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戲中戲 第 2 頁


絳仙說:「做爹娘的,要在你身上掙起一分大傢俬,你倒這等迂拙起來。我們這樣婦人,顧甚麼名節,惜甚麼廉恥,只要把主意拿定了,與男子相交的時節,只當也是做戲一般。他便認真,我只當假,把雲
作者:待考 / 頁數:(2 / 11)

絳仙說:「做爹娘的,要在你身上掙起一分大傢俬,你倒這等迂拙起來。我們這樣婦人,顧甚麼名節,惜甚麼廉恥,只要把主意拿定了,與男子相交的時節,只當也是做戲一般。他便認真,我只當假,把雲雨繆綢之事,看得淡些。一則身子不受虧;二則這就是守節了,何須恁般拘執呢!古語說的好:煙花門第怎容拘泥,拚着些假意虛情,去換他真財實惠。時尚書屋

把鳳衾鴛被,都認做戲場餘地。我做娘的,也不叫你十分濫交,逢人就接,遇人就睡。有三句秘訣,傳授與你。你若肯依計而行,還你名實兼收,賢愚共賞,一生受用不盡。時尚書屋
聽我道來:叫做許看不許吃,許名不許實,許謀不許得。」
藐姑說:「怎麼叫做許看不許吃呢?」絳仙云:「做戲的時節,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被人看到,就是不做戲的時節,也一般與人玩耍,一般與人調情。只有這香噴噴的一盤美包子,不許他到口。這就叫做許看不許吃。」藐姑道:「那許名不許實?」絳仙道:「若有富貴大賈、公子王孫,要與我做實事的,我口便許他,只是你故延捱,不使到手。時尚書屋
這叫做許名不許實。」藐姑道:「那許謀不許得呢?」絳仙道:「若遇那些痴心子弟,與我們相厚了,要出大塊銀子,買我從良,我便極口應允,使他終日圖謀,不惜納交之費。到了後日,只當做場春夢,決不肯把身子嫁他,這叫做許謀不許得。」藐姑云:「既捨不得身子,為甚麼不直言回他,定要做這許多圈套呢?」絳仙道:「我兒,你不知道,但凡男子相與婦人,那種真情實意,不在粘皮靠肉之後,卻在眉來眼去之時,就像饞人遇著酒肉,只可使他聞香,不可使他到口。時尚書屋
若一到口,他的心事就完了,那有這種垂涎嚥唾的光景,來得熱閙。」
他二人正說之間,劉文卿來到門內說:「合的小班,今已十有八九,要起個班名纔好。我兒,你是極聰明的,想出兩個字來。」藐姑說:「既是小班,取個方盛未艾的意思,叫做『玉筍』班罷。」文卿說:「兩字甚好,只是班中尚少一個腳色。時尚書屋
待我寫個招帖,貼在門首,自然有人來做。」上寫云:「本家新合玉筍班,名色俱備,只少淨腳一名,願入班者,速來賜教。」藐姑說:「既要孩兒學戲,孩兒不敢不依。只是一件,但凡忠孝節義,有關名教的戲文,孩兒便學。時尚書屋
那些淫詞艷曲,做來要壞廉恥,喪名節的,孩兒斷不學他。」文卿說:「這是容易的。」藐姑口雖不言,心內暗想云:「那個做正生的,不知是怎生一個人物?倘是俊俏的,也就是我的福了。」遂作詩一首。時尚書屋
詩曰[

玉筍佳名確不易,小班更比大班奇。時尚書屋
饒伊擅盡當場巧,究竟原非婦所宜。時尚書屋
要知後事,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2回
傾城貌風前露秀 概世才戲場安身
卻說譚楚玉自從那日聽了二位誇美劉絳仙的好處,時刻在心。兩三日後,二位朋友說:「今日有戲,不知老兄可出去看看否?」譚生云:「如此,妙,妙!」三人遂攜手而行。及至到了戲場台上,還不曾有人。其友云:「想是梨園子弟未到,我們且在這總路口上,站上一會,等劉絳仙走過的時節,先把他凌波俏步,領略一番,然後跟他去看戲,有何不可。時尚書屋
且是那些做戲的婦人,台上的風姿與台下的顏色判然不同。我和你立在此處,倒可以識別真才。」譚生說:「同是一個人,怎麼有兩樣姿色。」其友云:「這種道理也有些難解,場上那床氈條,最是一件作怪的東西,極會凌醜婦、幫佳人。時尚書屋
醜陋的走上去,愈加醜陋;標緻的走上去,分外標緻。兄若不信,請驗一番就是了。」說話之間,見一夥人擁擠而至。譚生云:「所謂劉絳仙者,就是前面那一位麼?」其友云:「正是。時尚書屋
小弟的說話,可也讚的不差?」譚生云:「也不過如此。」其友云:「婦人的姿色,到這般地步,也夠得緊了,難道還有好似他的不成!」
譚生云:「方纔在後面的那個垂髫女子,難道不是天香國色?為甚麼對了人間至寶,全不賞鑒,倒把尋常的姿色,那般抬舉起來。」其友云:「那是他的親生女兒,叫做藐姑,帶在身邊學戲的。據小弟看來,好便是好,也未必在他母親之上。」譚生心內想道:「這位女子,就像胎裡的明珠、璞中的美玉,全然不曾琢磨的。時尚書屋
非具別眼的人,那能識認得出!這種道理,不但他們不知道,也不可使他們知道。若使見知於人,則天下之寶,我必不能獨得矣。也罷,我且依他說個不好,自己肚裡明白就是了。雖如此說,既要結識他,須是在未曾破瓜的時節,相與起頭纔好。時尚書屋
我且隨眾人看戲,待他戲完之後,回去的時節,尾在後面,看他家住那裡,然後好想個進身之法。」遂轉身云:「畢竟是兄識貨,方纔那個女子,初見便好,過後想來他沒有甚麼回味。還去看戲要緊,不要耽擱了戲。」這正是:
當場一刻勝千金,莫把閒詞誤寸陰。時尚書屋
其友也口號一絶云[
拉友觀場破寂寥,評聲論色興偏饒。時尚書屋
非關舉世無明眼,天與忽然秘阿嬌。時尚書屋
及至到了戲場,早本已開演的是《西施歸湖》,接的是《挑簾成衣》。真個是人人的誇好,個個稱強。只是譚生心中,別有所屬,所以唱的雖好,也恨他不一時散場,早些歸家。到了殺戲的時節,譚生擠在人空裡,一直送他到家,還覺餘興未盡,亦唯讚歎而已。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