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戲中戲 第 7 頁


地方上面,就有些不到之處,我也替你們說個方便。只是以後知事些,你們這些人,莫說別樣放肆,就是稱呼之間,也有些欠通。難道錢爺兩個字,是生漆粘住的。那錢字下面,爺字上面,就夾不得一個字
作者:待考 / 頁數:(7 / 11)

地方上面,就有些不到之處,我也替你們說個方便。只是以後知事些,你們這些人,莫說別樣放肆,就是稱呼之間,也有些欠通。難道錢爺兩個字,是生漆粘住的。那錢字下面,爺字上面,就夾不得一個字眼進去麼?」眾人說:「這是我們不知事,自今以後,加上一個字眼,叫錢老爺就是了。」

萬貫說:「既然如此,你們就多叫幾聲,補了以前的數。」眾人連叫了幾聲,萬貫連應了幾聲。眾人叫的緊,萬貫應的也緊。及至叫完,萬貫將大頭點了數點,笑道:「這纔是個道理。時尚書屋
你們說的話,都完了麼?你老爺身睏倦,要進去睡了。你們有事者奏來,無事者退班。」眾人說:「還有一件大事,要稟告錢老爺。那平浪侯晏公,是本境的香老。時尚書屋
這位神道,極有靈驗的。每年十月初三,是他的聖誕,一定要演戲上壽。請問錢老爺,該定那一班戲?你分付一聲,小的們好去辦。」萬貫說:「往年的戲都是舞霓班做。時尚書屋
那女旦名叫劉絳仙,又與我相厚,待我差人去接他便了。」眾人各唯唯而退。 萬貫見眾人散了,隨將雙膝一拍,笑道:「妙,妙,妙!我錢萬貫的威勢,不拿來恐嚇鄉人,叫我到那裡去使!明日官到的時節,拿他們的銀子、酒席,裝自家的體面威風,何等不妙!還有一件上門的生意,不可錯過,等他拿了銀子來,待我取下一半,只拿一半送官,且做個小小的抽豐,再做道理。叫家僮,你打聽舞霓班的戲子,在哪裡做戲,好着人去喚他。」
家僮道:「稟老爺!舞霓班雖好,還不如玉筍班,更有名聲。近來的戲,都是他做。」萬貫說:「我不單為做戲,要借這個名色,與絳仙敘敘舊情,你那裡知道。」家僮說:「玉筍班也有個女旦,就是絳仙的女兒,名叫藐姑。時尚書屋
他的姿色,比他母親更強十分。況且絳仙為照管女兒,近日離了大班,也在小班裡面。」萬貫說:「是他有個絶標緻的女兒,我從前見過他的,如今也出來做戲了?既然如此,你速速去接。待我央他母親做牽頭,也和他相與和與。」
仆說:「但聞姊妹同歸,不見娘兒並嫁。」
萬貫:「阿婿就是阿爹,一身兼充二夫!」

欲知後事,觀下回便明。時尚書屋
第5回
劉絳仙將身代女 錢二衙巧說情人
話說劉絳仙自從女兒出台,又喜又惱。喜的是藐姑姿色概世,惱的是藐姑矢志不淫。一日,絳仙想道:「我劉絳仙苦了半世,只生得一個女兒,實望他強宗勝祖,挈帶父母,誰料戲便做得極好,當不得性子異樣,動不動要惜廉恥、顧名節。見了男子莫說別樣事不肯做,就是一顰一笑,也不肯假借與人。時尚書屋
如今來到這鄉鎮之間,搬演神戲。那為首的是個財主,別處雖然慳吝,在我們身上,倒肯撒漫使錢。是我的舊相識,見了我的女兒,豈有不勸喜的!只是我兒性子如此,恐也不能趁他的銀子。」
及至到了鎮上,見那座廟坐北向南,離廟五十餘步,有一道急湍沙河。那檯子的後台,在南岸上。前台一半,搭在水裡,生板是正對廟口。你說這是為何?只因是台女戲,若不搭在水裡,那些沒皮虎,就弄出多少事來。時尚書屋
將檯子如此一搭,檯子在水裡,離看戲的約有四五尺,使他只能遠看,不能近前,倒也甚妙,誰知竟為藐姑與楚玉的便宜之地呢!及至吃了早飯,搭起浮橋,令戲子上台,上完了,遂將浮橋撤去。先唱了三出參神的戲,然後開了本戲。及至藐姑出台,真個如海上的仙女,令人可望而不可即。未及唱到半本,那些看的人,愚魯的俱各口獃目邪﹔那些風流的,俱各手舞足蹈。時尚書屋
真是人人誇強,個個稱好!
再說那錢萬貫,心中想道:「我嫖了一世的婊子,見過多少婦人,只說劉絳仙的姿色,是人中第1了。誰想生個女兒出來,比他更強十分。看了他半本戲,將我的魂也消出了一半,這便如何是好。」又想道:「他如今雖是台上的,到晚間,不過多加幾兩銀子,就是我懷中之物了。時尚書屋
此處難道還有掙我的不成!是便是了,怎奈我慾火熾盛,如何等的到晚上呢?也罷,等他下台用飯的時節,不免先調戲他一番,再作道理。」誰知到了飯時,別的俱各下台,目中惟少藐姑。那藐姑自從唱演以來,只在台上點心點心,就到黑方纔下來,今日也是如此。所以萬貫願望甚急,至此不覺情興索然,雖是威振一方,卻也無可奈何。時尚書屋
因此罷劉絳仙也無心與他親熱了。時尚書屋
及至吃飯,上台演過晚本。萬貫道:「家僮把絳仙叫來,我看他說些甚麼,再作道理。」家僮道:「絳仙到了。」萬貫叫他進來,絳仙見了萬貫,一手摸着萬貫的鬍子,說道:「是你老人家,我二人一年沒見,如今你反少面起來了。時尚書屋
總是財主人家養的好,真真令人可愛。」萬貫道:「你可好嘛?」絳仙答道:「我可好從何來呢?日子不如那二年,生意又不濟,孩子又不聽說,那像你老人家這等的受用呢。可是咱二人一年不見,不知你老人家也想我不?」萬貫道:「不惟常常的想你,就是夜日也還想你。到了今日,卻一毫也不想了。」
絳仙說:「見了面還想個甚麼呢?」萬貫道:「卻不是如此,我從前只說你的容貌世間無雙,所以放你不下。自從今日見了令嬡,誰知更比你來俊俏,我一見,就把愛你的心腸,移在令嬡身上去了,所以夜日還想你,今日一毫也不想了。不知你還念往日舊交,把令嬡也送來,教我享受享受不?」絳仙心中想道:「我若說不能,今夜就不能趁他的銀子了。也罷,我自有道理。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