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26 頁


是沒有看見那個白色身影,我的心裡隱隱有絲失落和擔憂。「小隱,那天有沒有嚇到你,總司渾身是血的回來我們嚇了一跳。」三郎笑眯眯的說道。「不過那些人純粹是找死,竟然和總司動手,哈哈哈。」我端碗的手微微一顫,只是搖了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26 / 0)

今夜,我想我是失眠了。眼前不停的閃過那血腥的一幕,還有總司那散髮着寒光的眼神,我心裡明白,這不能怪他,這樣動盪的時代,他不動手,死的就是他。但從和平社會而來的我,畢竟從來親眼沒見過那麼殘忍的景象,電視電影裡的不算,今天可是活生生的發生在我眼前,我一回想起來,似乎還能聞到那股令人作嘔的血腥味。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唉,葉隱啊葉隱,你到底是來做什麼的,你只不過是這裡的過客,完成任務就離開,怎麼會陷入這麼一堆莫明其妙的情緒裡去呢。不要把正事忘了,不要想那麼多了……

阿修羅

接連幾天,齋藤和三郎都沒有來店裡,到了第4天晚上,才看見他們熟悉的身影,這次還多了一個人
-永倉新八。只是沒有看見那個白色身影,我的心裡隱隱有絲失落和擔憂。時尚書屋
「小隱,那天有沒有嚇到你,總司渾身是血的回來我們嚇了一跳。」
三郎笑眯眯的說道。「不過那些人純粹是找死,竟然和總司動手,哈哈哈。」
我端碗的手微微一顫,只是搖了搖頭。一抬頭,正看見齋藤若有所思的望着我。時尚書屋
「總司……他還好吧。」
我低聲問道。時尚書屋
「還好,就是咳嗽好像越來越厲害了,」說著他又轉向齋藤道:「這幾天,我半夜醒來,經常聽到總司咳嗽得很厲害,好像不大正常。你說要不要告訴副長?」
齋藤依舊望着我,淡淡道:「他不是說了沒事,你就不要多事了。」
他的眼中有絲難以辨明的神色一閃即逝。時尚書屋
聽到三郎的話,我的心好像又抽了起來,他的咳嗽越來越厲害了嗎?為什麼我的心裡這麼紊亂,說不清是什麼感覺,也許是憐惜吧。時尚書屋
「你也真是的,身為總司的女人也不去看看他!」永倉皺着眉道。時尚書屋
「我已經說過了,我的名字叫小隱,我也不是總司的女人!包子先生!」我也有點怒意了,本來心情就不怎麼好。時尚書屋
「包子先生?」大家一愣,三郎首先爆發出一陣大笑來,齋藤的嘴角也微微上揚,永倉的臉已經扭曲在一起,怒道:「我哪裡象包子了!」
我看了看他,輕輕說了兩個字:「現在。」
三郎看了永倉一眼,笑得更加厲害,還連聲道:「象,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齋藤的眼中閃過一絲笑意。時尚書屋
「那個,我明天可不可以去看總司。」
我也不知道怎麼就說出口來了,在我離開這個時代之前,我想盡我的力給總司多一點關懷。鬼之子也好,人斬也好,都不是總司想要選擇的,都不是他的錯。時尚書屋
「當然可以。」
齋藤破天荒的回答了我一句,我愣了愣,太陽今天從西邊出來了。時尚書屋
這是第2次來新撰組的屯所了,守衛的隊員因為上一次見過我,也就沒攔我,還一臉曖昧的笑,一定是認為我是什麼所謂總司的女人了……永倉新八,包子新八,也不知胡扯了些什麼……
剛走到裡面,迎面就看見一個高大的黑衣男子朝我走來,待看清他的臉,我不由大嘆倒霉,怎麼會這麼不走運,偏偏和魔鬼副長狹路相逢。時尚書屋
我趕緊低下頭,裝做沒看見,快步和他擦肩而過,剛鬆了一口氣,就聽到那個性感的聲音:「來看總司嗎?」
我嘆了一口氣,只得站住。時尚書屋
我乾脆轉過身,直視着他道:「如果土方先生對我有所懷疑,那麼我可以立刻離開。」
他盯着我,默然了一會,沉聲道:「跟我來。」
來就來,誰怕誰,我當下心一橫,跟着他進了他的房間。時尚書屋
「那天總司被襲擊你也在場吧。」
他坐了下來,淡淡道。時尚書屋
我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我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那麼,害怕嗎?」他看著我道。時尚書屋
我搖了搖頭。當時那種感覺並不是害怕,經常和鬼怪打交道的我又怎麼會害怕。時尚書屋
「在你去看總司之前,你最好清楚的知道一點,在這裡,只有化身為鬼才能生存下去。總司是這樣,我是這樣,所有人都是這樣,一旦感到有威脅存在就絶不會手軟。所以,如果你一旦有猶豫,就最好立刻離開總司。」
聽了他這番話,我的心裡反倒通徹了,土方這樣說,是太想保護總司了。害怕總司被傷害,這樣看來,他似乎也不是那麼無情。時尚書屋
我忽然笑了笑道:「土方先生,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幕府第3代將軍德川家光說過的話,他在鎮壓基督教徒時候說:「殺人的不是我啊,殺人的是政治。」
這句話固然是個藉口,卻也是句真話。所以化身為鬼生存下去不是總司的錯,不是你的錯,不是任何人的錯,只是這個時代的錯,所以我明白這一點,用德川家光的話來說就是殺人不是總司的錯,殺人是時代的錯。在這個動盪的時代,無論對錯,無論是非。時尚書屋
每個人只因理念不同,便賭上性命,用手中的刀劍說話。我以前怎麼看待總司,將來也是一樣,總司的笑容,在我心裡永遠都是一樣的純淨。」
土方的眼中神色複雜,夾雜着一絲驚訝,「無論對錯,無論是非。」
他低低重複哦一遍。時尚書屋
我笑了笑,又道:「何況,我並不覺得你們是鬼,就像土方先生,如果真的化身為鬼,就不會這麼擔心總司了。」
「好了,去看總司吧,他在教習劍法」土方象是被人忽然說穿了心事,語氣也有點不自然。時尚書屋
「嗯,那我出去了。」
我衝他又是一笑,站起身走了出去。時尚書屋
很快就找到了試劍館,一眼就看見了身穿白色上衣,下着黑色裙褲的總司,這身打扮令他更顯英姿颯爽,
「總司,你的女人來了!」有人趁機哄笑起來,又是永倉新八,怎麼我就老和他不對盤。時尚書屋
總司一回頭,一見是我,愣了一下又立刻露出一個天使般的笑容,手持竹刀徑直走了過來,道:「小隱,你怎麼來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