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213 頁


了那裡,這個笑容,真像撒那特思的笑容。如果撒那特思也能這樣在陽光下對我微笑……「這個顏色去不掉嗎?」 我鬱悶的看了他一眼。廢話,他給了我這麼一個眼神。他轉過頭,用手一指,只見四周白色的百合花飛了起來,自動的編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213 / 0)

他這麼一說,我反倒更有興緻了,伸手拔起一根綠色的草,小心翼翼的放入了泉水中,果然就像阿斯克所說的,草很快就變成了白色。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是真的啊,阿斯克,你看。」
我回頭朝他揚了揚手中的草。他似笑非笑的看著我,「伊紗,你打算把你的頭髮全都變白嗎?」
我低頭一看,這才發現一截紫色的長髮不知何時已經浸入了泉水中,我慘叫一聲,連忙把頭髮拽了起來,完了,一大截都變成了白色,就像是一匹沒有染好的綢緞。時尚書屋
「阿斯克,你為什麼不早說!」
「我已經提醒過你了。」
「可是剛纔你該告訴我。」
「哦,我以為你比較喜歡白色的頭髮。」
他的唇邊露出了一抹調侃的笑容。我一時愣在了那裡,這個笑容,真像撒那特思的笑容。如果撒那特思也能這樣在陽光下對我微笑……
「這個顏色去不掉嗎?」 我鬱悶的看了他一眼。時尚書屋
廢話,他給了我這麼一個眼神。時尚書屋
他轉過頭,用手一指,只見四周白色的百合花飛了起來,自動的編織成一架長長的鞦韆,我心裡暗暗讚嘆一聲,果然不愧是神仙……
坐在百合花的鞦韆上,在暖暖的風裡飄來蕩去,看清風滑過水面轉眼之後不留痕跡,我的心情不知不覺得舒暢起來,似乎也忘記了自己所處的地方,忘了一切困惑,忘了一切煩惱。鞦韆忽然穩穩的被人拉住了,我抬頭一看,阿斯克正微笑着凝視着我。他的銀色眼眸中閃動着太陽的光輝。時尚書屋
「伊紗,這里美嗎?」
「美極了。」
「那麼,就一直住在天界吧。時尚書屋
「才不要。」
「為什麼?」
「美的地方並不一定是最合適的地方。」
「那什麼是最適合的地方?」
「有最合適的人所在的地方,才是最合適的地方。」
「最合適的人?」
「讓你覺得無論在哪裡都會感到陽光存在的人。」
他微微一愣,接着又笑了起來,「那麼伊紗,我」
「阿斯克!」 忽然傳來的女孩聲音打斷了他的話。我轉頭望去,不遠處正站着兩人,一男一女,同樣火紅的頭髮,同樣琥珀色的眼睛。應該是薩米和芙蕾雅。時尚書屋
「阿斯克,你怎麼和她在一起?」 芙蕾雅的語氣似乎不大友善。我從鞦韆上下來,上次在晚宴上就看出她對阿斯克有點意思了,這回估計是誤會了吧。時尚書屋
「妹妹,怎麼能這樣沒禮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薩米拉了拉她的袖子,朝我微微一笑。「阿斯克大人,母后有事找你。」
薩米對阿斯克似乎頗為尊敬。時尚書屋
阿斯克點了點頭,剛想說話,芙蕾雅又在那邊開口了,「阿斯克,我送她回去。」
回去的路上,芙蕾雅一直都沒理我。時尚書屋
「我不喜歡你。」
快到宮殿的時候,她忽然開口了。時尚書屋
我一愣,「哦。」
她盯着我,「我將來是要嫁給阿斯克的,我喜歡他。」
「哦。」
「雖然你很漂亮,可他也不會喜歡你。」
「哦。」
「你哦哦個什麼呀!」 她的小臉漲得通紅。時尚書屋
「不然怎麼樣啊。」
我一臉的委屈。時尚書屋
「你不喜歡阿斯克嗎?」 她似乎有些詫異。時尚書屋
「喜歡他?沒有啊。」
「你為什麼不喜歡他?」她好像有點生氣了。時尚書屋
「我為什麼要喜歡他?」 我一頭霧水,怎麼我不喜歡他,她好像更生氣。時尚書屋
「阿斯克是天界最美的神,你怎麼能不喜歡他。」
「他美關我什麼事。」
我忽然覺得這個小女孩還挺可愛的。時尚書屋
「越沒人喜歡他越好,最好就你一個人喜歡不是更好。這樣就沒人和你搶了。」
我促狹的笑着。時尚書屋
「才不好,喜歡阿斯克的人越多,我越高興,不過只要阿斯克只喜歡我一個就好了。」
她瞪着我,「所以,你也要喜歡阿斯克哦。」
「啊……」
我的額上開始流冷汗。時尚書屋
「其實,你也不是那麼討厭。」
她忽然笑了起來,在陽光下,她皮膚中那晶瑩的白,還有嘴角上那軟軟的紅,無比諧調的散髮着一種清純柔嫩的氣質。她的笑容剛出現了幾秒鐘,又立刻凝固在了臉上。順着她的目光,我轉過頭,一陣絢麗的金光讓我睜不開眼來,在閃耀的光澤下,我見到了一張沒有任何表情的臉和一雙深不見底的金色眼眸。時尚書屋
「沙卡哥哥……」
她的聲音明顯帶著一絲不安。時尚書屋
沙卡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時尚書屋
「我先走了,沙卡哥哥。」
她輕輕說了一句,就立刻閃人。時尚書屋
「頭髮怎麼了?」 他的聲音裡沒有一點情緒。時尚書屋
我抬起頭來,他的肩上正停着那只叫做雷的神鳥。時尚書屋
「殿下,她的頭髮一定是碰到了烏霖泉的泉水。」
雷在一邊先喋喋不休的說了起來。沙卡看著我,淡淡道,「跟我來。」
「你有辦法去掉這個顏色嗎?」 我忙不迭的問道。時尚書屋
「我自然有辦法。」
聽他說了這句話,我也就跟着他去了他的宮殿,他把我領到一個房間內,讓我等着他,雷在一旁和我說著話。時尚書屋
「我說,你累不累啊,」 我被它說得頭暈腦脹。時尚書屋
「不累,說話怎麼會累呢,只是動動我的小舌頭而已。」
它抖抖翅膀,姿態優美的飛到了我的肩上。時尚書屋
「可我累啊,我的耳朵好累啊。」
我哀嘆一聲,
等了好半天,沙卡還沒來,在暖暖的陽光的包圍下,雷的聲音就像催眠曲一樣,讓我有些昏昏欲睡。時尚書屋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被一陣麻麻癢癢的感覺弄醒,我迷迷糊糊的正想用手去撓撓臉,忽然心裡一個激靈,這感覺似乎
像是有人在輕輕的撫摸着我,從眼睛,鼻子,嘴唇,一寸一寸,很仔細很仔細的摸着,似乎是在鑒賞着一件藝術品,一件貨物。我怒從心起,猛的睜開了眼睛,打開了那只在我臉上停留的鹹豬手。時尚書屋
金色的眼眸,冷漠的神情,讓我鬱悶的是他居然還是一臉平靜,好像什麼也沒做過。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