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28 頁


組呢?」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了口。他似乎沒料到我突然會問這個,愣了一下,轉頭看了看我,又轉過頭去,看著前方,沒有說話。就在我以為他不會回答我的時候,他忽然開口了。「你知道惡·即·斬嗎?」他突然問了句奇怪的話。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28 / 227)

「你都看見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把我拉到一個偏僻的巷子裡,冷聲問道。時尚書屋
我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我臉上依舊保持着平靜,心裡卻是有點緊張,剛纔的情形一定是他在執行暗殺的任務,他現在到底想怎麼樣?是想滅口嗎?雖然我可以用霧遁,但他拔劍速度如此之快,還真不好說。想到這裡,我額上開始沁出了細汗。時尚書屋
「那麼,」他眼中閃過一絲凌厲的神色,道:「就忘了你所看見的。」
聽他這麼一說,我鬆了一口氣,連忙點了點頭,看起來他對我並沒殺意。時尚書屋
他若有所思的望着前方,對方身上飛濺出的鮮血跡早已隱入了他衣服的黑色之中,眉梢間還遺留了幾滴已經乾涸的暗紅色血跡。淡淡的月色籠罩着他的全身,皎潔銀白的月光和暗紅恐怖的血跡形成了強烈的對比,齋藤一,這個冷酷的劍客,他的內心究竟在想些什麼?時尚書屋
「齋藤先生,你是為了什麼加入新撰組呢?」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了口。時尚書屋
他似乎沒料到我突然會問這個,愣了一下,轉頭看了看我,又轉過頭去,看著前方,沒有說話。時尚書屋
就在我以為他不會回答我的時候,他忽然開口了。「你知道惡·即·斬嗎?」他突然問了句奇怪的話。時尚書屋
這句話我好像在哪裡看到過,如果我沒記錯,那是齋藤一一直所堅持的信念:只要是邪惡的東西,便要統統斬碎。時尚書屋
我點了點頭,道:「我知道,可是惡的標準是什麼呢?每個人對惡都有不同的定義吧。恕我無禮,在那些維新人士的心裡,恐怕齋藤先生就是惡的吧。」
他淡淡看了我一眼,道:「如果他們有這個能力,也可以來殺了我。」
我想起日後也許他會殺了阿菊,又忍不住問道:「那麼只要齋藤先生認為是邪惡的,無論男女老少,你都會斬殺,是嗎?」
「是惡,即斬。」
他乾脆的回答道。時尚書屋
我心裡一沉,低聲道:「難道齋藤先生就沒有想要珍惜的人,想要保護的人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瞥了我一眼,轉過身去,「我齋藤一,不需要那樣的存在。」
話音剛落,他就頭也不回的往前走去。時尚書屋
我駐立在原處,望着他遠去的背影,心裡湧起了一絲複雜的情緒。看了看手裡的食盒,忽然想起來,還要到島原龜屋去呢,不然去遲了,就連累那個女孩了。時尚書屋
深深呼吸了一口夜晚的空氣,我快步向前走去。七條油小路,我腦中忽然想起了看過一段資料,日本歷史上的油小路事件好像就發生在1867年,參謀伊東甲子太郎,新撰組成立後經招慕加入,後因不滿近藤指揮,帶隊脫離新撰組,並與倒幕派積極往來,還未及謀殺近藤成功,就被新撰組後期重要人物齋藤一暗殺; 時間,人物全部吻合,那麼今天被殺的應該就是那位伊東了。時尚書屋
走了大約一刻鐘左右,就到了島原龜屋,和周邊地方的安靜不同,這裡似乎熱閙許多,掛慢燈籠的狹長街道上,到處是腰攜太刀的浪人武士和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們,招攬生意的聲音,男女間的調笑聲,這也算是江戶時代的夜生活了吧。時尚書屋
我一走進島原龜屋,把來意一說,立刻有一名年紀很輕的女子把我領到了樓上的一間屋子裡。時尚書屋
「這個,請你稍等。」
她跪坐在榻榻米上,朝我鞠了一躬。時尚書屋
「等一下!」我有點急了,「為什麼讓我獃在這裡?付了錢不就行了。」
她很商業化的笑了笑,道:「抱歉,阿常小姐要求很高,如果不滿意,還是要請你退回去。」
說完她就拉上了移門。時尚書屋
「啊!」什麼呀,難不成還要我拿回去嗎,這個什麼阿常小姐……
我打量了一下房間,佈置的倒也雅緻,牆角處插着一盆用白菊和紅葉插出來的盆景,盆景旁放著一張紫色矮幾,旁邊放置了幾個綉着牡丹的絲綢墊子。時尚書屋
目光掃過內側,裡麵舖着一層被縟,我又開始朝邪惡的一面想開了,這裡應該就是那位阿常小姐的房間吧,那麼阿常小姐也是在這裡接客了……
我把食盒放在了矮幾旁,矮幾旁,白色紙燈內的燭火在暗夜中輕輕搖曳,一陣秋風隨着格子窗裡吹了進來,燭火更加搖曳,唯恐燭火被吹滅,我趕緊站起身去關上格子窗,手剛觸及紙窗,只聽輕輕撲的一聲,眼前一片黑暗。時尚書屋
啊,糟糕,我愣了一下,剛想轉身摸索到門外,忽然聽見移門被拉開的聲音,是那位阿常小姐嗎?我不自覺的往前一伸手,卻觸摸到一個結實的胸膛,這個觸感,不是女人,我順手又摸了幾下,要命!是個男人!
我趕緊想縮手已來不及,那人一把抓住我的手,往他的方向一拽,順勢一放,我腳下一輕,轉瞬之間,已經倒在了榻榻米上,被他緊緊壓在了身下。時尚書屋
十九年來第1次遇到這種意外情況,我一時之間愣在了那裡,怎麼回事?我是來送外賣的,我自己可不是外賣啊!

殺戮之夜

他的手熟練的滑到了我的衣襟處,我趕緊一把抓住他的手,在他做出進一步行動前,不假思索的用了一招任何人都會用的招數,大聲尖叫起來:「啊!!!!!」
這招果然有用,他立刻就放開了我,冷聲問道:「你不是阿常,你是誰?」
這個聲音,性感動聽如同薄霧縈繞,好熟悉的聲音……
正在這時,房間忽然亮了起來,好像是外面的人聽見喊聲手持燈籠衝了進來。時尚書屋
接着燭光,我一下子就看清眼前的這張臉,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結結巴巴道:「土……土方先生。」
他也是一臉震驚,「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是來送東西的,是你認錯人了吧。」
我無奈的答道,
「送東西送到這裡,你怎麼那麼笨!」
「喂,是你自己那麼猴急,連是誰都沒分清就上!」
他顯然被我的用詞愕然了一下,隨即又皺眉道:「姑娘家怎麼這樣說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