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尋找前世之旅 第 99 頁


一家酒樓裡吃了些東西,又買了一些乾糧,就匆匆往碼頭走去。碼頭上人倒不少,可船隻卻不多,海面上只零零落落的停着幾艘船,前方不遠處聚着一大群人,我猶豫了一下,撥開人群,擠到船頭,卻見一個船家打扮的男子正往下趕一個年輕女孩
作者:夢清大漠謡》 / 頁數:(99 / 0)

保大八年,我迅速的回憶着,保大八年,好像是歷史上南唐的年號,那麼就是說我的確是在自己的國土上了,這是怎麼回事?莫非司音的病影響了他的法術,所以才出現這麼大的誤差?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過保大八年,好像就是公元950年,時間似乎沒錯,只是空間上差了很多。時尚書屋
算了,既然來了,總有辦法去日本吧?雖然唐朝已經滅亡,但這個時期日本和中國沿海地區之間的文化經濟往來還是很頻繁,對了。可以搭船去平安京呀。時尚書屋
想到這裡,我的心情又平復下來,去當鋪換了銀子,先去買了一身簡單的唐裝,雖然已經改朝換代,但路上的行人所穿的依舊是唐裝,看來,很多東西也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時尚書屋
我匆匆在一家酒樓裡吃了些東西,又買了一些乾糧,就匆匆往碼頭走去。時尚書屋
碼頭上人倒不少,可船隻卻不多,海面上只零零落落的停着幾艘船,前方不遠處聚着一大群人,我猶豫了一下,撥開人群,擠到船頭,卻見一個船家打扮的男子正往下趕一個年輕女孩。”
下去,下去,這麼點銀子就想搭船去和國。「那男人沒好氣的說道。」
船家,求求你,我一定要去和國,「那女孩緊緊抓住了船檐,繼續懇求道。時尚書屋
我聽到那男人的話,不由心裡一喜,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這艘船正要去日本,只是那個女孩怎麼也會這樣執着去日本呢,這個時代的女子孤身一人去異國他鄉似乎有些奇怪。時尚書屋
看那個女孩大概十七八歲,容貌姣好,氣質清雅,淡淡的猶如一朵玉蘭花,只是臉色蒼白,彷彿患了什麼病。時尚書屋
不知為什麼,我對她莫名的有了好感。”
船家,我也想搭船去和國。” 我上前一步道。時尚書屋
還不等那船家回答,我已經從懷裡掏出了兩錠亮燦燦的銀子,那船家立刻就滿面堆笑,連連點頭。時尚書屋
「等一下,還要加上她。」
我指了指那個女孩,看他猶豫了一下,我又說道:「即使加上她,還是綽綽有餘吧。他想了想,道:」 上船吧「。。」
你到底去是不去?「我上了船朝她喊了一聲,她這才回過神,趕緊往我走來,我伸手一拉,把她拉上了船。」
謝,謝謝。「她輕聲道。」
不用謝了,正好我們能作個伴呢。時尚書屋
「我笑了笑道。時尚書屋
她抬起臉,淺淺一笑,微微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畢竟年齡相仿,我們很快就混熟了。”
我叫葉隱,你呢?「我和她住在一個房間裡,倒也不錯,正好有人陪我說說話。時尚書屋
「我叫沙羅。」
她低低道。時尚書屋
「沙羅,很特別的名字呢。」
我看了看她,這個名字似乎不像個中國古代名字。時尚書屋
「嗯,聽娘說,是我爹取的,我爹很喜歡沙羅雙樹。」
「沙羅雙樹,好像是佛教中的一種雙生植物呢,我想你爹一定很喜歡你娘,所以才給你取了這個名字。」
我笑着打趣她。時尚書屋
她的眼神漸漸黯淡下去,忽然皺了皺眉,捧住了心口,似乎被劇痛纏身,口中發出低低的呻吟聲,
「你沒事吧?沙羅!」 我被她嚇了一跳,她連忙擺了擺手,輕聲道:「老毛病了,沒,沒有關係。」
過了好一陣子,她才慢慢好轉,臉色卻越加蒼白。時尚書屋
「我說沙羅,你這樣的身體為什麼要去日本,嗯,去和國?」 我不解的問道。時尚書屋
她看了看我,沉默了一會道:「我去找我爹。」
「你爹?你爹在和國?」 我瞪大了眼睛,吃驚的問道。時尚書屋
=====================
聽了她的訴說,我這才瞭解,原來她的父親是日本的一個貴族,早年來中國遊歷時認識了沙羅的娘,從此留在了中國,沒想到在沙羅出生一年後,國內政局日益混亂,而沙羅的父親被一封家裡人病危的書信招回了日本後,就音訊全無,再也沒有回來過。時尚書屋

原來是一段亂世中的異國戀……

「可是,你怎麼現在才想到去找你父親?」
她垂下眼瞼,低聲道:” 我娘剛剛去世了,臨死前她要我無論如何也要和爹相認。再加上聽說吳越的兵馬很快要打到福州了,所以我……”
「我明白了,放心吧,你一定會找到你爹的。」
我安慰她道。時尚書屋
看著沙羅虛弱的身體,我忽然產生了一種保護她的念頭。時尚書屋
「小隱,你說,我爹是不是已經忘了我娘了?」 她忽然幽幽問道。時尚書屋
「怎麼會呢,一定有誤會吧,別多想了,早點休息吧。「我雖然是這樣安慰她,但心裡也有幾分懷疑,畢竟這個世上多的是痴情女子負心人,她爹爹這樣一去十幾年不回來,多半是另結新歡了吧。時尚書屋
在船上已經過了三四天,沙羅的身體不知是不是經受不了海浪的顛簸,一日比一日虛弱,她的病情似乎越來越重,我看在眼裡,急在心裡,真的擔心她撐不到日本,撐不到見她爹一面。時尚書屋
快要到日本的前幾日,沙羅的病情忽然惡化,我又着急又難過,可卻又根本無計可施。時尚書屋
「沙羅,你振作點。沒事的,沒事的。」
我一邊安慰她,心中卻湧起了莫名的恐懼,又要有一條鮮活的生命在我眼前消失了嗎?以前是總司,現在是沙羅?時尚書屋
她掙扎着從脖子上解下一塊勾玉,低聲道:「小隱,我倆相識也是一場緣分,這是我爹爹在我出生的時候親手給我掛上的,你到了和國後,幫我交給我爹。」
「笨蛋,你不會有事的。「我的鼻子開始發酸,。」
答應我,隱。一定,一定要問問我爹為什麼,為什麼不回來!” 她緊緊抓住了我的手。時尚書屋
我握著她的手,重重的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她這才鬆了一口氣,慢慢闔上了眼睛。時尚書屋
感覺到她的手一鬆,我立刻用力拉住了她的手,溫暖的感覺依舊,只是一縷紅顏,就此煙消雲散。時尚書屋
沙羅,放心,我一定會找到你爹,一定會問他你想要問的事情,一定。時尚書屋
==========================
平安京,我終於到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