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7 頁


「信哥哥,今日你不是要上朝和大王商議征討叛軍的事情嗎?」 茗顏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是……不過……」 李信有些支吾。「唉,小姐,他這是想見你一面。」 這都不明白嗎,我忍不出插嘴道。兩人的臉一下子都紅了,嘴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7 / 0)

一聽到這句話,茗顏眼中笑意更濃,臉上飛快的浮起了一絲紅暈。轉廊處很快出現了一個高大的人影,「阿顏!」 那男子一邊喊着一邊快步走了過來,這個男人就是阿保機的前世嗎?我帶著一絲好奇仔細的盯着漸漸走近的李信。他身着一襲暗紅色雀紋深衣,金綫浮雲袖邊,眉目英挺,神采奕奕,高貴之中帶著幾分陽剛之氣,英姿颯爽,一看就是武家之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信哥哥,你來了。」
茗顏滿眼是抑制不住的情意,兩人相視一笑,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望着他們,我忽然感到一種幸福的感覺,打心眼裡為他們高興,畢竟在這個封建社會,像他們兩情相悅的配偶簡直是少之又少。時尚書屋
「信哥哥,今日你不是要上朝和大王商議征討叛軍的事情嗎?」 茗顏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
「是……不過……」
李信有些支吾。時尚書屋
「唉,小姐,他這是想見你一面。」
這都不明白嗎,我忍不出插嘴道。時尚書屋
兩人的臉一下子都紅了,嘴角卻是掩不住的笑意。時尚書屋
「大哥,該去上朝了,時辰已經不早了。」
一個溫和的男聲從轉廊拐角處傳來,尋聲望去,一位身着紫色朝服的男子出現在眾人眼前,相比起李信,這位男子年紀更輕,膚色白皙,眉目和李信有幾分相似,應該說比李信更為秀雅,但同樣高貴的氣質中卻是帶了幾分溫潤之氣。時尚書屋
「越哥哥!」 茗顏見到他也是十分欣喜。時尚書屋
越哥哥?那麼眼前這位就是造成李信和茗顏三世情劫的始作俑者
李越了,可是看他的樣子,實在是不能和一個性犯罪者聯繫起來,莫非此人有雙重性格,或是深藏不露?我不由搖了搖頭,人心難測啊。時尚書屋
「大哥,你和阿顏就快成夫妻了,怎麼還像個情竇初開的毛頭小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李越微笑着說道。時尚書屋
「越哥哥,你就不要取笑我們了。」
茗顏咬着嘴唇,臉上的紅暈越來越深。時尚書屋
「這個不分尊卑的弟弟,連大哥也敢取笑,以後等你喜歡上別人,到時就輪到我取笑你了。」
李信笑着,一掌拍在了李越的肩上。時尚書屋
「大哥,好痛!」 李越一邊揉着肩膀,一邊躲開。時尚書屋
三個人都笑了起來,看著眼前這一幕,兄弟友愛,情意無限,有誰能料到將來竟會變成那樣的悲劇呢……
一直觀察着李越的我,沒有漏掉他眼中一閃即逝的一絲悲哀。時尚書屋
咸陽城(二)
就這樣在茗府不知不覺已經住了六七天,離李信出征的日子只有十來天了,每日臨上朝前,李信必定會先來茗府看一眼茗顏,每次也必然是李越出現催促他上朝,經過我的連日觀察,看來他也喜歡茗顏這件事不假,偶而從他眼神中流露出來的失落和痛苦倒着實令人有些同情,但後來又怎麼會完全失去了理智呢?時尚書屋
自來了秦國後還沒有好好看看這裡的一切呢,反正現在李信還沒有出征,今天趁着出外替茗顏選購胭脂的藉口正好逛一逛咸陽城。時尚書屋
剛踏出府外,迎面而來清新的空氣不由令人心情舒暢,我行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好奇的東張西望,這畢竟是我第1次穿越嘛,哪像飛鳥,已經穿得麻木了。時尚書屋
噠噠噠,身後忽然又傳來一陣馬蹄聲,我為什麼要用個又字?難道,莫非,沒這麼巧吧,我剛回過頭,就見一人策馬疾馳而來,路旁行人紛紛躲讓,我的氣又開始有點不順了,是哪個混蛋在城裡還這麼快的速度,簡直就是擾民。我從懷裡掏出了定身咒,這次不聽師父的了,至少給那個混蛋一點教訓。時尚書屋
剛默念了兩句咒文,忽然聽見一聲驚叫,「那個孩子!」 我一眼望去,一個三四歲的小男孩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跑到了路中央,那馬眼看著就快踩到他了,我心中一急,也管不了這麼多了,以最快的速度衝了過去,一把抱起他,一邊迅速的唸完那兩句咒文,就在馬蹄離我腦袋只有幾公分的時候,「啪!」 一聲,終於趕得及貼上了定身咒,高大的黑馬一下子就停了下來。時尚書屋
「小雲,你沒事吧?」 一位少婦滿臉焦急的衝了過來,猛的抱住我懷裡的小男孩,連聲道謝,我放開手,噌的站起身來,衝著馬上的人正要大罵,在看清他的容貌之後,不由愣在了那裡。怪不得我用了個又字,真的就有那麼巧!
那雙幽黑狹長的眼睛,一襲黑色深衣,不就是上次讓我搭了順風馬的男人嗎?不過此時那雙清冷的眼神中似乎有些微詫,也許他也料不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吧。時尚書屋
「文正……」
我忽然想起了他的名字。時尚書屋
「葉隱?」 原來他也沒忘記我的名字。「這是怎麼回事?」 他似乎對於馬的突然靜止有些摸不着頭腦。時尚書屋
我趕緊蹲下身,迅速扯去符咒,馬兒似乎也摸不着頭腦,只是低低嘶鳴一聲,居然沒有繼續跑。我的目光掃過他的手,發現他的手緊緊勒着繮繩,心中又略略有些釋然,看來這個人還不是那麼壞,至少他還知道懸崖勒馬。時尚書屋
「什麼怎麼回事,幸虧你及時勒馬,才沒有傷到那個孩子。」
我趁機推到了他身上,又道:「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
他的臉色發青,隱隱含着一股怒氣。他看著我,忽然一伸手,把我拎上了馬,雙腿一夾馬腹,往城外疾馳而去。時尚書屋
「喂,你做什麼啊!」 這下子輪到我摸不着頭腦了,難不成要把我扔回原來的地方嗎?時尚書屋
他一言不發,只顧策馬往前,也不知顛了多久,直到到了一片雜草從生之處,他才勒住了馬。馬剛停下,我就跳了下來,我可不想跑得更遠了,他也翻身下了馬,一聲不響的坐在了一塊石頭上。下馬的時候我看見他的手掌內側很紅,想來是剛纔使勁勒馬的緣故吧,頓時心中氣消了不少。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