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巫夢緣 第 3 頁


」這個口風,馮家娘子傳與姊姊李氏知道,故此臨清勢利的人家,常常央媒人來說親,要招王嵩為婿。李氏道:「我只得一個兒子,又且年幼,還不是定親的時候。」就大家停住了。說便這般說,馮家看得
作者:待考 / 頁數:(3 / 32)

」這個口風,馮家娘子傳與姊姊李氏知道,故此臨清勢利的人家,常常央媒人來說親,要招王嵩為婿。李氏道:「我只得一個兒子,又且年幼,還不是定親的時候。」就大家停住了。說便這般說,馮家看得王嵩比前大不同,心裡願招他為婿,凡攻書貲本、進學使費、謝師禮儀,都從這姨父家送來。時尚書屋

迎送了新秀才入學,王嵩領了謝禮,先到施先生家叩拜了。次日就去拜見姨娘姨父,拿一個愚甥名帖到馮家來。先讓姨父姨娘請坐,待孩兒叩見。夫妻二人不肯坐,卻同受了他四拜。時尚書屋
王嵩又請表妹見了,馮士圭只為要招他為婿,回言道:「那有不相見哩!桂仙尚未梳洗,賢甥且到書房裡少坐。」王嵩隨了馮士圭到書房裡過午,不題。時尚書屋
且說桂姐已十一歲了,讀了幾年書,通文識字,也是一個女中才子。聽得說表兄是個神童,一連考了三個案首,心上已抵慕他,又聽得父親前日的話,巴不能夠見他,看看近來長成如何了。那知馮士圭回了,不得一見。桂姐叫大丫頭露花,吩咐他看王家小官人,在那裡留飯。時尚書屋
露花去不多時,回覆桂姐道:「在書房裡留飯,只得老相公獨自陪他。」桂姐年小,還不曉得什麼,只是愛才的念頭,卻比私心反急,忙忙叫露花跟隨了,走到書房門口去張那表兄。只見:眼含秋水,肌映春花,清素之中,微流麗藻,風塵之外,獨秀瑤林,嘆天骨之多奇,喜人姿之偏挺。行見士林耀彩,百尺無枝。時尚書屋
但逢筆陣交鋒,一戰而霸。時尚書屋
桂姐看了一看,嘆道:「兩三年不見,長成得恁般俊偉,這定是個舉人進士,我爹爹卻愁神童每每夭折,豈不是過慮?」露花問道:「王家小官人,今年幾歲了?」桂姐道:「大我兩歲,今年十三歲了。」露花道:「桂姑娘嫁了這樣一個姐夫,也不枉了聰明美貌。」桂姐笑道:「這丫頭壞了。」那知笑了響了些,被王嵩耳快,已聽見了。時尚書屋
舉眼往門外看,但見:四尺身材,十分顏色。腰如約素,肩若削成。皓齒內鮮,丹唇外朗。如池翻荷而流影,宛風動竹而吹衣。時尚書屋
忽露面,則出暗入光;乍移身,則含羞隱媚。有情有態,如合如離。安得夜託夢以交靈,敢望畫聘心以舒愛。時尚書屋

王嵩本是多情種子,見了這般美貌,魂飛天外,魄散九宵。心上想道:「怎得表妹這樣女兒為妻,也不枉了人生一世。」只因姨父馮士圭前日的言語,母親為有「夭折」兩字,不曾對兒子說,所以心神恍惚,惟有羡嘆。兩下里正看個不了,姨娘走出來,叫了女兒進去。時尚書屋
王嵩一心對著嬌姿,不覺手裡酒杯,竟脫落在桌上了。馮士圭回頭一看,桂姐已去,並不見人,也就大家不覺了。王嵩辭以不能飲了,吃了午飯,起身又入內裡。謝了姨娘,告別前去。時尚書屋
回家思思想想,只戀着表妹桂姐,還虧未知女人情趣,想了幾日,也就丟開了。只是桂姐心裡時時刻刻,指望爹爹心回意轉,招表兄為婿。正是:白雲本是無心物,卻被東風引出來。時尚書屋
第2回

雛兒未諳雲雨事

春光簾外還依舊,惟有這耐春人瘦。花片易消殘,正值清明後。∧惺潞腿素碩罰•娣窒•ゴ壕F椎鉸液旆桑兔級•澹坑業鰲逗L拇骸氛庖皇狀剩•倉凰搗縝櫬蟾牛•杭潯毒豕匭摹I形粗•履泄雅行磯嘧鮎腫霾壞茫•逃秩灘蛔〉目啻Α•
且說王嵩在馮家回來,想那桂姐,也只幾日忙,就丟開了。他那丁家巷裡,隔得十來家,有個劉秀才。秀才亡過了兩年,妻房卜氏守寡在家,倒也冰清玉潔。只是生得俊俏,又識一肚子好字。時尚書屋
閒着時節,把些唱本兒看看,看完了沒得看,又央他哥弟們,買些小說來看。不料他兄弟買了一本《天緣奇遇》,是祁羽狄故事。上面有許多偷情不正經的話,卜氏看了,連飯也不想吃。直看到半夜,才看完了。時尚書屋
心裡想道:「世間有這風流快活勾當,我如今年紀已二十四歲,這樣事,只好來生做了。」說便這等說,好不難過。睡上床去,再睡不着。對著裡床,空蕩蕩的,沒個人兒。時尚書屋
對著外床,只見桌子上點的燈兒,半明不滅,好不孤淒,嘆口氣道:「我又無兒子,只養得一個女孩兒,前年出天花又死了,本不消守得寡,受半世的苦楚,只是捨不得丟了傢俬嫁人。」這一夜就睡得遲些,不覺大寺裡,又撞鐘了。有《桂枝兒》為證:熨斗兒熨不開眉間皺,快剪刀剪不斷心內愁,繡花針綉不出合歡扣。嫁人我既不肯,偷人又不易偷。時尚書屋
天呀,若是果有我的姻緣,也拼耐着心兒守。時尚書屋
卜氏想了嘆,嘆了想,一夜不得安眠。畢竟想道:「且偷個標緻人兒,再做理會。家裡僱的人,不消說是粗蠢,一個小廝只十五歲,倒也伶俐。叫他尋個把人兒也好。時尚書屋
只是他尋來的未必中我的意。須等我自己看中一個,叫他去走腳通風,這使用得着了。」打算定了,反睡了去,直到巳牌時候,方纔起來。時尚書屋
從此以後,把十五歲這個小廝也待得越好了,每日無事,常到門首,閃在門背後,看那來來往往的人,指望看上個好的,叫小廝做腳。那小廝叫做存兒,原是永平縣人,十二歲時節,來到臨清,僱與劉家使喚。已過了三個年頭了,年紀漸漸長成,見卜氏完了兩年零三月的孝,打扮得妖妖嬈嬈,不比當初老實了,心下疑惑,又不見有一毫走作。只是常常在門首看人,不像寡婦的規矩。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