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203 頁


飛鳥每天換着樣兒給我買好吃的,師父也一改平時的冷漠,看來偶而生個小病也不錯呢。只是,我一想起撒那特思,心裡就湧起了一種說不清的情緒。暫時不能再見他了,如果這樣一直下去,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動了心……那又該如何面對?他是吸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203 / 0)

我不能……就這樣淪陷……

猛的推開了他,面對他有些失落的眼眸,我只是勉強露出了一個笑容,「我該回去了,蛋糕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就不陪你一起吃了。」
再不敢看他的臉,我匆匆的奪門而出。時尚書屋
夜晚的寒風令我的頭腦冷靜了幾分,我剛纔做的沒錯,如果繼續下去不知會發生什麼……可是,為什麼,我的胸口會隱隱作痛……
撒那特思……為什麼……你偏偏是……吸血鬼……

為什麼……不是人類……

為什麼……

沒有委託人的任務

回去之後的第2天,我就莫名其妙的生起病來。司音說這是去過冥界的後遺症,雖然有水晶手鏈,但冥界的陰氣還是或多或少的傷害了我的身體,所以剛回人界的時候就會有些不適應。時尚書屋
雖然頭昏腦脹的很難受,可我也覺得這樣也不錯,至少我現在什麼也不用做,飛鳥每天換着樣兒給我買好吃的,師父也一改平時的冷漠,看來偶而生個小病也不錯呢。只是,我一想起撒那特思,心裡就湧起了一種說不清的情緒。暫時不能再見他了,如果這樣一直下去,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動了心……那又該如何面對?時尚書屋
他是吸血鬼,我是人類。既然沒有結局,又何必要有開始。時尚書屋
「小隱,今天想吃什麼?」 飛鳥一大早就笑嘻嘻的來到我的床前。時尚書屋
我想了想,笑道,「今天想吃桂花藕粉。」
「好,我這就去買。」
「要多加幾勺糖桂花。」
「知道了。」
他挑眉一笑,「等着我。」
「飛鳥,你真好。」
我朝他咧嘴一笑。時尚書屋
他低下身子,揉了揉我的頭髮,「唉,誰叫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我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時尚書屋
看他出了房門,我望向窗外,院子裡的桂花開得正好,淺淺的陽光落在金黃色的小花瓣上,帶出一縷安閒和舒適。時光也變得緩慢、慵懶,漫不經心的像一個老人眯着眼靠在牆根打瞌睡。細細小小簇擁着的花朵散髮着一陣陣甜如馥蜜的馨香,熱閙的聚集在枝頭。甜甜的,安靜的芬芳,淡淡地散滿了整個房間。時尚書屋
「想出去坐坐嗎?」 司音的聲音低低的傳來。時尚書屋
「師父!」 我一笑,使勁的點了點頭,「可是,我全身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沒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司音看著我,忽然一彎身子,將我輕輕抱起,我微微驚訝的同時還是條件反射的用手繞上了他的脖子。時尚書屋
「師父……」
我輕輕喚了一聲。在我十九年的記憶中,這還是司音第1次對我做這樣親密的動作。就算是之前有偶而失控的擁抱,卻也沒有像現在這樣親密。我心裡一暖,彷彿有一陣春風正輕輕掠過我的心田。時尚書屋
「先坐在這裡。」
他將我輕輕的放在了一株金桂樹下,樹下已經積落了一層金黃色的花瓣,甜香襲人。接着他又從屋子裡拿了一條毯子,墊在我的身下。今天的師父……好像特別溫柔。時尚書屋
我都有些不習慣了。時尚書屋
「師父……」
「嗯?」
「今天不去茶館了嗎?」
「嗯。」
「可是萬一有委託人的話……」
「不會有了。」
「什麼?」 我一愣。「那最後一個任務?」
他深深的凝視着我,目光彷彿穿透我飛向了無邊無際的遠方。時尚書屋
「師父,小隱,你們原來這這裡!」 飛鳥興沖沖的走了過來,他將手裡的碗在我面前晃了晃,「小隱,快點趁熱吃吧。」
「嗯,嗯,謝謝!」 我眉飛色舞的伸手去接,剛碰到碗的邊緣,卻眼睜睜的看著碗被司音拿了過去。時尚書屋
「小心燙着,」 他淡淡道,「你呀,總是這麼毛毛燥燥。」
說完,他舀起一勺,吹了吹,往我的嘴裡送來。時尚書屋
我愣在了那裡,司音這是在
喂我?時尚書屋
「怎麼不吃?」 他的語氣依舊毫無情緒。時尚書屋
「哦。」
我受寵若驚的喝下了一口,看了一眼飛鳥,他顯然也吃了一驚。司音是怎麼了?受了什麼刺激嗎?時尚書屋
司音似乎根本沒有感覺到我們的驚訝,只是一口一口的將桂花藕粉喂入我的嘴裡。在我吞下了最後一口藕粉的時候,司音的眼眸中忽然掠過了一絲難以言喻的憂傷。「等你的病好,就去完成最後一次的委託吧。」
「最後一次?」 我還沒從這難得的溫柔中回過神來,倒是飛鳥先急了,「師父,最後一次委託就讓我去吧,小隱她的身體還虛弱……」
「飛鳥,這次你不用去,」 司音的眼神又恢復了原先的冷漠,「這次必須小隱去。」
「還是我去吧,可是小隱她……」
飛鳥擔憂的望了我一眼。時尚書屋
「我再說一次,」 司音的眼神一凜,「必須是小隱去。」
「我去就我去啦。」
我趕緊給飛鳥打眼色,「反正是最後一次了,而且我連冥界都闖過了,這次更沒什麼大不了的。」
司音用紙巾替我擦了擦嘴角的糖水,站起身來,再沒說一句話,走出了院子。時尚書屋
一連過了十來天,我的病也差不多全好了。只是最後一個任務的委託人卻遲遲沒有出現。不知最後這一次的目的地會是在哪裡?想到這裡,心裡還隱隱有絲失落。從此以後,再也見不到那些早已消失在漫漫歷史長河中的人物了……不過,也好。時尚書屋

至少

-再不會有離別的傷感。時尚書屋
這些天我都沒有出去,也不知撒那特思怎麼樣了。不過他以西班牙侯爵的身份在現代生活,似乎也不錯。我一邊想著,一邊走進窗檯,想去將窗帘拉攏。剛走近窗戶,只覺一陣冷風襲來,我心裡一驚,就看見一隻蒼白修長的手穿透了窗戶的玻璃緊緊的捉住了我的手。時尚書屋
還沒等我驚駭的喊出聲,手的主人也慢慢穿透了窗戶,鑽了進來。時尚書屋
「撒,撒特特思!」 我大吃一驚,又連忙摀住了自己的嘴,我可不想讓司音聽見了。撒那特思依舊捉着我的手腕,冰藍的眼眸中閃爍不定,「你生病了?」
「你怎麼知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