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燕子箋 第 10 頁


遂附在耳上,唧唧噥噥說了一遍,問道:「可曉得麼?」二人聽得明白,齊說:「曉得。只是那姓霍的住在那裡,告訴明白;也還得鮮于相公到那邊,裝神搗鬼,解了交,方可歇手。」鮮生道:「有理。眾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21)

遂附在耳上,唧唧噥噥說了一遍,問道:「可曉得麼?」二人聽得明白,齊說:「曉得。只是那姓霍的住在那裡,告訴明白;也還得鮮于相公到那邊,裝神搗鬼,解了交,方可歇手。」鮮生道:「有理。眾位,你明日撈住了駝婆娘時,便悄地通個信與我,我做個不認的來到那廂。時尚書屋

自有道理就是。這個主意,你們散去,事成之後還要酬勞。」二人應諾而去。正是:計就月中擒玉兔,謀成日裡捉金烏。時尚書屋
畢竟怎樣擒捉駝婆,恐嚇霍生去否?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10回
 霍秀夫潛逃旅邸 安祿山大破潼關
話說華行雲在觀音像前焚香拜祝,說道:「昨因霍郎有病,曾許下心願,今幸喜好了。奴家今自虔誠拜謝,蒙大士打救,不勝感激。」遂倒身祝贊起來。那知霍秀夫俏俏在暗地聽得明白,說道:「原來雲娘在此為小生禱告。」
遂對行雲道:「我們是露水夫妻,這般情重,今日就在菩薩前,說下誓來。」兩人一齊跪倒。霍生道:「小生霍都梁,目下功名有分,便與華行雲夫榮妻貴,永不相忘。」二人拜起,霍生道:「小生還有一句話要先說過,若是日後倘遇那題箋人兒,只得雙諧姻緣。」
行雲道:「到那時再講他。」兩人發誓敘談,不題。時尚書屋
卻說昨日兩個捕役,竟把孟駝婆鎖住,扯扯拿拿來尋霍生。時尚書屋

孟婆道:「可憐那,我那裡曉得甚麼別樣勾當!我為霍秀才的病,這箋詞、釵子,他付我叫換《春容》的,是甚麼牽頭?」
捕役喊道:「你不必巧言花語,此間已到華行雲門首,不可大呼小叫,哄他出來才好。」遂輕輕叩門,行雲裏邊問道:「尋那個的?」捕役道:「來尋霍都梁。」霍生聞聽。覺得詫異,遂抽身迴避,行雲方纔問道:「尋他怎麼?」開了門一看,捕役撞進道:「還問怎麼?怎麼包關節,勾良女,現有女駝供狀。」
孟婆道:「華行雲!快喚霍秀才來,當面對一對,我與他做甚牽頭,把我無原無故這樣拷打?苦惱!苦惱!」正在辨理,忽見鮮于佶走進門來,問道:「那裡一班閒人在此羅唣?」捕役道:「不是甚麼閒人羅唣,為的是打關的。」鮮于佶道:「打關的是那個?」捕役道:「是霍都梁。」鮮于佶道:「唗!唗!唗!霍相公是我好朋友,是個有才學本分的人,那裡幹這樣事?休來胡撞。有何憑據呢?」捕役道:「這位相公說得有理。時尚書屋
常言道:拿賊拿臓,獲奸要雙。」遂把箋、釵遞與鮮生道:「這是甚麼物件?」鮮生道:「是一幅箋紙。」捕役道:「這箋紙你說那個寫的?是如今知貢舉的老爺的小姐筆跡,那霍都梁先畫一幅《春容》小像,偷送與小姐,又勾引小姐,寫出詩箋來答他。意思無非藉此風月傳情,暗通關節,這金釵是與這駝婆子的,央他兩邊走動,就是真臓。時尚書屋
實犯拿去還要拶夾,自作自受,怎說俺是挾詐斯文?況且,酈老爺關防甚嚴,若知道了,豈肯輕放?連這華行雲也是緊要人犯。快說!霍都梁在那裡?若隱藏了,就了不起。」華行雲聞聽,害怕哭訴道:「出場後已竟收拾回去,實不在此。」捕役道:「既不認帳,鎖他去罷。」
鮮于佶攔阻道:「且慢慢的商量。自古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遂把行雲扯在背地,輕輕說道:「不好了,前日與這駝婆箋釵,都被這些人拿獲到手,是硬做不得的,快快收拾些物件,好生打發他們,出門便了。」行雲心慌道:「奴家身邊沒有別物,只有金鐲一付,金簪環一匣,憑鮮相公給與他們,銷了這事罷。」
鮮生道:「快取來。」行雲轉後取來,遞與鮮于佶。鮮生接過說道:「我自有處。」轉身說道:「列位班頭,如今霍相公,場完就回去了,不在這邊;這華行雲不過暫與他相處,一個女人家,那裡曉得他來蹤去路?有些薄敬,列位收下,做個人情,看學生面,放了罷。」
遂把東西塞在捕役袖中。捕役道:「一樁天大事,這幾件東西怎生了帳?來不得,來不得!」行雲道:「這卻沒法處了。」鮮于佶道:「也罷,我為著朋友分上,我腰間還有剩下兩錠銀子,湊出遂與他罷。」行雲道:「多謝了!只一件,那詩箋不可留在他們手裡。時尚書屋
既添銀子,須索取還才好。」鮮于佶對捕役道:「列位,這小娘子身邊委實沒有什麼東西,我替他再添你二十兩雪花銀,寬釋了他,還了他那詩箋罷。」捕役道:「相公,你先前講的話,忒不通,如今怎樣知起道理來了?千看萬看,看你尊面,真個是人情大似法度了。」把詩箋遞過,行雲收訖。時尚書屋
鮮生向捕役道:「多謝了。」孟婆開口道:「列位老爺,可憐我是個殘疾人,也放了我罷。」捕役喝道:「唗,你是放不得的,還要拿去法司衙門,審明定罪,才見得我們不是訛詐;還要在霍都梁原籍關提勾當。」遂把駝婆鎖牽而去。時尚書屋
鮮于佶方問行雲道:「這事怎麼起的?」行雲道:「連奴家也不知怎麼起。好好在家裡,忽然這些差人一擁進來,那裡容人分辨。」鮮生道:「想是那駝婆口才不穩當,把前事對人講說。哎呀!如今是甚麼時節,略不謹慎,便弄出事情來了。時尚書屋
我問你,霍兄在那裡。」行雲道:「在後面房裡,進去相會罷。」霍生見了鮮于佶,不覺淚下。時尚書屋
行雲道:「太虧了鮮于相公,自己破費許多,方纔免得羅唣。奴家詞箋也贖過來了。」霍生接過收了,逐拜謝鮮生。鮮于佶扯住說:「我兩個幼年相與朋友,是何等交情,怎麼倒謝起來。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