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92 頁


的宮殿待了兩天,卻遲遲沒有找機會看到西澤爾的身體,本來想趁他沐浴的時候溜進去,但是他沐浴的時候根本不允許任何人靠近,即使是他的妹妹也不行。看著門口守衛森嚴的士兵們,我也不能硬闖吧。這天傍晚時分,西澤爾忽然派人把我叫到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92 / 0)

他的手輕輕的撫摸着我的背,我只覺得渾身一陣顫慄,「琉克勒茜,琉克勒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低低喊着琉克勒茜的名字,一遍又一遍,我咬牙忍着,忽然轉念一想,想要看到他的身體,我只有冒險一次了。時尚書屋
想到這裡,我忽然轉過身,睜大了眼睛看著他,他似乎並不是很驚訝,還笑了起來道:「我知道你沒有睡着,記得嗎,小時候我溜進你房間的時候,你也總是這樣嚇我,現在還想用這招嗎?」
我剛伸手觸碰到他的衣袖,他忽然低頭在我的額上輕輕吻了一下,道:「我的妹妹,你回來了,真好。」
說完,他忽然起身走出了房門。時尚書屋
我看著他的背影,心裡卻有些失望,又有些慶幸,既想看到他的身體,又怕被他侵犯的矛盾心情讓我更加難以入眠了。時尚書屋
在西澤爾的宮殿待了兩天,卻遲遲沒有找機會看到西澤爾的身體,本來想趁他沐浴的時候溜進去,但是他沐浴的時候根本不允許任何人靠近,即使是他的妹妹也不行。看著門口守衛森嚴的士兵們,我也不能硬闖吧。時尚書屋
這天傍晚時分,西澤爾忽然派人把我叫到了他的寢宮。時尚書屋
我進去的時候,他似乎正和部下商量事情,我剛要退出去,他示意我進去。時尚書屋
「公爵閣下,我們下一個目標是托斯卡納嗎?」 他的部下問道。時尚書屋
西澤爾手持一卷羊皮書,若有所思的望向遠處,他的眼底深處閃耀着無盡的野心,「不錯,我將會率領軍隊親自攻打那裡,不過托斯卡納的鄰國就是費拉拉,所以一定要先拿下費拉拉。」
費拉拉,我的心裡一緊,西澤爾果然還是沒有放棄費拉拉,難不成他今天叫我來就是說這件事?時尚書屋
「另外,公爵閣下,您派遣雷米諾去整頓羅馬尼阿秩序,聽說民眾對他的冷酷手段很不滿。」
「哦?」 西澤爾挑了挑眉,道:「那麼現在羅馬尼阿情況如何?」
「聽說秩序井然,雷米諾的鐵血手腕還是很有成效的,不過民眾的不滿也日益增加。」
「這樣的話不是很簡單嗎?只要平了民憤,事情不就解決了。」
西澤爾嘴角微揚。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公爵閣下……」
「傳我的命令,立刻腰斬雷米諾,並且示眾以安撫民心。」
西澤爾的臉上露出一絲冷酷殘忍的笑容。時尚書屋
「可是,公爵閣下,當初是您讓他用鐵血手段來整頓秩序……」
「你只需要按照我說的做,出去。」
西澤爾的臉色一沉,那位部下慌忙點頭,趕緊離開了。時尚書屋
短短一段對話,只把我聽得心驚膽顫,這個男人的果斷決然讓人咋舌……
他看著我,眼神逐漸柔和起來,拉過我,讓我坐在了他的腿上,雙臂溫柔的懷住了我,
「琉克勒茜,我的妹妹,這兩天還好嗎?」 他溫熱的氣息在我耳邊吹拂,我雖然很不習慣這個姿勢,卻也只能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要是能一直把你留在身邊就好了,真想永遠這樣抱著你一直不放手,可是……」
他的語氣帶上了一絲無奈,「我的妹妹,為了我,為了我的意大利,你要嫁給費拉拉公爵。」
我不動聲色的看著他,果然,為了他的野心,他還是照樣要把他失而復得的妹妹再次嫁出去,多麼狠心的男人,如果在這裡的是真的琉克勒茜,恐怕又一次要心碎了。時尚書屋
我看得出他很痛苦,不過還不夠,我要他更痛苦。憑什麼他有這個權利傷害那個可憐的女人。時尚書屋
「哥哥,為什麼,你又要把我送給別的男人了……」
我流下淚來,眼淚一顆一顆滴在他的衣服上,他的身子一震,猛的抱緊了我,喃喃道:「最後一次了,琉克勒茜,最後一次了……以後哥哥再也不會送你走,一定一定把你留在我的身邊,原諒我,原諒我……」
「哥哥,你真的好狠心……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只想和哥哥在一起。」
我繼續虐他,我知道我表現的越悲傷,他就越痛苦。時尚書屋
他忽然一把將我橫抱了起來,在我還沒反應過來之前,他已經把我放在了榻上,翻身壓上,雨點一般的吻落在了我的臉上,身上,我大驚之下,本能的將他用力推開,
他似乎有些吃驚,「琉克勒茜,你不願意我愛你嗎?」
我壓抑着內心的慌亂,不知該怎麼回答他,想來想去,還是繼續哭,這一招比較有用。時尚書屋
「琉克勒茜,你討厭我了,」 他的眼神黯淡下來,「也是,我一次又一次的讓你離開我,」 他輕輕嘆了一口氣,「你先去休息吧,明天出發。」
我回到房裡的時候,忽然又覺得自己好傻,剛纔好不容易的機會卻沒有把握住,明天,明天就出發,西澤爾還真是狠心啊,那麼對我來說,要解除飛鳥的封印,只有今天一晚了。時尚書屋
我思索了一會,在房內找了一把一手掌長的小刀,纏繞進了長髮之中,向西澤爾的寢宮走去。時尚書屋
無論如何,今晚一定要成功,我一定能脫身的,而且和飛鳥的生命比起來,有什麼比這更重要?時尚書屋
在西澤爾的寢宮門口,我深深的呼吸了一次又一次,我清晰的感到自己的顫抖,靜靜站立了一會,我推開了他的房門。時尚書屋
「琉克勒茜!」 西澤爾見到我又驚又喜,見我赤着腳,立刻把我抱了起來,「你怎麼來了?」
我緊緊盯着他那雙淺綠色的眼眸,一字一句道:「 哥哥,愛我。」

==========

小隱的前世和這裡的人是米有關係的……米有關係滴

失效的魔法

喜悅從他的眼底溢了出來,他把我輕放在床上,溫柔纏綿的吻上了我的唇,我閉上眼睛,腦子裡只有兩個字,忍耐,忍耐。時尚書屋
他的吻慢慢下滑,雙手頗有技巧而略帶挑逗的撫摸着我的肌膚,我的腦中有些發暈,但理智還很清楚,我睜開眼,居然還能對他笑,伸手去解他的衣服,他輕輕捉住了我的手,笑了起來,低聲道:「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心急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