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84 頁


過她有一雙和公爵大人一模一樣的綠眼睛。」 杜蓮還在一邊笑咪咪的解釋,我狠狠白了她一眼,這該死的女孩,用了什麼該死的毒藥,居然讓我動都不能動。琉克勒茜和西澤爾原來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妹,不過就算異母,還是亂倫。可是,琉克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84 / 0)

「嘻嘻,這有什麼難的,比變形術簡單多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杜蓮笑着走到我面前,雙手在我面前一揮,只見一道綠色的光閃過,我的眼睛只覺一熱,好像有什麼覆了上來,
睜開眼的時候,只見西澤爾正牢牢盯着我,冷酷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奇異的神色,
「怎麼樣,公爵大人,現在更像了吧?」
西澤爾沒有說話,忽然抓起了我的手,極其優雅的在我手背上吻了一下,「從今天起,你就叫做琉克勒茜。」
我徹底的混亂了,琉克勒茜,不就是他亂倫的妹妹嗎?怎麼變成了我?真正的琉克勒茜難道不在這裡?我又怎麼會像她?琉克勒茜不是意大利人嗎?時尚書屋
「怎麼可能,琉克勒茜不是你妹妹嗎,我怎麼可能會像她,我是東方人,長相完全不一樣呀。」
「你不知道嗎,琉克勒茜小姐的母親就是位東方人,所以她的長相併不像意大利人,只不過她有一雙和公爵大人一模一樣的綠眼睛。」
杜蓮還在一邊笑咪咪的解釋,我狠狠白了她一眼,這該死的女孩,用了什麼該死的毒藥,居然讓我動都不能動。時尚書屋
琉克勒茜和西澤爾原來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妹,不過就算異母,還是亂倫。可是,琉克勒茜在當時不是有名的美人嗎?說我像她,那麼我豈不是……要命,這個時候還在想什麼,我趕緊打住自己的胡思亂想。時尚書屋
「明晚,歡迎費拉拉大公伊斯特的舞會上,我需要你出席。」
他冷冷的吩咐道。時尚書屋
我輕輕哼了一聲道:「我憑什麼聽你的?」
他的臉上閃過一絲邪惡的笑容,「飛鳥。」
從他的嘴裡說出這個名字的一瞬間,我就妥協了,不管是不是肯定飛鳥在他手裡,我都不敢拿飛鳥來冒險。時尚書屋
「這才乖,我的
妹妹。」
他的眼中飄過一絲難以捉摸的神色。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看他就要走出房間,我忍不住又喊住了他,「等一下,就算死,死也要讓我死得明白,為什麼知道我會來找飛鳥,為什麼會找到我?又為什麼下毒?就算我和你妹妹像,在你見到我之前也並不知道吧,那麼本來你給我下毒又是為什麼?我哪裡得罪你了!」
他停了下來,微微側過身子看著我,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緩緩道:「得罪我的是
飛鳥。」
他的聲音冷若寒冰,眼眸中閃耀着極度憎恨的神色。時尚書屋
「姐姐,你的問題太多了。」
杜蓮一邊說著,一邊往我嘴裡塞了個藥丸。時尚書屋
我趕緊往外吐,那藥丸已經咕咚一聲滑到了喉嚨裡,完了,又不知是什麼毒藥,我先是一驚,隨後又有點無奈,反正已經中了毒,多幾種也無所謂了,說不定還以毒攻毒呢。”
等下你就可以動了,不過只可以讓你動的解藥,其他事情還是做不了哦。” 她笑嘻嘻的說著。時尚書屋
看著他們走出房門,我心裡越來越不安,看起來飛鳥得罪他的事好像不小,這樣的話,飛鳥不就凶多吉少了嗎?時尚書屋
想起杜蓮的話,我試着動了動手腳,果然可以動了,我連忙掏出符咒,試着施法,果然還是不行,我又試着召喚司音,也不行,我的一切,好像真的被封印了。時尚書屋
發了一會獃,我趕緊掏出了鏡子,一照,差點連下巴都掉下來,我那雙黑色的眼睛竟然真的變成了和西澤爾一樣的綠色,從來想過,眼睛顏色的改變對容貌的影響也會這麼大,比我原來的嫵媚多了,可是我好不舒服,好像覺得自己不是自己了,那麼美麗的綠色出現在我的眼睛中竟然是這麼恐怖的感覺,要命了,我擁有了一雙綠眼睛,是不是永遠都會變成這樣?我不要,我要我的黑眼睛……
飛鳥,司音,怎麼辦,我該怎麼辦?一個又一個奇怪的謎團出現在我的眼前,飛鳥,你到底在哪裡?難道真的在這個殘酷的男人手中?時尚書屋
===================
第2天晚上,歡迎費拉拉大公的舞會前,我站在一面雕花鑲金的大鏡子前,看著鏡子裡陌生的自己。時尚書屋
粉色的蕾絲禮服,銀色的緞帶,黑色的長髮被輕輕輓成典雅的髮型,一雙淺綠色的眼眸眼波撩人,鏡子裡的人是很漂亮,不過我知道,那不是我。時尚書屋
「姐姐,你真的很像琉克勒茜呢。」
那讓人憎恨的聲音又在我的耳邊響起。時尚書屋
我轉過頭,冷冷瞅着她,也不說話。時尚書屋
忽然想起了什麼,我又忍不住開口問道:” 你不是會變形術,自己變成琉克勒茜不就行了,何必要我冒充。”
她笑了起來,「我也想哦,不過……」
她沒有說下去,我卻猛然想起師父曾經說過黑魔法裡的變形術好像是有時間限制的,似乎只有兩個小時左右可以維持。時尚書屋
琉克勒茜,費拉拉大公,我不停的思索着這兩個名字,忽然全身一震,對了,費拉拉大公不就是琉克勒茜的第3任丈夫嗎?後來似乎也沒有逃出被西澤爾毒殺的命運。時尚書屋
那麼說來,難道是讓我冒名頂替嫁給那個費拉拉大公嗎?時尚書屋
「杜蓮,你是怎麼知道我會來找飛鳥的?」 我雖然討厭她,但心裡實在有太多疑問。時尚書屋
她又在那裡笑,「姐姐,你的問題好多。」
就在我以為她不會回答的時候,她出乎意料的說了兩個詞:「血-牌。」
血牌?我心裡暗暗吃了一驚,我也知道這種奇異的黑魔法,血牌占卜是一種極其靈驗的占卜方法,再用血牌占卜前,必須用自己的鮮血養血牌,聽說是用一把從未用過的匕首將一面鏡子劃破,然後,用鏡子 碎片,將自己的無名指劃破,將血滴到一塔羅牌上,每張最多只能滴3滴,等到已經可以不通過牌就能夠占卜的時候, 再一張張的燒掉牌, 同時與惡魔結下契約。時尚書屋
我似乎有點明白她是怎麼算出我的到來了……
但是為什麼要抓住我,給我下毒,我卻還是不大明白。時尚書屋
「準備好了嗎?我的
妹妹。」
這個聲音讓我沒來由的打了個寒顫,我站在原地沒有動彈。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