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巫夢緣 第 6 頁


卜氏歡天喜地,吃了晚飯,等到約莫一更將交,存兒跑進來說道:「吹烏了燈,王大爺彈門哩。」急忙走去,假意息息索索,見房裡沒燈,卜氏已上床睡下。他低低的道:「大爺,這是床,奶奶在床上哩。
作者:待考 / 頁數:(6 / 32)

卜氏歡天喜地,吃了晚飯,等到約莫一更將交,存兒跑進來說道:「吹烏了燈,王大爺彈門哩。」急忙走去,假意息息索索,見房裡沒燈,卜氏已上床睡下。他低低的道:「大爺,這是床,奶奶在床上哩。」就自己脫了背心裙子,扒上床來。時尚書屋

卜氏不知是假裝做的,親親熱熱,一把抱住,反把口來做了個親親,又把舌尖吐了半個,只見一個半長不短的,騎上身來,把一根半大不小的陽物,弄到陰門裡,到也弄了一個時辰,方纔一度。卜氏問他說話,只不回答,竭力奉承。弄了一夜,五更低低的道:「我去了,夜裡再來。」卜氏道:「我送你。」
假王嵩道:「有你家小廝,不消你送。」輕輕穿了背心裙子,一步步出去了。卜氏滿心歡喜,那知卻是自己的小廝,癩蛤蟆倒吃了天鵝肉了。正是:莫信直中直,須防人不人。時尚書屋
第3回

嬌娘大戰少年郎

嫦娥新浴,夜夜能妝束。斂青鏡,吐紅燭,梅空唯辯白,竹襯才分綠。方妒小眉灣,又捻雙弓蹴。”•葡訟擻瘢•閿陳奚廊狻2還苡衤ソ鷂藎•苛顧票殷斐蠲叨饋L仆渙貶。鐧萌似•盡!右調《千秋歲》這一首原是月詞,卻取來做這一回的引子,恰似天生成的。且說劉家寡婦卜氏,本來看上了小王,教小廝存兒做腳,那知卻被這廝定下了好計,倒抽了個頭籌。到了次日,存兒昏昏沉沉,像個不曾睡的。卜氏卻因久曠的婦人,重新又嘗這滋味,心裡歡喜,便不覺得睏倦。時尚書屋
見存兒這般光景,反有些疑惑起來,叫他到身邊問道:「你昨夜送王大爺出門,可曾約定今日來?」存兒道:「不曾說。」待弄熟了,就知道了,他亦膽大不妨事了。卻為初經婦人,又是久曠的,越弄越要,弄他不過了,便答應道:「王大爺說:『怕母親問我那裡過夜,不便連連出門,你再走來討信。』小的還要去伺候他哩。」
卜氏道:「等王大爺再來一夜,我就做新佈道袍賞你。」存兒道:「不要奶奶費心,只要奶奶看顧,小的也感激不盡了。」卜氏心裡越疑惑起來,問道:「你要我怎麼看顧你哩?」存兒笑嘻嘻的道:「慢慢的求奶奶,且等王大爺再來幾夜,小的才敢大膽告稟。」卜氏道:「你停一會兒,且往那裡問問去。」
存兒道:「小的就去。」跳鑽鑽走出房子了。心裡又想了想道:「咱自己又弄他不過,倘或知道是我,怕不長久。如今當真去央及那小王,且待他進來時節,再做道理。時尚書屋

那時節奶奶倒不好變臉了。」打帳已定,慢慢的捱在王家門首來。時尚書屋
只見靜悄悄沒一個人,站了一會,心生一計,竟走進客位來,問一聲:「王大爺在家麼?」客位後頭,走出一個半老不老的女娘來,問道:「你是誰家,尋大爺做什麼,不是同會文字的劉大爺家麼?」存兒隨口應道:「正是,正是,俺大爺請王大爺吃酒哩。」那女娘道:「今日在家做文字,酒是不去吃,等我叫他出來,自己回你。」洋洋走進去,叫了王嵩出來了。存兒道:「咱奶奶又叫我請大爺去說話哩。」
王嵩低低的道:「我只道是劉大哥家,原來是你。我昨日見了你奶奶,果然生得齊整,回家好不想他。只是如何進得去,不怕人瞧見麼?」存兒道:「後面臨街的高樓子,是咱奶奶做房在上頭,如今天熱,奶奶還在樓底下,家裡一個看門老兒,一個僱工的後生,都不進房的。一個大丫頭秋菊,去年嫁去了。時尚書屋
只一個小丫頭瑞兒,十一歲,不曉得什麼。大爺打從後門進去,對門兩邊,並沒鄰舍,憑你出出進進,有誰知道?況且咱奶奶夙昔有清奇古怪的名頭,人人曉得,再沒人防他偷情的話,大爺你只管放心。」王嵩道:「我今家,母親看定着做文字,明晚準來。你到明日下午,再到我門首等我,不要進來也罷。」
存兒道:「然大爺不可失信。」說了明白,回到家裡,把王嵩的話,換頭面與卜氏說遍。卜氏心下的疑惑,倒也去了七八分了。專等明日夜裡,快活做事。時尚書屋
只是一件,大凡婦人熬着,卻也不十分想做,昨夜雖是小陽不濟,卻被這東西引動了春心,日裡忙忙過了,到了掌燈以後,吃了晚飯,要上床去睡,把昨夜小兒郎上床行事光景,望空摹擬,好不難過。看看一輪明月,正照在窗裡來。卜氏道:「月兒呵,你也照着王郎哩。」有一曲《桂枝兒》為證:青天上月兒,恰似將奴笑。時尚書屋
高不高,低不低,正掛在窗半腰。半分毫,半分毫,缺的日子偏多也,團圓的日子少。時尚書屋
且說卜氏想念王郎,只道昨夜曾與同衾共枕,不能大暢,也可解饞。誰知還未到手,比那望梅止渴、畫餅充饑,也差不多兒。孤孤淒淒了一會,忽然想道:「存兒小奴才雖醜,昨夜是他不是,不知他的那話兒,比王郎的大小?左右睡不着,且到廳後他睡的去處,看一看。做是不與他做事,只當看看兒,消我的悶懷。」
聽聽小丫頭已睡着了,輕輕開了房門,走到存兒鋪邊,月光雖不照着,卻也有亮光,只見存兒像死人一般,睡得好熟。卜氏道:「這樣蠢才,可見昨夜不是他裝做的了。」待要回房,心裡癢癢的,就像有末了的事一般。此時天氣還熱,存兒精身子躺着,卜氏輕輕把手摸他陽物,也倒長長大大的了,恨不得叫醒了他,和他弄弄。時尚書屋
心裡想道:「不好,倘若王郎曉得了,只道忒賤了,便不尊重我哩。」再三咬着牙根忍住了,下面陰門裡,都流了好些浪水。因是單裙,滾了兩腿,急忙忙走進房裡,閂了門睡了。直至三更,方朦朧睡去。時尚書屋
五更初交,又惺惺鬆鬆醒了。正是:不如意事常八九,可與人言無二三。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