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別有香 第 2 頁


驚道:「豈我睡熟了,他弄我不成。就是小小年紀,恐未必曉得。怎麼我與他的腥臭是一樣的?等我叫他起來問他。」忙把外甥搖醒,問道:「我適纔睡着,你做甚麼?」那小廝終是孩兒氣,慌了道:「我
作者:待考 / 頁數:(2 / 47)

驚道:「豈我睡熟了,他弄我不成。就是小小年紀,恐未必曉得。怎麼我與他的腥臭是一樣的?等我叫他起來問他。」忙把外甥搖醒,問道:「我適纔睡着,你做甚麼?」那小廝終是孩兒氣,慌了道:「我不曾做甚麼。」

其婦把他的膫子捻了道:「這個怎麼濕的?你好好說,我倒喜歡你。」小廝道:「我見姨娘睡着,兩腿忽地岔開,口裡哼哼這般響。我只道姨娘魘了,叫了好幾聲,姨娘不醒。我自家勒個罐兒,勒出些東西來,沒處揩,常聞得說,屄兒盛精的,我把來拭在姨娘的上頭,不曾放進去。」
其婦晚間看了那書,也是癢不過了。及看那膫子,更是熬不得哩。笑道:「你說謊,難道不曾放進去。」小廝道:「只把個指頭兒搠得一搠兒,膫子實不曾放進去。」
婦道:「怎麼不放進去?」小廝道:”怕姨娘罵。”婦道:「我不罵你。難道這般小年紀兒,就會得放進去。我不信。時尚書屋
你放放看。」那小廝曾吃人 了做龍陽,曉得些的。 間就要高興放進去,實是怕罵。見姨娘叫他放放看,便去踞在姨娘腹上。時尚書屋
把那根小膫子,直 進去。覺屄裡也是 緊的。這是甚麼緣故?只因做了三年寡婦,裡面就長得漫漫的。膫子雖小,也是塞了一屄。時尚書屋
那小廝見得了手,便抽送起來。雖不下下點着 兒,卻也東翻西 ,鋒 直刺,倒也弄得十分有趣。看看到那妙處, 了姨娘的臉,
道:「姨娘,我來了,我來了。」 裡麻一道泄了。時尚書屋
姨媽遂抱了去睡了。時尚書屋
你道這婦人為何倒尋個小廝。 有三件心事在內。一令人不疑小廝既會幹事,二那有外甥便奸姨娘,三又是在房中走熟的。好節婦!有詩云:

欲守清名

,強尋孩稚偎香腮。時尚書屋

縱然不

, 勝孤棲獨自挨。時尚書屋
日後外甥時常往來,來時
數宵而去。在公婆,以為外甥望姨娘。在外人見之,以為姨媽送外甥。如此來來去去,已經兩年。時尚書屋
外甥十五歲了,那膫子又長得大了些,那人又覺得長了些,幹事又覺慣了些。不免腳步來得勤了些。時尚書屋

一日留宿房中,歡笑戲譴,聲聞于外。其公婆老了,不聽得,其姑聽了忖道:「嫂嫂時時不快,恨沒了哥哥,並無歡容。為甚的外甥來,就是這般笑得緊。等我去瞧一瞧。」
輕輕走到嫂嫂樓邊,右有廂樓一間,乃是空的。壁縫裡有一條燈光射來,姑遂貼在壁上,把眼去瞧。時尚書屋
只見嫂嫂赤身仰臥,把兩隻腳兒擱在外甥的肩上。那外甥曲了雙膝,把姨娘的後臀,駕在腿上。將膫子緊緊頂在屄裡,兩手扳着姨娘的肩頭。姨娘床頭置小籌百根,外甥抽一抽,姨娘取一籌,籌完又起。時尚書屋
抽到後頭,外甥抽得緊,姨娘麻得極,不及取籌。外甥笑扯道:「姨娘籌,姨娘籌。」因此大家歡笑。時尚書屋
姑看了忖道:「嫂嫂守得好寡。若是這般守,我也守得了。」又復去瞧。只見嫂嫂又翻一個身,如道士伏陰一般,把個後臀聳起老高的。時尚書屋
其外甥從後插入,抽過不了。忽見嫂嫂的後臀一步低一步塌下去,那外甥也不動,就伏在姨娘背上。只聽啞啞的道:「我死也,我死也。」姑見他兩個不動,知事已了,悄悄走去。時尚書屋
那節婦那知:隔牆真有耳,窗外豈無人。時尚書屋
姑出告于其父。父道:「阿彌陀佛!做寡婦的其實苦,你不要誣他。況外甥又小小年紀,正要做人,此事諒也不會。你莫說,我不聽你。」
姑見父不信,扯了娘同去張。到得廂樓上,嫂嫂房中燈已滅,聲響杳然。只得轉來。其父問婆道:「媽媽見些甚來?」婆道:「他的燈已滅了,明朝伺候去張他。」
父怒道:「你又來攪 局了。這叫做姑娘嫌嫂醜,空做惡冤家。你自去睡,不要你尋事。」姑怏怏歸房。時尚書屋
你道為甚的老人家不信。他心裡想道:「沒有這樣事,恐結了他姑嫂的冤。有這樣事,又沒了家裡的體面。一個寡婦兒是與人睡的,越道越臭了。」
故不要女兒去苛尋的意思。詩云:
自苦先夫不二身,反持衾枕向他人。時尚書屋
饒伊才免生前忿,只恐重壞恨未平。時尚書屋
姑次早來嫂房中,見嫂正與甥梳頭。戲道:「嫂嫂這外甥真當得姨夫的。」其嫂聞言,知為姑所窺見,慚愧無地,不敢露一言。姑又向嫂床頭將籌一根,對嫂道:「這籌兒是計數的。」
嫂復懼,不敢聲,即令甥歸。時尚書屋
公婆雖不出一言,然關防甚緊。甥來必叩其何事,命媳堂前相見。一茶畢,即送之出,不留經宿。婦雖不絶甥,而會晤頓希婦終怏怏,遂得一疾,臥不復起。時尚書屋
嗚呼!豈非天報哉。不是守寡的人,強他守寡,應有是事。近又有一婦,尤甚于此。說來更是駭然。時尚書屋
松林禪院有僧了空,少年時,生得韶秀清姣。其師喚名本如者,極寵昵之。夜與龍陽,每一度輒閉息存想,常至更殘漏徹。了空年少貪睡,見師不動,朦朧睡去。時尚書屋
被師一抽發,仍又驚醒。甚苦不得安睡,對師道:「諺云,日求三餐,夜求一宿。了元禪師有雲,為僧只圖一個閒字。師父每夜如此,你不得宿,我不得閒。時尚書屋
如何是好?」本如道:「人在世間,勞勞酬應。不會取樂,也是痴子。若偷閒取樂,全靠的是清宵。或不曾結緣,忙忙丟過,樂在何處?昏然一覺,又是天曉,是無晷刻的閒了。時尚書屋
可惜你是男子,若是婦人,我以此法 他。兩兩歡娛,偏嫌的是夜短,那時又閒閒不得了。」詩云:
鎮日空門無個事,只思飲酒婆娘宿。時尚書屋
強稱采戰恣通宵,弄得徒弟睡不足。時尚書屋
哀求我師開慈悲,放鬆一着不是錯。時尚書屋
師聞笑抽慢回言,到你手裡還更毒。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