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95 頁


居然開始反噬西澤爾本身的靈魂,糟糕,我望向飛鳥,只見他一臉鐵青的望着琉克勒茜,飛鳥好像看起來也不受自己的控制了,這是因妒忌而產生的能量嗎?這樣下去,西澤爾的靈魂反而會被飛鳥吞噬的,雖然我很不喜歡西澤爾,但他畢竟也是歷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95 / 0)

我也理會不了那麼多,繼續唸著咒文,西澤爾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忽然他呻吟了一聲,倒了下去,我心裡一陣釋然,封印解除了,現在只要把飛鳥的靈魂引領出西澤爾的體內就行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就在我全神貫注的時候,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琉克勒茜忽然撲向了西澤爾,哽咽道:「哥哥,哥哥,你怎麼了?」
西澤爾見到她,微微笑了一下,「琉克勒茜,你還是回來了。」
「哥哥,哥哥,不要有事,」 她忽然又朝向我道:「不要傷害我哥哥,求求你。」
「琉克勒茜,我不是在傷害你哥哥,你快讓開!」 我大聲道,她阻擋在那裡,我不能順利施法,誰知她哭着抱著西澤爾就是不放,我有些愕然,看她這個樣子,似乎還是愛着她的哥哥,女人心真是複雜,就在這一瞬間,我清楚的感到被解封的飛鳥的靈魂有異動,異動越來越強烈,居然開始反噬西澤爾本身的靈魂,
糟糕,我望向飛鳥,只見他一臉鐵青的望着琉克勒茜,飛鳥好像看起來也不受自己的控制了,這是因妒忌而產生的能量嗎?這樣下去,西澤爾的靈魂反而會被飛鳥吞噬的,雖然我很不喜歡西澤爾,但他畢竟也是歷史上有名的人物,我想要阻止的時候,發現情況似乎不在我的控制下了,
「不要!」 一個小小的人影擋在了我的面前,是杜蓮,她竟然擺脫了撒那特思,
「來不及了,」 我低聲道,也許是私心作怪,至少飛鳥的靈魂是安全了。時尚書屋
杜蓮盯着西澤爾,眼中閃過一絲決然,忽然閉上眼,念起了咒文,黑色的煙霧漸漸從地面冒上來,依稀聽到她念的咒文:休——尼佗烈佟……
休——尼佗烈佟,我好像在哪裡聽見過,只見藍色的螢火蟲般的亮點從她的身體內飛了出來,迅速的飛進了西澤爾的身體,
我的腦中彷彿電光火石閃過,休——尼佗烈佟,帶來黑暗的咒語,被禁用的惡魔的法術
-墮天封印術,可以封印任何靈魂,被封印的靈魂會永遠沉睡在黑暗中,而施法者所要付出的代價是
-自己的生命。時尚書屋
莫非,莫非她要用墮天之術來封印飛鳥的靈魂,可是為什麼?西澤爾值得她付出生命嗎?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
我震驚之餘連忙施法想阻止她,撒那特思也同時出手,但一切已經晚了,就在這時,只見西澤爾的周身泛起了絢麗的紅色光芒,四散的紅光忽然向我們襲來,我還來不及閃避,已經被撒那特思推開,他口中默唸咒文,迅速在我們面前佈下了結界。時尚書屋
我又急又怒,忙望向飛鳥,只見他摀住自己的胸口,慢慢的倒了下去。「飛鳥!飛鳥!」 我的呼吸都快停止了,一個箭步衝到他身邊,使勁搖着他,「飛鳥,飛鳥,不可以睡,不可以睡!」
飛鳥微微睜開了眼睛,只是低低說了句:「琉克勒茜……」
就閉上了眼睛。琉克勒茜的臉上也是一片蒼白,她看了看西澤爾,又看了看飛鳥,猶豫了一下,還是緊緊握住了西澤爾的手。時尚書屋
這個女人,我不由怒火中燒,如果不是她,又怎麼會發生這個意外,既然這麼愛她的哥哥,又何必喜歡飛鳥,飛鳥為了她,實在太不值了。時尚書屋
撒那特思撤去了結界,他也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只是用那雙冰藍色的眼睛看著我。時尚書屋
「杜蓮,你瘋了嗎!」 我怒道,一個箭步上前,抓住她的肩膀,” 值得嗎?為他把命都陪上,值得嗎!”
杜蓮望向了昏迷中的西澤爾,微微一笑:「值得,從他把我從火刑場上救下來的那一刻,我就發誓一定會保護他,即使用我的命。」
她滿足的笑着,” 我終於保護他了……「她又轉頭看向我,面露詫色,低低道:」 你竟然能戴上我所做的項鏈,難道你和冥界……「
她的話剛說了一半,我只覺手上一鬆,杜蓮的身體漸漸消失,化為了一縷黑色的煙,飄散在空中。她身上的渡靈蓮花和陰陽八卦鏡也隨着一聲輕響掉在了地上。時尚書屋
我和冥界?她想說什麼?雖然我有一堆疑問,但現在根本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飛鳥陷入了永遠的沉睡,我真的沒有救到他……我真的好沒用……
淚水忍不住湧了出來,我站在飛鳥面前失聲痛哭,忽然被拉入了一個冰冷的懷抱,是撒那特思,我把頭靠在他的懷裡,繼續流淚,
撒那特思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很緊很緊的摟着我,緊得彷彿要把我擠入他的身體。時尚書屋
「誰讓我的新娘流淚,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
他臉色一斂,冷冷的盯住了西澤爾和
琉克勒茜,
琉克勒茜正淚流滿面的喚着西澤爾,:「哥哥,你千萬不要有事,我會聽你的話,不管你把我嫁給誰,為了哥哥的意大利,我一定會聽話……」
我抬眼望了他們一眼,雖然很不喜歡這對兄妹,但是他們的宿命也是悲慘的,現在就算殺了他們又怎麼樣,也救不回飛鳥了,飛鳥的那一半靈魂被永遠封印了。我拉住了撒那特思,搖了搖頭。時尚書屋
年僅三十二歲的西澤爾,波爾金會在不久之後的一絲戰鬥結束他輝煌、恐怖而又悲劇的一生。在他短促的一生中,他拚命緊攥權力,無論是出於野心,還是統一意大利的宏願,最終權力卻又背叛了他。時尚書屋
我看了一眼飛鳥,現在只能先把飛鳥帶回去再說了,也許司音會有什麼辦法可以救他也說不定。時尚書屋
「隱,你又要回去了嗎?」 撒那特思反握住我的手低低問道。他的手還是一樣的冰冷,可是不知為什麼,我的心裡卻感到一絲溫暖。時尚書屋
「撒那特思,你為什麼會來這裡?」我沒有掙脫自己的手。時尚書屋
他剛要說話,我胸口的項鏈又發出一陣耀眼的藍光,迅速的籠罩住了撒那特思,就和他剛出現的時候一樣,我一驚,道:「撒那特思,這是怎麼回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