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別有香 第 12 頁


裡不曾有中意的 子。」子經道:「叫我的親娘 。煩你引我進去,管情一 ,就中靶子。」那女子道:「領倒要領你去。你得了好處莫忘我。」子經連忙道:「忘了姐姐的,天 不佑。」那女子道: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47)

裡不曾有中意的 子。」子經道:「叫我的親娘 。煩你引我進去,管情一 ,就中靶子。」那女子道:「領倒要領你去。時尚書屋

你得了好處莫忘我。」子經連忙道:「忘了姐姐的,天 不佑。」那女子道:「還 你跟我來。我先進去說 了,悄悄出來領你。時尚書屋
你站在外廳上不妨。」子經 諾。詩云:
只道佳人入掌來,歡心急欲赴陽台。時尚書屋
誰知陷阱先排下,權取荊州不用猜。時尚書屋
兩個一路行來,說得火燒。眉來眼去,恨不得一腳就到。子經問道:「你娘生得何如?」那女子道:「我家娘,天上有,地下無的。莫說他的氣度幽閒,性格溫柔。時尚書屋
只那一副臉兒,真是風彈得破。 愛的是彈琴着棋,吹簫弄管。你一沾了手,管你性命也不要了。」子經道:「 你娘也多,恐不時來往,叫我怎生存躲。」
那女子道:「這個你一發不要慌。我家房子 , 個娘一個宅子,況又有花園密室。就把你藏十數個在房裡,也沒處尋。到了我家,你站在外廳。時尚書屋
有人問你,你說是小蓮的親,再沒人盤問你了。」子經歡喜不迭,謝了又謝道:「姐姐你進去就出來,省得我久等。」那女子道:「曉得。」
看看到了。只見一帶高風火牆,下有個大牆門。女子進那牆門,把眼看子經一眼道:「跟我來。」子經忙隨入。時尚書屋
看是一個大天並,上有三間小廳。轉到廳後,又一帶牆,又有個小牆門兒。推將入去,是五間大廳。從廂房左側,轉一個彎進去,乃是三間小廳樓。時尚書屋
女子對子經道:「你立在此。我進去就來領你。你莫慌。」子經扯女子手道:「此不是耍處。時尚書屋
姐姐快來,不要誤了事。」女子道:「放大膽些,有甚的誤事。」遂入。子經雖立在那裡,心下卻是有八九個小鹿撞的一般,好捏着一把汗。時尚書屋
詩云[
未覷佳人意若何,便思深入錦雲窩。時尚書屋

輕將身試虎狼穴,只信如簧舌誤多。時尚書屋
子經立了一會,不見響動。少頃,一個男子走出來。看見子經,問道:「尋那個的?」子經道:「我等小蓮的。」那人道:「就來了。」
竟向外走了去。又立了一會,又不見響動。子經想道:「萬一小蓮脫不得身,或一時進不得話。我豈可在此久立,也要招疑。時尚書屋
不如且去罷!」走轉身,只聽得腳步響。忙回頭一看,卻是路上同來的小蓮道:「我說了,娘甚喜。還有一位娘在房裡,打發他去,即來引你入去。」說罷就走。時尚書屋
子經扯住道:「姐姐,我立身不牢。你快來。」那女子點點頭,急急的去了。時尚書屋
子經更認為真,立了老等。又等了好一會兒,又見個人走出來。見子經獨立在廳上,問道:「尋誰的?不喊一聲,悄悄立在這裡。」子經道:「我等小蓮。時尚書屋
彼適纔見我了,等一句話回報就去。」那人洋洋走出道:「我這道是等誰。」轉出前廳去了。子經等得許久,等得不耐煩。時尚書屋
心裡欲去,恐怕失了這機括。欲不去,又沒個影響。正如那:羝羊觸入籓,進退誠兩難。時尚書屋
子經等得心焦,挨到軟門邊,去探頭探腦的張。只見一個人,方巾闊服,踱將出來。見于經窺伺,道:「咄!你是個白撞賊了。我前日失了好些東西,正要學你這干人。時尚書屋
一件好衣服,見了人說是尋人的,見沒有人,就竊取物件。正是你這一干。叫小廝們,快拏鎖條來,縛去送官。」子經慌了道:「我不是歹人,我是好人家兒女。」
那人道:「你還要油嘴。既是好人家兒女,青天白日撞入我家來何用?」子經道:「方纔。」說了方纔兩個字,心裡又慌了,說不出。那人道:「恁麼方纔。時尚書屋
方纔有個同夥要來偷盜麼?」子經道:「不是。方纔府上有個女子叫我來的。」那人怒道:「我家有甚的女子來叫你?一發胡說了。你說不是盜,是奸麼。時尚書屋
你不曉大明律,無故入人家,非奸即盜,覺時打死不論。叫小廝們,快拏一束柴來敲這廝。」子經更極了,道:「實是叫我來的。」那人道:「那女子叫恁麼?」子經道:「叫小蓮。」
那人道:「我家沒個小蓮。只是拏去送官。」子經哀求道:「實是一時錯走。望乞饒耍」那人道:「你來的意思兒好不狠,怎麼饒得。」
子經又哀求道:「恁憑怎的,只不要送官。我把身上衣服,脫此作謝。」那人道:「誰要你衣服,我家緞絹成箱。只是情理去不得。時尚書屋
也罷!你還是要官休,要私休。」子經道:「官休怎樣?」那人道:「官休。送到官,去打一頓板子,還要拶一拶,夾一夾,問一個罪
。這是官休。」
子經聽了,身子也抖起來道:「私休何如?」那人道:「私休。隨我到書房去,把個後庭花等我弄弄,出了口氣便罷。這是私休。」子經聽了,羞得滿面通紅。時尚書屋
不好應承,低頭不語。那人道:「趁早,莫要遲疑。」子經沒奈何,只得應一聲道:「私休罷。」詩云:
耽他傍玉溫香好,
崖登 來。時尚書屋
誰料機深渾未測,後庭先已飽回回。時尚書屋
那人見子經應承,便將手來相攜道:「好了你了。」子經細看那人,卻是兩隻碧綠巨眼,一個屈曲大鼻。心裡忖道:「大鼻子老官,惹不得的。」心雖是這樣想,然亦沒奈何,只得要聽他了。時尚書屋
來到書房。那人便要子經去了褲,抹上一把津唾。把個厥物出來,看了也要驚人。橫量量也有三寸寬,直量量也有一尺長,真是一個敲衣裳棒槌。時尚書屋
望子經屁眼裡塞將進去。子經當不起,把個身子來扭。那人道:「不許動。若動動,我就不當數。」
子經只得耐住,牙根咬得緊緊的,乞他抽了二三百抽。子經挨不過,道:「夠了。饒了罷。」那人道:「你譬如去乞打。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