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33 頁


吃着剩下的蛋撻,在他準備吃第2個時,我適時的阻止了他,算了,不能再虐待美少年了……「 砰!」一聲巨響,一道五顏六色的煙火在空中綻放,猶如盛開在半空的金菊,姿態優雅的在空中划出無數道華麗的軌跡,慢慢隕落。” 砰!” 又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33 / 0)

聽著他的話,我的心裡忽然難受起來,明年這個時候,恐怕大部分人都不在了……死去的固是勇者,而活着的人卻要背負着痛苦和逝者的夢想,獨自走着漫漫長路。拋棄了過去,亦看不到未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 對了,嘗嘗我的手藝哦!」我不願再去多想,趕緊獻寶似的把食盒打開,
「什麼奇怪的東西。」
土方皺了皺眉。時尚書屋
「是用鷄蛋做的,叫做蛋撻,嘗嘗啦。」
我熱情的招呼了半天,只有總司猶豫着拿起了一個,剛咬了一口,就很不客氣的吐了出來。「好怪!」
「 你,不想吃就直說好了。」
我氣得一手奪過他手裡的蛋撻,我做的真有那麼難吃嗎。誰知他又飛快的奪了回去,瞪了我一眼,道:「我又沒說不吃!」
有總司做榜樣,無論是齋藤,還是土方,後藤,任我說破嘴皮他們也不肯嘗一下了。時尚書屋
眾人都用同情的眼光看著總司勉為其難的吃着剩下的蛋撻,在他準備吃第2個時,我適時的阻止了他,算了,不能再虐待美少年了……
「 砰!」一聲巨響,一道五顏六色的煙火在空中綻放,猶如盛開在半空的金菊,姿態優雅的在空中划出無數道華麗的軌跡,慢慢隕落。” 砰!” 又是一個,響聲逐漸頻繁起來,妖嬈多姿的煙火立刻吸引了大家的目光。騰空而起的美麗煙花照亮了京都的夜空,也照亮了所有的這些人。時尚書屋
「快看,小隱!」 總司興奮的指着空中喊着,活像一個天真的孩子。時尚書屋
隨着煙火一個接一個的綻放,總司的笑容越來越燦爛,在漫天煙火的映照下,更是散髮着奪目的光彩。時尚書屋
總司的26個年頭,不也正像一場絢爛的煙花,須臾消散。時尚書屋
看著溫柔的微笑着欣賞煙花的總司,想到他注定的結局,我不禁潸然淚下……
「怎麼了?」 總司忽然驚訝的問道,我這才發現不知不覺已經淚流滿面,忙擦了一下眼淚,道:「沒什麼,第1次看到這麼美的煙火,好感動哦,你看,我都感動的流淚了。」
目光掃過齋藤,他正若有所思的看著我,不由心裡一驚,忙收回目光。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又笑了起來,輕輕說了聲,「笨蛋。」
也不知是有心和無意,他的手輕輕覆在了我的手背上,柔聲道:” 明年也一起看煙火吧。「我看著他,他抬頭望着天空,嘴角帶著一絲淺淺的笑容。我的心,好像被石頭壓着,就快要喘不過氣來,總司,永遠看不到明年的煙火了……
如果可以,我也想

改變總司的命運……

意外

年後的京都,局勢似乎越來越緊張了,倒幕軍要攻來的消息傳遍了街頭巷尾,人人自危,生怕開戰,這期間,新撰組的隊員似乎都更忙了,只有三郎,還是雷打不動的隔三岔五就來近江屋幫忙,噓寒問暖,我漸漸發現,阿菊儘管還是不怎麼答理他,但看著他的眼神似乎柔和起來了。時尚書屋
三郎誠心誠意的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的歉意,阿菊也有點被感動了吧。時尚書屋
而且連阿菊也沒有料到,她居然懷孕了,按時間推算是她丈夫出事前不久懷上的,才兩個多月,還顯不出來,這件喜訊給了阿菊很大的安慰,她的笑容也逐漸多了起來。時尚書屋
一月末的時候,終於下起了大雪,大雪下了整整三天,京都似乎變成了一座銀白色的雪之都。時尚書屋
總司的咳嗽越來越厲害,偶爾和我獨處的時候,也是咳個不停。時尚書屋
除了長州蕃的人,最近又有高台寺黨蠢蠢欲動,總司也執行了好幾次斬殺他們的任務。時尚書屋
二月初四是日本的立春,因為答應了總司,所以我早早就去了他們的屯所。一到那裡,總司就帶我到房裡,打開所有門窗,笑嘻嘻的給了我一大把豆子,讓我跟他們一起喊,鬼出去,福進來,一邊撒豆子。時尚書屋
土方,後藤,齋藤等一大幫人都在一旁微笑着看著我們。時尚書屋
這是日本春分的習俗,總之也是驅鬼祈求吉祥的意思。我也覺得很有趣,撒着豆子,喊了起來:” 鬼出去,福進來!鬼出去,福進來!「
心裡又有點好笑,我學了這麼久通靈術,可從沒聽過鬼是怕豆子的。時尚書屋
「小隱,今天如果吃掉和年紀相同的豆子,就會有好運哦,你今年是十九歲吧,快點吃。」
總司笑着又給了我一把豆子。時尚書屋
「 哦!」我很是高興的拿起一顆豆子就往嘴裡放,剛吃了兩顆,就見總司忽然臉色蒼白,猛的彎下腰劇烈的咳嗽起來,還來不及用手摀住,就哇的噴出了一大口血,鮮紅的血在瑩白的雪地上化開了痕跡,格外觸目驚心。在大家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總司又吐了幾大口血,一滴一滴的鮮紅猶如血色的櫻花綻放在雪地上。我獃獃的站在那裡,只聽見豆子一顆,一顆從我手中掉落在地上的聲音,我從沒見過總司像今天一樣吐這麼多血……
土方和後藤立刻上前扶住了他,總司抹了一下嘴角的血絲,微微一笑,道:「我沒事。」
「這還是沒事嗎,你都吐血了,怎麼會這麼嚴重!難道沒有看醫生嗎!」 土方完全沒了平時的冷靜。時尚書屋
「不,不用擔心,我真的沒事。」
總司還是笑着安慰土方。時尚書屋
「你到底得了什麼病!」 土方焦急的問着,他望着雪地上的血跡,忽然臉色一變,啞聲道:「難道是……」
「是勞咳。」
旁邊的齋藤忽然插了一句。他的臉上沒什麼表情,眼底卻浮起一絲悲傷。我震驚的望着他,原來他早就知道了……
齋藤的話一出口,眾人的臉色全變了,
「勞咳,是那種紅色絶症嗎。」
後藤喃喃道。時尚書屋
「怎麼會!不可能!」 永倉新八撲了上來,緊緊抓住總司的肩膀,滿眼含淚,「不可能,總司還那麼年輕,怎麼會生那種病!」
「對,對不起,讓大家擔心了。」
總司還是那樣溫柔笑着,笑容中又帶著一絲不安,是讓大家擔心的不安。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