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39 頁


鬼所在的血族共分為十三個族類,Tremere一族是血族中的另類。由於這個族群的血統與其他血族有很大不同,他們最初成員是一群魔法師,由於發現了一些魔法而掌握了吸血的能力,所以他們是血族中擁有許多魔法的一族。而Setit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39 / 0)

司音點了點頭,道:「這個女孩的前世中有一世就是那些被害女孩中的一員,叫做朵拉,可能是遭受了什麼酷刑,死的十分痛苦,所以記憶深處一直隱藏着對血的恐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麼,唯一的方法是回到那個時代,把那個女孩救出來,對不對。」
我感到自己的聲音有點缺乏底氣,中世紀的東歐,可是吸血鬼猖狂的年代……
司音思索了一下,看著我道:「如果你有問題,可以等飛鳥回來,把這個委託教給他。」
「還是讓我去吧。」
我只是遲疑了幾秒鐘,就乾脆的答應下來,「難道那些通靈術是白學的嗎,什麼吸血鬼,我才不怕。要是敢惹我,我就把他們全部封印起來。」
「一般的吸血鬼沒有問題,不過要小心血族中的 Tremere一族和Setites一族,一旦碰到這兩族,要立刻躲避,知道嗎。」
我點了點頭,吸血鬼所在的血族共分為十三個族類,Tremere一族是血族中的另類。由於這個族群的血統與其他血族有很大不同,他們最初成員是一群魔法師,由於發現了一些魔法而掌握了吸血的能力,所以他們是血族中擁有許多魔法的一族。時尚書屋
而Setites一族更是不可小視,他們起源於賽特-埃及的夜與黑暗之神,Setites一族一直在努力把世界拉向黑暗以促使賽特復甦。他們使用毒品在內的種種手段誘使其他血族或人類墜落,事實上現代海地的一些黑社會以及中東的幾個恐怖組織就在Setites控制之下。時尚書屋
血族,在今天仍然存在着。時尚書屋
「放心吧,師父,我一定會完成任務的,只要救出那個叫朵拉的女孩不就行了。」
我笑了笑道,心中更多的是被好奇代替了,雖說偶爾看見深夜遊蕩在熱閙人群中的現代血族,但古代的血族不知道有什麼不同……
其實吸血鬼也算是一種靈吧,鬼魂和吸血鬼的區別就來自于此,鬼魂是不屬於肉體軀殼的精神物質,而吸血鬼是附體的幽靈,是被從遺棄的世界裡出來的惡靈所佔據的身體。所以是屬於邪惡的異靈。時尚書屋
「說實話,我還真是有點不放心。」
司音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溫和。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別小瞧我了,你看,上次呼喚惡靈出來,我還不是把它又收了。」
我笑咪咪道。時尚書屋
「你還敢說。」
司音伸手輕輕拍了一下我的額頭,紫色的眼眸中有絲淡淡的笑意,銀色的眼眸內卻是依舊嚴肅的神色。時尚書屋
「小隱,除了救出要救的人,千萬不要再多管閒事了。」
他沉聲道。時尚書屋
「我知道,可是還有那些受害的女孩呢?」 我忍不住道。時尚書屋
「那是她們的命運,我們無權更改。我們所能做的就是一件事,改變委託人的命運。其他人,全都不關我們事。」
司音的眼神恢復了原有的冷淡。時尚書屋
「明白了……」
我不情不願的應了一聲。時尚書屋
第2天,我又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要帶的東西,以防萬一,也帶上了山楊木所做的細木頭,把它們削成了筷子似的形狀,前端削尖,用它刺入吸血鬼的心臟部位,就能殺死他們。不過不到緊要關頭我還是不想動用這些。時尚書屋
司音的眼眸中似乎閃過一絲擔憂,那絲擔憂的神色只在他眼中停留了半秒鐘,便又恢復常色,開始送我前往十七世紀的匈牙利。時尚書屋
==========================
我一睜開眼,不由抱怨了一聲,司音怎麼總是挑晚上的時間把我送過來,其他地方也就算了,這裡可是吸血鬼多多的中世紀東歐啊。看來以後要讓他算好時差再送。時尚書屋
我打量了一下周圍,好像是一片森林,風聲吹過,林子裡發出一陣一陣樹葉震動的唰唰聲,好像有許多人同時搖着樹枝,遠處時不時傳來貓頭鷹淒厲的叫聲,風聲過後,林子裡又忽然安靜下來,寂靜的可怕。時尚書屋
我往前走着,心裡還是有點髮毛,大約走了十來分鐘,前方似乎快走到盡頭了,看來這座森林也不是想象中那麼深,樹枝與樹枝間的空隙也寬闊了許多,我撥開樹枝,向前望去,不遠處,在眾多荊棘和薔薇的環繞下,高高矗立着一座紅頂白牆的哥特式城堡,尖尖的頂直衝雲霄,月光傾瀉如水,給城堡籠罩上了一層如夢似幻的銀色光環,遠遠望去,讓人懷疑是誤闖進了浪漫的童話世界,公主的城堡。時尚書屋

但是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裡應該就是吸血女伯爵
巴托里夫人的塞依特城堡。時尚書屋
我凝望着城堡,心中思緒如麻,眼前這座華麗的城堡下隱藏了多少美麗少女的屍骨呢……

紫眸少年

眼下這個情形,似乎只能夜宿森林了,比起那座恐怖的城堡,我還是更樂意在這裡將就一夜。想到這裡,我轉過身往後走了一些路,找了一棵大樹,在大樹周圍布上結界,這樣如果有惡靈想攻擊我,也不是那麼容易。靠着樹幹,倦意漸漸襲來,我慢慢閉上了眼睛,還是先睡一會,別的事明天再說吧。時尚書屋
待我再次睜開眼睛,已經是第2天天亮,不由暗暗一喜,還好,無驚無險過了一晚。我站起身,撤去了結界,抬眼望去,不遠處有一條清澈的小溪,趕緊加快腳步,走到小溪邊,用手掬起水往臉上就撲,清涼透徹,感覺臉上的毛孔全都張開了,好舒服。我乾脆脫了鞋子,襪子,把腳浸在小溪裡,踢着水花,哼起了小曲,正好在這裡想想下一步該怎麼做。時尚書屋
溪水中的小魚不時游過,觸碰着我的腳踝,又癢又麻,在暖暖的陽光下,我好像又想睡了。時尚書屋
就在這時,我感到後面的樹從中樹葉沙沙作響,好像有人。我沒有回頭,只覺得身子一下子就僵硬起來,但還是穩了穩有些緊張的心情,大聲道:「什麼人,出來!」
樹叢中一下子寂靜無聲,這下我更確定是有人,若是動物,根本聽不懂我的話,也根本不會停下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