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58 頁


合。「渡靈蓮花造成的傷口是永遠不能痊癒的,如果刺進你的身體,就會迅速的沒入皮膚,一直游離到你的心臟,你還要再來一次嗎?」 飛鳥把手一揮,所有的花瓣有飛了回去,重新集結成一個圓球。撒那特思看了一眼傷口,冷冷道:「我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58 / 0)

飛鳥倒退了幾步,忽然從懷裡掏出一個金色的圓球,只見他默念了幾句咒文,圓球忽直飛撒那特思而去。看他拿出這個圓球,我也是大吃一驚,這個圓球,我認得,是司音手中的三件法器之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動明王渡靈蓮花。除非有特殊情況,司音是不會使用這三件法器的,論殺傷力,以不動明王渡靈蓮花為最末,但它的殺傷力,依舊是不可小看的。飛鳥,竟然要動用這個了嗎?是司音默許的嗎?時尚書屋
那圓球開始急速旋轉,只聽啪答一聲裂成了一朵蓮花,一時金光燦爛,映照的夜空如同白晝,撒那特思身子一震,舉手擋著了刺眼的光芒,片片金色花瓣忽然自動脫落,猶如尖刀一般直飛撒那特思。時尚書屋
「撒那特思!」 我失聲喊道。時尚書屋
他立刻轉換身形,雖然閃避及時,但其中一片蓮花瓣還是擦破了他的手臂,殷紅的鮮血,從傷口處流了下來,令人吃驚的是,他的傷口沒有自動癒合。時尚書屋
「渡靈蓮花造成的傷口是永遠不能痊癒的,如果刺進你的身體,就會迅速的沒入皮膚,一直游離到你的心臟,你還要再來一次嗎?」 飛鳥把手一揮,所有的花瓣有飛了回去,重新集結成一個圓球。時尚書屋
撒那特思看了一眼傷口,冷冷道:「我不會讓你帶走她。」
「好,那我今天就收了你吧。」
飛鳥臉色一斂,金球直飛撒那特思而去,金球並沒有裂開,只是重重的擊中了他的胸口。時尚書屋
「厄。」
只聽他低呼一聲,捂着胸口跌坐在地上。時尚書屋
「接下來,是最後一下了。」
金球又回到飛鳥手中,在他手中快速旋轉,似乎隨時會飛了出去。時尚書屋
「不要,住手!」 我終於忍不住大喊道,「飛鳥,不要傷害他,不要傷害他!」
金球漸漸的停了下來,只見飛鳥嘴角一揚,道:「就知道你會說這句話。」
「你,」 我楞了一下,又道:「快撤掉結界!」
飛鳥猶豫了一下,
「快一點,他已經受傷了!」 我焦急萬分。時尚書屋
飛鳥用手指了我一下,周圍的壓迫感消失,我立刻飛奔到撒那特思身邊,
「你沒事吧?撒那特思?」我急切的察看他的傷口。時尚書屋
「死不了。」
他低聲道,默然了一會,忽然淺淺一笑,道:「隱,你並不討厭我,你還是關心我的,對不對?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盯着他的眼睛,輕聲道:「撒那特思,我承認,我也許真的有那麼一瞬間為你心動,但是我是人類,你是血族,我們的結合根本是不可能,也是錯誤的,我也說過我不希望整天在黑暗中度日,以鮮血為生,縱然有了永生,卻失去了太陽,這樣的永生,我不稀罕。即使是短暫的生命,我也希望能和相愛的人在陽光之下自由的生活,和孩子們在廣闊的大自然裡嬉戲,這一切我所真正想要的,撒那特思,你都不能給我。」
撒那特思的身子一震,臉色黯淡。時尚書屋
「陽光,對你真的這麼重要嗎?」他喃喃道。時尚書屋
「很重要,沒有陽光,就像魚兒離開水,鳥兒離開天空,而且
-我也根本不是這個時代的人。」
我繼續說道。時尚書屋
他猛的抬頭看著我。時尚書屋
「我是來自400多年後的時代,你上次問我為什麼來到這裡,我今天就告訴你,是因為我穿越時空來到這裡完成我要完成的任務。」
他似乎沒有想象中的驚訝,只是低聲道:「怪不得,你是那樣特別。」
「如果你真的那麼喜歡陽光,那麼,能否以人類的身份和我在一起?」” 他銀色的長髮隨風而舞,神色落寞,似乎是掙紮了半天才作出的讓步。時尚書屋
「她一定要回去,「還不等我回答,飛鳥就接了上來,他的神情份外凝重起來:「如果她不回去,停留在不屬於她的時空,那麼在這一世結束後,她的靈魂就灰飛煙滅,永遠消失在天地之間。」
撒那特思的臉色大變,盯着我道:「是真的嗎?」
我緩緩的點了點頭,的確,如果一個人停留在不屬於她的時空,她就不會再有投胎轉世的機會,所以這也是我和飛鳥每次任務結束,必須回到現代的原因,我們永遠都不可能為誰停留。時尚書屋
「總之,我是一定要帶她回去,如果你是真的喜歡她,就不要這麼執着了。她根本不屬於這裡。」
飛鳥微笑着說道。時尚書屋
撒那特思的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他牢牢盯着我,冰的藍色由淺及深,又由深及淺,悲傷,憂鬱,失落,不捨,直至回歸到我所熟悉的溫柔。時尚書屋
「陽光,究竟是怎樣的感覺?」 他忽然輕聲問道。時尚書屋
「你想知道嗎?」
「但是
-只要接觸到陽光我就會消失……」
「陽光的感覺,就是這樣……」
我伸出手,將他緊緊擁入懷中。時尚書屋
「……是溫暖的……」
他的臉深深的埋在我的胸前,看不見他的表情,只聽到他的低語。時尚書屋
我的心,忽然隱隱痛了起來……
「該走了。」
飛鳥在我身邊催促道,撒那特思的身子一緊,緩緩放開了我。時尚書屋
「撒那特思,這個,我該還給你。」
我說著,便要取下那串項鏈。時尚書屋
「不要取下來。」
他的臉上浮起一絲略帶苦澀的笑容,「至少,看見它,你或許不會那麼快忘記我。」
「撒那特思……」
我的鼻子已經開始發酸了。時尚書屋
他忽然笑了起來,揉了揉我的頭髮,道:「現在改變主意還來得及,成為血族的人吧。」
「我……」
「我」 字還沒說完,就被飛鳥拎了過去。時尚書屋
飛鳥已經在身邊呼喚了司音,我們手上的水晶手鏈開始煥發出絢麗的光芒,我的身體,漸漸的熱了起來,彷彿火燒一般的熟悉感覺,馬上,馬上就能回去了……
「隱,我一定會再找到你!一百年,一千年,我一定會找到你!」 撒那特思掙扎着站了起來,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悲傷……
我閉上了眼睛,不敢再看他一眼,再看一眼,也許我的心……又痛了……
撒那特思,保重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