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30 頁


火嗎?」「我,我沒見過。」 我低低道。我可沒撒謊,我的確沒見過古代的煙火。「這樣啊,」 他神秘的笑了笑,道:「那放煙火那天我帶你去一個地方,那裡看煙火是最棒的。」看他一臉愉悅的表情,不知不覺中我也被他感染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30 / 227)

「我看有事的不是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個冷冷的聲音從身邊傳來,我冷不妨被嚇了一跳,猛一抬頭,這才發現齋藤一不知什麼時候幽靈般的站在我們身邊了。我輕拍着自己胸口連聲道:「齋藤先生,你怎麼像個鬼似的突然出現,這樣容易出人命哦。」
他沒有回答我,只是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我被他的目光看得有些髮毛,難道他察覺到什麼了?時尚書屋
走出巷子,我和總司有說有笑的走在前面,齋藤在後面離我們五六步遠的地方緊跟着我們。時尚書屋
一陣冷風迎面吹來,總司立刻低低的咳嗽了幾聲。我心裡微微一顫,繼續笑着道:「新年很快就要來了呢。」
一說起這個,總司笑得更加燦爛,道:「嗯,你知道嗎,每年新年的時候,京都府會在隅田川河附近舉行煙火表演,漂亮極了,對了,你見過煙火嗎?」
「我,我沒見過。」
我低低道。我可沒撒謊,我的確沒見過古代的煙火。時尚書屋
「這樣啊,」 他神秘的笑了笑,道:「那放煙火那天我帶你去一個地方,那裡看煙火是最棒的。」
看他一臉愉悅的表情,不知不覺中我也被他感染了,我點了點頭,「好啊,你別忘了哦。」
我也露出一個神秘兮兮的笑容,道:「我還會有新年禮物要送給你,如果你乖乖的話。」
他一聽,就看著我一直笑,笑得那樣無邪透明溫暖脆弱。時尚書屋
-
離新年的日子越來越近了,近江屋的生意也比往常要更忙,店裡基本都是阿菊一個人在忙,她的丈夫竹下經常不在店裡。時尚書屋
這天夜晚,天氣格外寒冷,只聽見外面風聲凜冽,店裡反常的沒有一個客人,竹下先生像往常一樣不在家裡,阿菊和我閒聊了一會後,準備打烊休息。時尚書屋
正當我收拾桌子的時候,她忽然彎下腰痛苦的呻吟起來,我一驚,趕緊扶著她,問道:「怎麼了,阿菊?」
她的額上已經滲出一層冷汗,低聲道:「我,我肚子疼得厲害。是,是老毛病了。「她掙扎着站起身來,在一個木盒裡翻些什麼,翻了一會,臉色一變,道:」 糟糕,藥已經吃完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什麼藥?我替你去買。」
我介面道。時尚書屋
她面露難色,道:「已經這麼晚了,算,算了。」
看她疼痛難忍,倒有幾分像胃潰瘍之類的毛病,我扶她在內房躺下,道:「我去買,你等着我,沒事的。「她猶豫了一下,道:」 謝謝你了,只要你和松尾先生說是近江屋的阿菊,他就知道了。「
我點了點頭,朝她笑了笑,匆匆跨出門外。時尚書屋
那間藥屋在八條,以前在那裡買過川貝。所以我很熟悉。時尚書屋
夜晚的京都的確寒氣逼人,剛一出門,我就被凍得打了一個哆嗦。趕緊把衣服裹得更緊,快步向前走去。時尚書屋
在快到了藥屋時,隱隱看見藥屋樓上的紙窗上映照出幾個人影,心中一喜,看來老闆還沒有睡。正想繼續往前走去,忽然看見幾個人以極快的速度包抄了這裡,周圍很暗,我看不清是什麼人,以防萬一,我立刻側身躲在隱蔽處看著他們,只聽一個暗沉的聲音低低響起:” 長州派來的那些奸細今晚都在這裡聚會,等一下如果有反抗者,立刻斬殺!” 我震驚的捂著了自己的嘴,以免發出聲響,這個聲音,不是魔鬼副長的聲音嗎?他們在執行任務?居然是這間藥屋?時尚書屋
幾個人影迅速的蹬開移門,閃電般的持刀衝了進去。屋裡立刻傳來了慘叫聲,刀劍交刃的聲音,還有
-刀劍紮在身體內的撲撲聲,白色的紙窗上猶如潑畫一般,盛開了一朵又一朵,一片又一片血色的花,在昏黃的燭光下益發顯得詭異而恐怖。時尚書屋
此時此刻,他們全都化身為鬼了吧……
噹的一聲,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衝了出來,隨後又衝出了幾人,其中一人出手極快的在他背上猛砍了一刀,就在這時,月亮不知什麼時候鑽了出來,在月光下,我清晰的看見了那幾個身穿淺蔥色羽織的新撰組隊員,魔鬼副長,齋藤一,平間三郎,還有
總司。在那男人身上加了致命一刀的是平間三郎,那男人倒並沒有立刻倒下去,反而抬起頭,不甘心的瞪着雙眼望着遠方,艱難的說道:「只,只有維新,日本,日本才能有未來……才能擺脫,亡……亡國的命運啊……」
他忽然一個轉身,掙扎着從懷裡掏出一個布袋,用最後一口氣,對著三郎道:「平,平間先生,我,我不怪你,請,請把這個代我交給阿菊。」
在那男人倒下去之前,我藉著月光看清那名男子的臉,大驚失色之下終於忍不住輕呼一聲,那個男人,居然是阿菊的丈夫竹下先生!原來他是長州蕃的維新志士!
一聲輕呼剛出口,我就感覺身子一輕,被人一把從暗處提了出來。時尚書屋
「小隱!」 總司吃驚的瞪着我,臉上失去了慣有的笑容。時尚書屋
「怎麼又是你。」
齋藤的臉上也閃過一絲詫色。唉,我怎麼知道,為什麼每次都碰上這種事。時尚書屋
把我拎了出來的土方一見是我,手下不自覺的一鬆,充滿戒備的眼神也稍稍緩和了一點,
「你怎麼在這裡?」 他冷聲問道。時尚書屋
「我替阿菊來買藥。」
我一邊說,一邊同情的看了已經死去的竹下一眼,不禁有些傷感,該怎麼和阿菊說呢。時尚書屋
我又看了一眼三郎,往日開朗的三郎手握那個布袋,一直獃獃的站在竹下的屍體旁邊,喃喃道:「怎麼偏偏是他,怎麼偏偏是他……」
「扔了它。」
齋藤冷冷道。時尚書屋
「不,」 三郎飛快的把布袋放入懷中,「這是他讓我交給阿菊的,我不能拒絶。」
「這樣阿菊不就知道是你殺了他丈夫嗎。」
土方斂色道。時尚書屋
「本來就是我殺的,總之這樣東西我一定要親手交給阿菊,你們誰也別說了!是我殺了她的丈夫!難道連這個小小的要求都不能答應嗎!」 他一反常態的吼道。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