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79 頁


,我必須回去,我不屬於這裡。」 為什麼,我總是要不停得重複着這些讓人難受的台詞。他的臉色開始發青,一個箭步衝了過來,牢牢抓住我的手,怒道:「不許回去,我不許你回去!」他的眼神凌亂,忽然又一把抱住我,下巴在我的頭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79 / 0)

「殺敵者,快放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心裡又有些驚訝,難道它察覺到我要離開了嗎?時尚書屋
殺敵者鬆了口,在下一秒忽然對著我大聲吼叫起來,高亢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夜晚聽起來格外刺耳,我也沒多想,直接就摀住它的大嘴,急道:「不許叫!你想把拉美西斯吵醒嗎!」
「為什麼怕我被吵醒?」 一個冷冷的聲音從我的身後傳來,我的身子一僵,緩緩的回過頭去。時尚書屋
拉美西斯正斜倚在寢宮門口,一臉困惑的看著我。時尚書屋
他的目光掃過我的穿著,直視着我道:「隱,你怎麼穿成這樣?」
我咬了咬牙,道:「我穿成這樣,是因為
我要回去了。」
「什麼?」他臉色一變。時尚書屋
「對不起,拉美西斯,我,我必須回去,我不屬於這裡。」
為什麼,我總是要不停得重複着這些讓人難受的台詞。時尚書屋
他的臉色開始發青,一個箭步衝了過來,牢牢抓住我的手,怒道:「不許回去,我不許你回去!」
他的眼神凌亂,忽然又一把抱住我,下巴在我的頭頂上重重的蹭着,啞聲道:「告訴我,隱,怎樣才肯留在我身邊,告訴我,我不許你回去,我不會允許你回去的。」
他的身上那陣棕櫚葉夾雜着陽光的味道又傳入了我的鼻端,我再三對自己說,這只是一個任務,這只是一次普通的告別,只是,為什麼,這一次我的心這樣痛……
「我,我一定要走。」
我掙扎說了這句話,
他的眼中閃過一絲暴戾的神色,猛的抓住我的肩膀,道:「聽著,我不會讓你走,絶不,哪怕用強迫的方法,我也要把你留下。」
「那麼,拉美西斯,對不起了……」
話音剛落,我已經把定身符貼在了他的身上。”
笨蛋!你在做什麼!「他怒道。時尚書屋
「你忘了嗎?我可是神的使者,你是攔不住我的。」
我儘量想說得輕鬆點,心裡卻更加壓抑。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沒有再說話,只是望着我。時尚書屋
「隱,你真的就這麼討厭我嗎?」 拉美西斯漸漸的從最初的震怒中慢慢平靜下來,他的眼中神情難辨。時尚書屋
討厭?怎麼會……我退後了幾步,扭過頭,不再去看他,開始呼喚司音。時尚書屋
「你就真的這麼討厭我嗎?」 他又問了一遍,這次的語氣帶著一絲悲傷。時尚書屋
我手上的水晶開始發光,忍不住又抬頭看了他一眼,他那子夜般的黑色雙眸中是我從不曾見過的悲哀。時尚書屋
心,又揪了起來,一陣一陣難受的感覺從內心深處湧了出來,我終於再也忍不住,跑上前一頭紮進他的懷裡,哽咽道:「 拉美西斯,我不討厭你,我一點也不討厭你……可是,我一定要走,我一定要走的。」
他一直沒有說話,我只能聽見他的心跳得越來越急促,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然,不然我真會捨不得離開的。趁我還沒有陷進去,趕快離開這裡。時尚書屋
我趕緊離開了他的懷抱,又往後走了幾步,水晶的光暈越來越大,我的身體也開始發熱,
「隱,」 他忽然開口了,「我不知道你的國家到底在哪裡,我也阻止不了你離開,但是,你要永遠記住,喝過尼羅河水的人,不管離開埃及多遠,都會再次回到埃及。」
他深深的凝視着我,柔聲道:「所以,我會等着你,等着你再次回到埃及,回到我的身邊。」
我的眼眶好像有什麼溢了出來,眼前一片模糊,已經看不清拉美西斯的臉,「我,我喜歡埃及,好喜歡好喜歡,我也喜歡擁有埃及的拉……」
還沒有等我說完,水晶手鐲已經啟動,我的渾身被光暈包圍,意識漸漸消失了……
別了,我最喜歡的
埃及。時尚書屋
我應該沒有意識了,可是,眼淚,為什麼還流個不停呢……
=======================
再次醒來的時候,又回到了這個熟悉的前世今生茶館。時尚書屋
「小隱,你怎麼了?剛哭過嗎?」 飛鳥一見我的樣子就大驚小怪的叫了起來。時尚書屋
司音看著我,眼中閃過了一絲我看不懂的神色。時尚書屋
我揉了揉眼睛,擠出了一下笑容,道:「沒什麼,我哪有哭。」
「小隱,關於我提的出去旅行休息的建議,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司音的語氣格外的溫和。時尚書屋
旅行?也是,我現在這個樣子,也許旅行放鬆一下會比較好。時尚書屋
「好啊,」 我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那麼,想去哪裡?」 他問道。時尚書屋
我低頭望了一眼手腕上的黃金手鐲,不假思索的說道:「埃及,當然是
-埃及。」
「你不是剛去過古埃及嗎?」 飛鳥不解的問道。時尚書屋
「好吧,就去埃及。」
司音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下星期就出發。」
====================
現代埃及,開羅。時尚書屋
再一次踏上埃及的土地,我的心情難以言喻,耳邊似乎又迴響起拉美西斯的話語,喝過尼羅河水的人,不管離開埃及多遠,都會再次回到埃及。是的,拉美西斯,我來了,我又回到了埃及,只是,你已經不在這裡。時尚書屋
不,你還在這裡,此時的你,正靜靜的躺在開羅埃及國家博物館中……
明知會心痛,我卻還是忍不住走進了埃及國家博物館的大門。時尚書屋
透過玻璃展櫃,我再一次看到了那個被人稱為太陽之子的男人,乾癟的木乃伊絲毫沒有有損他王者的風範和安詳的氣度,他安靜的躺在那裡,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彷彿隨時都會睜開眼睛,微笑着對我說:「隱,留在我身邊,留在埃及。」
心,怎麼又痛了……
越來越多的人圍在了展櫃前,對著他指指點點,忽然,一個孩子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朵,「媽媽。他好可怕,好醜哦!」
我的心,彷彿被針紮了一下,我扭過頭,怒視着那個孩子,那個孩子被我的眼神嚇到了,頓時不敢再說話。時尚書屋
為什麼,那個太陽之子,那個偉大的埃及王,那個陽光般閃耀的男人,卻要被放在這樣的地方,被不相干的人指指點點,如果他的靈魂在這裡,是不是也會哭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