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96 頁


…」「撒那特思,保重……」 我不知該說什麼,只覺得心裡空蕩蕩的,看著撒那特思漸漸消失在藍光裡,我的心裡竟然有些期盼起下一次的見面,也許,有一天,他真的會出現在我的世界裡……我轉頭望着飛鳥,悲傷的感覺又湧上心頭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96 / 227)

撒那特思微微皺起了眉,這藍色的光芒似乎讓他很不舒服,「我也不知道,彷彿聽見有人呼喚我,剛纔也是,不知是什麼奇異的力量把我帶到了你的身邊,也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揚唇一笑:「是隱的心在呼喚我。」
我抬眼深深的看著他,輕聲道:「謝謝,撒那特思,謝謝你的出現。」
他的冰藍色眼眸一暗,剛想再擁我入懷,身體卻在藍光籠罩下漸漸消失。時尚書屋
「撒那特思……」
我的心裡忽然湧起一絲失落,他也要走了嗎?時尚書屋
撒那特思的臉上掠過一絲不捨,但他並沒有像上次離別時那樣悲傷,反而還對我淺淺一笑:「隱,等着我,我很快就能找到你了……和你再一次……相遇……在你的世界裡……那時,我一定再也不會離開你……」
「撒那特思,保重……」
我不知該說什麼,只覺得心裡空蕩蕩的,看著撒那特思漸漸消失在藍光裡,我的心裡竟然有些期盼起下一次的見面,也許,有一天,他真的會出現在我的世界裡……
我轉頭望着飛鳥,悲傷的感覺又湧上心頭,穩了穩自己的心神,撿起了地上的法器,開始呼喚司音。時尚書屋
水晶手鏈開始發出奪目的光澤,在聽到司音聲音的那一瞬間,我的眼淚又忍不住流了下來,「師父,飛鳥他,他的靈魂被墮天封印術……」
說到一半,我的聲音就哽嚥了。時尚書屋
司音沒有說話,半晌才說了句:「先帶他回來。」
再次回到這座熟悉的前世今生茶館時,我一睜開眼,見到司音的臉,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起來,緊緊拉住他的衣袖,道:「對不起,師父,都是我沒用,飛鳥才會這個樣子,我真的太沒用了……」
司音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走到飛鳥身邊,飛鳥緊閉雙眼,臉上的表情卻又十分安詳,呼吸勻暢,真的像熟睡了一般,只是,他也許會這樣一直沉睡下去。時尚書屋
「墮天封印,想不到杜蓮竟然會用這個法術,」 司音的眼中閃過一絲淡淡的憂色,「這不能怪你,小隱。」
「師父,有沒有別的方法可以救飛鳥,你這麼厲害,一定有別的辦法的,對不對?」 我急促的問道。時尚書屋
司音微微嘆了一口氣,低低說了句:「宿命,還是躲不過。」
「什麼,師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沒什麼」 他看著飛鳥,道:「在這個世界上,能解除墮天封印的東西只有一樣。」
「什麼!」 聽見司音的話,我的眼前一亮。時尚書屋
「曼珠莎華。」
他緩緩的吐出了這幾個字。時尚書屋
我的心,猛的就沉了下去。曼珠莎華,又稱彼岸花, 是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它只在一個地方盛開。那就是
冥界的三途河邊。時尚書屋

-冥界嗎?時尚書屋
冥界,由冥王所統治的陰暗深邃的死亡之國,八獄、三谷、十壕,四圈,在那個黑暗綿延不絶,死懼永無止境的地獄世界裡,充斥着人類世界中不可知的恐怖。可是,那裡卻生長着,唯一能救飛鳥的花朵
-曼珠莎華。時尚書屋
===============
我們家撒撒的人氣真不是蓋的,呵呵
也許各位親們覺得撒撒出場太少,但是現在這個情形沒時間讓他們敘舊啦,偶保證小撒還會出來的,而且,呵呵,他和小隱的前世也是有點關係的。時尚書屋
有一點我很納悶,司音的戲份很少,怎麼還有不少親們支持捏……
難道是因為他比較神秘?時尚書屋
不過司音的戲份在後面會慢慢多起來的,畢竟他和小隱的前世有很大的關係嘛

文車妖妃

冥界,由冥王所統治的陰暗深邃的死亡之國,八獄、三谷、十壕,四圈,在那個黑暗綿延不絶,死懼永無止境的地獄世界裡,充斥着人類世界中不可知的恐怖。可是,那裡卻生長着,唯一能救飛鳥的花朵
-曼珠莎華。時尚書屋
「師父,我可以去嗎?」 在沉默了一會後,我還是問出了這句話。如果不是我的疏忽,如果我能及時阻止杜蓮,也許一切就不會發生。我要為自己的錯誤負責。所以,無論去哪裡,就算是冥界,我也要闖一闖。時尚書屋
司音似乎沒有聽見我的話,彷彿都陷入了一種奇異的情緒中,臉上的表情也在不停變換。時尚書屋
「師父,我可以去嗎?」 我不得不又提高音量說了一遍。時尚書屋
他像是忽然反應過來,牢牢盯着我,一言不發。司音這個樣子讓我感到有點不安,我剛要再說話,他的臉色已經恢復了以往的平靜,淡淡道:「現在不可以。」
「可是,師父,難道就看著飛鳥這樣嗎?明明有辦法救他,為什麼不能去!!」 我不解的問道。時尚書屋
司音冷然道:「你先出去吧。」
「我不出去,師父,為什麼,你有送我們穿越時空的能力,難道就沒有送我到冥界的能力嗎,還有你身為我們師父,我們有危險的時候你又在哪裡,從來也不見你出現,你收養我和飛鳥就只是為你做事,是死是活都不管你的事嗎!」 我終於忍不住把心裡的疑惑都發泄出來了。時尚書屋
司音臉色微變,道:「你說什麼?」
我上前一步,道:「我說,你收養我們只是利用我們,利用我們替你蒐集那些莫名其妙的眼淚!」
司音眼中閃過一絲怒意,沉聲道:「我是不能幫助你們的。」
「為什麼,你倒是告訴我原因啊!」 我開始口不擇言,「告訴我為什麼要蒐集眼淚,要到什麼為止!一輩子嗎?到死為止嗎?還是下一輩子也要繼續!」
司音的身子輕輕一震,忽然伸手把我攬入了懷中,我惱怒的想要推開他,他卻反常的緊緊抱著不放,低低道:「對不起。」
我吃了一驚,是我聽錯了嗎?師父竟然對我說了對不起……可是,為什麼要和我說對不起?時尚書屋
「我要去,師父,我要去冥界,我要救飛鳥。」
我低低的懇求道。時尚書屋
「小隱,冷靜點,我當然也想救飛鳥,但是在蒐集到足夠的眼淚之前,我是不能送你去冥界的。」
司音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