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別有香 第 4 頁


」婦點頭,了空遂直抵盡根。婦道:「如今撓着我癢筋了。」動着動着,了空見他爐更火熱,就綽起夫人兩腿,自身拚着牝顱儘力抽送,約有千多來遍。看那婦頭已落枕,態如迷倒一般,氣喘聲嘶,淫漿滿
作者:待考 / 頁數:(4 / 47)

」婦點頭,了空遂直抵盡根。婦道:「如今撓着我癢筋了。」動着動着,了空見他爐更火熱,就綽起夫人兩腿,自身拚着牝顱儘力抽送,約有千多來遍。看那婦頭已落枕,態如迷倒一般,氣喘聲嘶,淫漿滿腿。時尚書屋

了空存想采 如意,自忖:「此會難得,何苦久戀,令人疑猜,我丟了罷。」莖即躍躍吐涎。婦又作嬌聲道:「我的心肝師父,你也來了。」歡罷,提出龜首。時尚書屋
了空將帕代婦拭牝,那龜尚半硬半軟。對婦道:「他猶未飽。」婦把握道:「我還想齋他。」目送僧出,途叩門。時尚書屋
芙蓉叫了空開鎖,近前假意問候。婦道:「已好。」芙蓉道:「奶奶好睡。自巳牌起,今已日晡了。」
忙喚轎伕打轎。婦整整頭髻,升轎而去。詩云:
深訝禿子真情毒,巧設香醪醉玉人。時尚書屋
何事菩提都削盡,只貪裙底十分春。時尚書屋
那婦歸家,心想:「這和尚本事高強,實契我心。幸得相遇,怎便丟開。但怎的設個法,得他再來一敘,慰我渴想。」思量了一日,生出個計較來。時尚書屋
對芙蓉道:「我前忽然昏暈睡去,明見佛爺點化我。呼我受戒三日,莊誦楞嚴,後成善果。你去前日我燒香的那寺裡,替我請那位師太來。」芙蓉應諾。時尚書屋
比至寺中,見了了空,道達主母要看經之意。了空早已會意,因見芙蓉生亦嬌嫩,邀入奉茶,就地麻翻,摟去密室。卸開裙褲,照着小小陰戶,扳將開來。不管生就,把條鐵干撐將入去。時尚書屋
那時芙蓉被藥昏迷,不能動彈,任了空擺佈。將就搗進半截,荷包口緊,掯勒強筋。了空歡情難抵,抽不過一二百抽,頓地裡泄了。撤出干子,精血交流。時尚書屋
了空急忙將帕子 他裡外拭淨,仍與他系好裙褲。一會間芙蓉醒來,只覺得那物裂縫生疼。將手去摸,四邊俱腫。知為僧所苦,只怕羞
,只得討個回語奔歸。時尚書屋
有詞道[

只為那人鐵棒,害得丫鬟落網。時尚書屋
無限美嬌香,都被狂風開放。時尚書屋
惆悵,惆悵,褪卻新紅難上。時尚書屋

右調如夢令

了空見婦來招,自思道:「這個婦人,情慾不比尋常。若要伏他,須憑藥餌。」密帶隨身。到了婦家, 設佛像,捧誦經文。時尚書屋
無人所在,婦出與約。了空到暮佯起辭歸,婦道:「我一連三日都要勞着師父,留在此才好。那裡走來走去,倒也反勞。只是單怕嫌疑。」
芙蓉道:「外面門房與內隔絶,留在那裡何害?」那婦道:「可住得麼?」芙蓉道:「極幽靜雅緻,師太住甚好。」婦遂命芙蓉引進就寓。起鼓人定,婦自出招了空。相與攙手而入,直達羅幃,遂解衣同寢。時尚書屋
了空暗地將藥托莖頂進,良久不動。婦興發,輓師道:「你動動兒。」了空道:「且少停。」須臾爐熱,藥鎔牝中發作,了空才抽動。時尚書屋
婦就覺有異,起謂了空道:「你下了不知什麼在裡頭,我覺又另是一番光景。這般輕輕的,煞不住癢,你快重些兒。」了空那時乘藥發性,昂壯十分,按定婦身,就狠送了千合,覺動少歇。婦道:「不要歇了,接着才好,裡面癢不過了。」
了空果要接着,狠送千合,婦不迭的叫好。了空又少歇。婦道:「師父你歇得,我歇不得哩。」了空道:「包管夫人有趣。」
就將婦腰下墊高數寸,自把兩手支床,懸身牝上,接連搞着,下下都在癢筋上。就提了三千來合,婦快極難言,陰精似水。伸手摸莖,見其越硬,笑道:「鐵鎯頭舂夠我了,歇了罷。」了空道:「我如今又歇不得哩。」
婦撒手,聽他又送有千餘。婦道:「好師父,弄怕我了,罷罷。」了空道:「夫人耐煩些,再舍小增一會兒。」看看又拽了無數。時尚書屋
婦性雖淫,那經得這般狠陣。牝中辣燥,神思疲睏。了空雖一頭抽,他自一頭睡去。已是四更時候。時尚書屋
了空悄悄扯出來,尋芙蓉去 。芙蓉道:「昨被你弄疼了,還未曾好哩。」了空道:「你不曉得。一遭生,兩遭熟。時尚書屋
再弄這一次,管教你愛來。」芙蓉也覺情動,聽了空復爐。終是丁香小鼎,緊暖非常。了空雖是貪歡,戰了一夜,也覺得神氣不旺。時尚書屋
夾了片時,便自泄了。笑謂道:「這寶貝謝媒好了你。」婦醒,覓僧。見在芙蓉床上,怪起呼來。時尚書屋
摸僧具軟,不快道:「這怎麼了?」了空謝罪道:「小僧該死。」婦道:「事倒無妨。只是這腦子不與我,倒與了賤婢。可恨!」了空又謝道:「尚容補過。」
詩云[
玄珠已被人輕竊,尤恨瓊漿不我僥。時尚書屋
不是沙門真鐵干,何繇煞卻這風 。時尚書屋
看看天曉,了空假意端坐經堂,默誦經文,掩人耳目。你道經是這般誦的,直教罪孽如山重,冤愆似海深。時尚書屋
大家又誦了一日,漸覺晚了,了空便鑽到婦房。婦道:「夜來太狠,今須要些有清趣的。」了空道:「盡有套數。」先蹲下向婦牝飴了一回。時尚書屋
婦道:「何套?」了空道:「是開手赤龍攪澗。」又復捧定咀吮。婦喜其愛己,問道:「何套?」了空道:「是遊蜂釀蜜。」婦道:「污了淨口,不好看經。」
了空道:「佛在何處?」遂上將莖向牝在右塞插,故意不看門路。婦道:「何套?」了空道:「是歸燕尋巢。」婦握入道:「巢在此。」了空又直放進,故上把花心亂擦。時尚書屋
婦奈癢不過,問道:「何套?」了空道:「是紅妝跨馬。」婦道:「此景倒佳。」
了空度引興漸濃,就將急入狠抽,頓了百來下。婦道:「此才是實際,是何套?」了空道:「是餓馬奔槽。」又叫婦下床侍立,蹺起一足付僧,輓持耍弄。婦道:「何套?」了空道:「是靈鵲登枝。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