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巫夢緣 第 12 頁


家裡事是我管,不消愁得。」王嵩道:「是便是,天氣冷了,切不可披霜冒露,有傷玉體。此後須慎重些,左右我明年還在府上讀書,有日子親近哩。」鮑二娘妖聲妖氣逼近身來,只管要弄。王嵩見他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32)

家裡事是我管,不消愁得。」王嵩道:「是便是,天氣冷了,切不可披霜冒露,有傷玉體。此後須慎重些,左右我明年還在府上讀書,有日子親近哩。」

鮑二娘妖聲妖氣逼近身來,只管要弄。王嵩見他騷發,十分火動了。況經過卜氏的手,不怕婦人的了,與鮑二娘到自己床邊,替他脫了裙褲,自己也把褲子脫了。提起他的兩腿,在燈光之下,把陽物插進。時尚書屋
回頭看那出進,興高力猛,任意大殺,不像個十六歲的小官了。弄得鮑二娘快活難當,親親乖乖,哥哥爹爹,沒一樣不叫喚出來。弄到二更,雲收雨散,王嵩勸他爬牆進去,鮑二娘不覺籟籟掉下淚來。王嵩問他緣故。時尚書屋
鮑二娘道:「我主人為富不仁,專要放債盤人,加一起利,沒有銀子送他,就要將田房準折。憑你賣老婆、賣兒女,他也不饒分毫。兒子是前妻抱養的,比爹略略好處,女兒是他親生的,你前番受用他一夜了。不喜歡家主公,偏好尋趁別人,卻也不得其便。時尚書屋
鎮日長吁短嘆,尋死覓活。他和我卻合得來,他繼母余五娘,自從娶來,我主人就不喜歡。你在此只怕逃不脫,但若上了他的手,咱們就不能親近了。」王嵩道:「前日他叫婆子送東西來,約我夜間說話,我只推家母喚我,竟回去了。時尚書屋
如今你家大爺在館,料不來纏我,就是二娘美情,我豈不知,也要慎重些。倘或敗露,我就安身不牢了。」鮑二娘道:「我也在此不久,三房四戶的,了不得我的終身。大爺若做了官,救撥了出去,也是無量功德。」
兩人絮絮叨叨,說了一會,又弄了一次。約有四更了,鮑二娘才爬牆過去。臨別說:「再隔半月,我來會你,若你要用什麼,可叫夭桃進來齲」王嵩送他過牆去了,才解衣安寢。心上想道:「有家主公的,尚然如此,怪不得劉寡婦偷我。」
從此把婦人看得冷淡些了,只是勤謹讀書,思量做了舉人進士,娶了桂姐為妻,卜氏為妾,也夠快活過日子了。有詩為證:文字自己好,色是別人姣。時尚書屋
男女喜淫奔,總之互相嬲。時尚書屋
你道我便宜,濃曰便宜少。時尚書屋

風流一瞬空,快活從何討。時尚書屋
聰明冰雪人,閒情一筆掃。時尚書屋
且說王嵩雖然好色,因見安家婦人淫蕩,倒把偷情的念頭冷了一半,只唸唸不忘卜氏,想去與他會會。別了安可宗,回家見了母親。次日尋着了存兒,走腳通風,又進去住了兩夜,才到安家園上來,索性讀了半月書,已是十二月了。雖然披鋪蓋在炕上睡,到底園上寒冷。時尚書屋
安可宗要搬他前面屋裡去,王嵩怕那些婦人,越發來纏個不了,未免生出是非,推辭道:、不消搬移了,再過幾日大家收拾過年,小弟也告辭回去。正月立了春,就不十分冷了。「又過了六七日,王嵩收拾了書籍,把房鎖好。請出安伯良來作揖謝了。時尚書屋
安伯良道:“明年先生幾時來?」王嵩道:「元宵後,但憑老伯抹好日子,小侄就來。」安伯良扯住不放,畢竟要留他吃些酒,點燈送回。王嵩只得開了房門,再坐半日。時尚書屋
正在房裡靜坐,只見夭桃拿出幾件東西說:「是奶奶們送大爺的。二兩一對銀子,是大奶奶的。臨清綾子一疋,折果子銀二兩,是鮑二娘的。手帕一方,荷包一個,是王媚娘的。」
王嵩只收了鮑二娘所送,其餘再三不收。夭桃去了又來,苦苦要收他了。王嵩把一兩銀子賞了夭桃,東家酒席已完,吃了一會酒,將及點燈,王嵩謝了自去,不在話下。時尚書屋
且說卜氏當初守寡忍耐性兒,倒也不覺怎的,自從搭上了王嵩,到了臘月,孤孤淒淒,反覺難過。雖然存兒有一兩遭兒,心裡卻不甚喜歡,便有苦無了。除夜吩咐存兒,再三強王嵩到家,要與他辭年。時尚書屋
看官,你道怎生喚做辭年?臨清風俗,到了這一日,不論長輩、同輩,凡至親至友,定要到門一次,謂之辭年。新年初一二,又到門一次,謂之拜年。卜氏只是要會會小王,藉此為由,指望與他弄弄。王嵩只得進去,同卜氏吃一會酒,酒到半酣,着着實實弄了一遭。時尚書屋
陰陽二物,也就辭了一辭。一更多天,王嵩才回去,被李氏說了幾句,王嵩也不敢言語。那知存兒再三求告,卜氏只得又與他弄了一遭。有一曲《桂枝兒》為證:小賊囚,你為何也來羅。時尚書屋
他方纔一遭過,你又一遭。是娼妓家要我把糟來跳,奴兒沒了主,似牆花亂亂拋。小賊囚,若不要你走腳通風也,怎肯和你嬲。時尚書屋
且說王嵩到了新年,年初一往學裡拜了文廟,投謁師長名帖。回來就到馮貢生家拜了姨父姨母的年。又見表妹作了揖,在他家過了午,順便投了安家兩個名帖。到家已是申牌時候。時尚書屋
初二初三該拜的,回拜的,都走回了。存兒路上撞見,原約定初四進去。時尚書屋
這一日,在家侍奉母親,直至抵暮。只說劉家吃酒,我自回家,不消家仆來接。悄悄打從劉家後門進去,卜氏打扮得花枝招展,綉帶飄飄,真個仙子臨凡,人間少有。有詩為證:莫道前生西子家,名妝國色鬥春華。時尚書屋
娥眉不鎖嫣然笑,翠袖輕揚映碧紗。時尚書屋
王嵩在燈下見了,愛得如天仙一般。也不顧瑞兒、存兒看見,上前摟住,叫聲:「心肝劉奶奶,真個嫦娥出現了。」卜氏變了臉道:「我已將身許嫁,便是你的人了,如何還稱我是劉奶奶?可見你的心兒不真,咒兒是假。」王嵩忙道:「沒曾過門,只得權叫了一聲,以後竟稱為王奶奶何如?」卜氏才歡喜了,擺上許多餚饌,大家飲酒作樂。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