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91 頁


,可是司音說過我的前世明明和她們沒關係的,也許是一種巧合吧。「其實我阻止過飛鳥來救你。」 她低低道。「飛鳥,怎麼會找到我?」 我也有點疑惑,他的靈力明明已經很弱了。「這幾日到處都在傳我嫁給費拉拉公爵的事情,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91 / 0)

不知不覺,已經入夜,因為使用血咒耗去太多元氣和鮮血,飛鳥已經陷入了昏迷之中,我此時更是心急如焚,事不宜遲,一定要儘快在飛鳥的靈魂被吞噬前解除封印,司音曾經說過,如果靈魂被封印在一個宿主體內,那麼宿命的身體上會有一個紅色十字記號,解除靈魂封印的方法其實很簡單,只要扎破紅色十字記號就可以,不過,說簡單也不簡單,西澤爾的身體又不是這麼輕易能看到,就算看到,找到那麼一個小小的紅色十字也是件很費時的事情。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看飛鳥的表情也是剛明白過來,不過就算他早明白,有杜蓮在,他恐怕也近不了西澤爾的身,不過如果是琉克勒茜的話……
正想著,身後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我回過頭,見是琉克勒茜。我對她打了個招呼。她在身邊坐了下來。其實我從見到她就蠻困惑的,不知道為什麼會和她這麼像,可是司音說過我的前世明明和她們沒關係的,也許是一種巧合吧。時尚書屋
「其實我阻止過飛鳥來救你。」
她低低道。時尚書屋
「飛鳥,怎麼會找到我?」 我也有點疑惑,他的靈力明明已經很弱了。時尚書屋
「這幾日到處都在傳我嫁給費拉拉公爵的事情,因為我們長得一樣,所以飛鳥好擔心是你,我說也許又是杜蓮的詭計,他卻說你的性格一定很容易會被騙,所以趁着今天你出嫁,他一定要過來確認清楚。」
她嘆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我的心一沉,算是完全明白了,西澤爾給我下毒就是想利用我引出飛鳥,只是後來見到我像琉克勒茜,索性一邊用我拉住費拉拉公爵,另一邊用婚禮引出飛鳥,那麼就算飛鳥沒有出來,他也還是照樣能得到費拉拉公國。時尚書屋
想到這裡,我的身上一寒,好可怕的男人。時尚書屋
不過,他和杜蓮一定沒想到飛鳥居然還能把我救走。時尚書屋
「隱,我打算回哥哥身邊。」
她忽然開口說道,聲音微微發顫。「如果我回去求哥哥……」
我看了她一眼,她的身子也在發顫,她是在害怕嗎?害怕她的哥哥?「不可以!」 我脫口道:「你要是這樣做,飛鳥一定會傷心的。」
她這個樣子怎麼能回去呢。而且那個是她的哥哥,倒時她也許會不忍心傷害她哥哥……
但是只有在西澤爾身邊,才有機會解除飛鳥的封印,我們都知道這點。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看著她那張和我相似的臉,我的心中一動,所想到的話已經說出了嘴,「我去。」
「不行,飛鳥把你當妹妹一樣,他好不容易救出你,你怎麼能再去。」
琉克勒茜猶豫着說道,
「我已經決定了。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試一試。」
我站起身來,「飛鳥他,就拜託你照顧了。」
剛走了兩步,我又想起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又折了回來道:「告訴我,有什麼辦法能讓他相信我絶對就是琉克勒茜。」
西澤爾也知道我和她相像,難保不會懷疑我。時尚書屋
琉克勒茜猶豫了一下,摘下了自己的項鏈,道:「這項鏈是杜蓮送給我的,我有次差點淹死,杜蓮就用了我的三滴血和三滴冥界三途河的河水,製造出這條項鏈,戴着它從此在任何水上我都能漂浮,但是這條項鏈是認主人的,因為有我的血,所以除了我,任何人戴上都會暈倒,只是我怕你也……」
冥界三途河,我也有所耳聞,據說三途河的水質比重比陽世間的水輕上許多,有「羽瀋河」的稱號,杜蓮竟然還能得到冥界的河水,她到底是什麼人?時尚書屋
「那我就試試。」
我不假思索的拿過她的項鏈,輕輕往脖子上一掛,等了一會兒,我驚喜的說道:「看,琉克勒茜,我可以戴哦,我沒有暈倒!」
琉克勒茜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喃喃道:「怎麼可能,你居然戴了沒事……」
為什麼我戴了沒事,當時我也沒有多想,又看了看那條項鏈,很普通的鏈子,只是那個心型的墜子似乎是可以打開的,我摘下了自己一直戴着的撒那特思送的鏈子,想了想,掰下了那塊藍色寶石,放在了心型的墜子了。時尚書屋
接下來的時候,琉克勒茜把他和西澤爾之間的事情一件一件都告訴了我,包括小時候的事,以及西澤爾的喜好厭惡。時尚書屋
全部講完的時候,天也差不多亮了。時尚書屋
「琉克勒茜,替我好好照顧飛鳥,等我回來。」
等着我,飛鳥,我一定要解除封印。時尚書屋
==============================
再次踏進西澤爾的宮殿的時候,我就是琉克勒茜了。時尚書屋
西澤爾對我的到來自然是又驚又喜,當然也有一絲懷疑,但當他懷疑的目光掠過我的項鏈時,立刻就釋然了,他立刻牢牢的把我擁入懷中,「琉克勒茜,我的琉克勒茜,你終於回來了!」
「哥哥,對不起,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我低低道,儘量用琉克勒茜溫婉的口吻。時尚書屋
「琉克勒茜,」 他忽然抬起我的臉,「你是為了他才回來的嗎?」
「怎麼會,」 我黯然道:” 哥哥,他騙我,原來他最愛的是那個女人,他說喜歡我不過是因為我長得像她。現在他帶著那個女人離開我了,哥哥,我只有你了,你還會原諒我的,對不對,哥哥……「
我把頭靠在他的胸前,哀怨萬分的哽咽道。時尚書屋
西澤爾緊緊的擁住了我,柔聲道:「琉克勒茜,你有我就夠了,什麼都不要再說,哥哥一定會保護你的,」 他吻了一下我的頭髮,又笑了起來,道:「你剛回來,先去休息一下吧。」
說著,他很自然的拉起了我的手,對琉克勒茜,他的確有一份特別的溫柔。時尚書屋
夜晚我躺在鬆軟的大床上,輾轉反側,正在這時,我聽到門吱的一聲被輕輕打開了,只聽到有人走了進來,坐在了我的床上,一聲低低的嘆息響起,我的身體頓時僵硬,是西澤爾,想到他和她妹妹亂倫的事,我的心跳得更快,他不會是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