑了起來,黑色眼眸望向了冥王,我一愣,這還是第1次見死神笑呢,平時好像見到他哭比較多。時尚書屋
「愛情,對我們冥界的神來說,本來就是一件奢侈的東西,希泊犯下的錯已經無法輓回,但是冥王大人,你還是幸運的,誤會已經解除,至少你還有機會,還有時間來補救。」
修的神色忽然黯淡下去,「而我……」
咦?看死神的樣子,難道他也曾經有段悲哀的戀情?時尚書屋
還沒等我想完,他就習慣性的掏出了帕子,輕輕抽泣起來。時尚書屋
伊萊斯的臉色漸漸緩和,雖然眼中還是餘怒未息,但情緒已經穩定多了。時尚書屋
「希泊,你暫時還是做你的睡神,不過從現在起我再也不想見到你,還有,修,等會兒安排那個男人去富田轉生,」 說完,他就抱著拉雅準備轉身離去。時尚書屋
安提大喜,忙望向希泊,而希泊的臉上卻沒有半點喜悅,只有一片茫然。時尚書屋
「等等,」 我連忙喊住了伊萊斯,「那麼這朵花?」
伊萊斯凝視着懷裡的女子,低聲道:「既然拉雅已經在這裡,那朵花已經不再重要了。」
我欣喜若狂的連聲道謝,忙小心翼翼的捧起那朵橘色的曼珠莎華。眼中只覺得一陣濕熱,費盡千辛萬苦,終於得到了它,飛鳥很快就會醒來,而我的旅途也快走到了盡頭。時尚書屋
回去以後,只要再完成一個任務,就能結束我的旅途,就能和司音,飛鳥快樂而平凡的生活在一起。時尚書屋
「小隱,你要離開了嗎?」 安提沒有情緒的聲音低低傳來,我抬頭望去,他清秀俊美的臉上若有若無的掠過一絲惆悵。時尚書屋
「我,」 我剛想點頭,忽然發現還遺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我的水晶手鏈!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