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89 頁


酒吧。「公爵還是不相信我嗎?」 我抬眼問道。他輕輕一挑眉,笑意更濃:「我從來不會相信任何人。」我也笑了笑:「你相信的是你的毒藥。」他盯着我,沒有說話。照今天這個情況,就算我不喝,他也一定會強迫我喝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89 / 0)

「既然你明白,我想我也不需要再重複一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看了一眼杜蓮,示意她離開。時尚書屋
我不喜歡單獨和這個男人獃在一起,他讓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壓迫感。時尚書屋
「既然這樣,我想我也可以告退了吧。」
我面無表情的說道。他頗為好笑的看了看我,道:「你好像很怕我?」
我抬起了頭,盯着他,一字一句道:「我不是怕你,我是討厭你。」
他愣了一下,忽然又笑了起來,低聲道:「過來。」
我站在原地沒動。他忽然站起身來,手持着酒杯向我走來,我的身體一陣繃緊,仍然一動不動。時尚書屋
「來,喝了它。」
西澤爾溫柔的笑着,笑得完全不像那殺人不見血的黑公爵,而更似一個縱溺的情人。時尚書屋
我望了一眼那血色的葡萄酒,胃裡一陣翻騰,如果我沒猜錯,這不是一杯單純的酒吧。時尚書屋
「公爵還是不相信我嗎?」 我抬眼問道。時尚書屋
他輕輕一挑眉,笑意更濃:「我從來不會相信任何人。」
我也笑了笑:「你相信的是你的毒藥。」
他盯着我,沒有說話。時尚書屋
照今天這個情況,就算我不喝,他也一定會強迫我喝,如果我沒猜錯,那個應該是一種慢性毒藥,西澤爾是怕我趁機逃跑,所以想用那個繼續控制我。不過眼下,似乎是出去找飛鳥比較重要一點。時尚書屋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拿過酒杯,一揚手喝了下去。時尚書屋
西澤爾滿意的看著我喝下酒,輕柔的撫摸着我的頭髮,道:「我的好妹妹,這才聽話,不過要記住,三個月後還沒有回來的話,你就永遠見不到我了。」
原來要等三個月才發作,那麼這就是說他要我在三個月內就毒死費拉拉公爵,三個月,用來尋找飛鳥應該夠了,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先找到他,把他帶回去。時尚書屋
「我可以告退了吧。」
我平靜的說道。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西澤爾的眼中閃過一抹奇怪的神色,忽然又說道:「明日,我會親自把你送到港口,費拉拉公爵的船隊會在那裡等候。」
=====================
第2天的凌晨,我已經身在前往港口的馬車上。來自阿爾薩斯的四匹良駒正穩穩的帶著這輛裝飾着波爾金家族族徽的馬車沿著大道前行,馬車後跟着穿著黑色盔甲的騎士團和打扮成精靈的侍女們,我低頭望了一眼自己,一早就被換上了這件白色的衣裙,用最高級的西班牙白絹布製成,銀綫與金綫精細地織出華麗的花紋,勾勒出一朵朵線條優美的玫瑰。鬢邊所佩戴的鳶尾蘭隱隱散髮着淡淡的香氣,由西澤爾親自挑選的這種藍色憂鬱的花朵,似乎絲毫沒有婚嫁的喜氣,不過聽宮女說,每一次他妹妹出嫁,他必然會挑選這種花朵。時尚書屋
想到這裡,我望了一眼坐在我身邊的西澤爾,一襲黑色斗篷的他,靜靜坐在那裡,正如他的毒藥一樣,幽暗而致命。他的薄唇緊緊抿成了一條綫,若有所思的看著前方,彷彿正在考慮什麼。時尚書屋
「你和飛鳥到底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他忽然開口問道,淺綠色的眼眸一暗。時尚書屋
我一愣,杜蓮用血牌算的出我會來,怎麼沒有算出我來自什麼地方呢?不過轉念一想也是,如果西澤爾知道我們來自未來,一定會向我們逼問他所處年代的歷史。時尚書屋
「杜蓮沒告訴你嗎?」
「她只說你們來自一個和我們完全不同的異世界。」
「哦。」
我才不會說我來自未來,不然一定會被他折磨死。時尚書屋
「只是,你怎麼會和琉克勒茜長得這樣相像,」 他看著我,眼神忽然柔和起來,但只是那麼一剎那,他的眼神立刻又恢復了原有的冷酷。時尚書屋
他朝馬車外張望了一眼,臉上露出一絲難以察覺的焦急,他似乎在等待什麼,而且今天的馬車好像也行進的特別慢。時尚書屋
這個男人,不是又有什麼詭計吧?時尚書屋
============================
馬車忽然停下來了。時尚書屋
由於慣性的作用,我往前一撲,西澤爾迅速的伸手抓住了我,
「公爵大人……」
馬夫的聲音帶著一絲驚慌。時尚書屋
西澤爾的眼中閃過一絲高深莫測的笑容,低低說了一句:「他果然沉不住氣了。」
他?還沒等我反應過來,西澤爾已經打開了馬車的側門。時尚書屋
我探頭出去,馬車前正站着一個年輕的男人,陽光般耀眼的金髮,海水般湛藍的眼眸,唇邊那抹似有似無的笑容,天哪,不正是飛鳥嗎!
我急忙跳下馬車,正要跑過去,卻一把被西澤爾牢牢捉住。時尚書屋
「飛鳥,飛鳥!」 我喜極而泣,還好,他真的沒有事,實在是太好了。時尚書屋
「笨蛋,還真是你。」
飛鳥無奈的一笑。時尚書屋
「飛鳥,你到底還是來了。」
西澤爾緊緊扣着我的手腕,一臉鐵青的問道。我一愣,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西澤爾早料到飛鳥會來嗎?時尚書屋
飛鳥並沒理他,又望向了我,「小隱,你……」
「飛鳥,我的法術被那個該死的妖女封印了,快來救我!」 雖然我有一大堆疑問,但我知道現在不是問的時候。時尚書屋
「笨蛋,也不知道師父讓你來是做什麼。」
他慢慢從懷裡掏出了符咒。時尚書屋
「飛鳥哥哥,你好像忘了一件事哦。」
杜蓮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我們面前,我看見飛鳥的眼中明顯閃過一絲厭惡的神色。時尚書屋
他飛快的揚手唸咒,符咒直衝我們而來,杜蓮一笑,放手一擋,一團黑霧從她的指尖漫延,剎那間幻化成一道黑光,擊破了飛鳥的符咒,重重的擊中了飛鳥的胸口。時尚書屋
怎麼可能,我不敢相信的睜大眼,飛鳥怎麼可能連這小小的巫術都對付不了。時尚書屋
我心急如焚,卻又甩不開西澤爾的手。時尚書屋
「飛鳥哥哥,我提醒過你了哦,你難道忘了你的一半靈魂已經被我封印了,現在的你可不是我的對手哦。」
杜蓮的聲音有如雷擊一般重重打在我的頭頂,飛鳥的一半靈魂被封印了?怎麼可能,怎麼會這樣?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