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巫夢緣 第 7 頁


到了次日,已是巳牌時候,卜氏問存兒:「可去伺候伺候王大爺?」存兒道:「早哩,王大爺原吩咐我下午來。」卜氏道:「今夜不知要吹燈,不要吹燈。」存兒笑了一笑道:「想是不要吹燈了。奶奶還該
作者:待考 / 頁數:(7 / 32)

到了次日,已是巳牌時候,卜氏問存兒:「可去伺候伺候王大爺?」存兒道:「早哩,王大爺原吩咐我下午來。」卜氏道:「今夜不知要吹燈,不要吹燈。」存兒笑了一笑道:「想是不要吹燈了。奶奶還該買些東西,只怕王大爺要吃些酒。」

卜氏道:「我又不是娼妓,怎好陪他吃酒?」存兒笑道:「怎麼?奶奶還要陪他睡覺哩,吃酒何妨?」卜氏罵道:「小賊囚,誰和你調喉。」就取出五六錢一塊銀子,吩咐存兒:「只揀好吃的,買了幾件蘇州三白酒,你再來拿銀子買,不要被他笑話。」存兒接了銀子,一樁樁買完了,才說了一聲,往王家門首來。王嵩已在那裡等久了,問道:「你為何這時候才來?我要你先領到後門瞧瞧去。」
存兒就領了王嵩,在後門口看了一遍。王嵩道:「好好,果然冷靜去處,沒人行。你且回去,在後門等我,將及點燈時候,不消你來了,我竟到這所在來。」存兒應了,各自去訖。時尚書屋
存兒到家,把這話說與卜氏,心裡又想了一會,怕小王今晚相會,倘或說前夜並不曾來,反不好意思。不如我自首免罪,下次又好再求弄弄,只管站着不去。卜氏道:「你像個還要說什麼,這是怎麼說?」存兒道:「小的實有話稟上奶奶。」卜氏道:「你說。」
存兒紅着臉,笑嘻嘻的道:「奶奶,在王大爺面前,不要提起前夜的話罷。只當今夜來起,越發有趣。」卜氏道:「這也奇怪,他前夜業過,為何不要提起?」存兒道:「憑奶奶心裡,只是說了,王大爺道:『前夜我不曾來,來的是誰?』倒不好看相。」卜氏道:「我且問你,前夜來的,難道不是王大爺?你實說是誰,我便饒你這賊囚。」
存兒道:「連小的也不知道是那個,只不是王大爺罷了。」卜氏道:「小賊囚,想是你搗鬼,我倒把你愚了,怪道遮遮掩掩有許多模樣,若不是領王大爺將功折罪,我叫你活不成。」存兒顛倒扒在地下,磕了個頭道:「小的謝奶奶。」卜氏又好氣,又好笑,只得罷了。時尚書屋
不多時,日色西沉,看看了,卜氏忙忙洗了個澡,就如迎接官府一般,小心奉承,只怕他不喜歡。吩咐存兒:「快快吃了夜飯,往後門伺候。」存兒應了自去,卜氏又叫小瑞兒來,吩咐他道:「我有個嫡嫡親親小兄弟,今夜在咱家來睡,你可在此服侍,明日不要對看門顧老兒和僱工王六兒說,若說了打你個半死。」小瑞兒道:「誰和他們說?」卜氏道:「你小心服侍了我的小兄弟,還要賞你錢買糖吃哩。」

看官,你道前番不吩咐,這番為何吩咐起來?只因前番說是黑影子裡來,黑影子裡去,不把小丫頭看見,這番免不得同坐著吃酒,瞞不得瑞兒小丫頭了。故此只說是兄弟,料小孩子家,想不到別樣事情。卜氏吩咐了一會,看看那天已漸漸黑了,月也上了,心裡好生焦燥,道:「小冤家,為何只管不來?」忽然存兒在前,又一個人在後,息息索索走進來了。卜氏羞得滿面通紅,沒躲閃處。時尚書屋
只得立起身來,但見如花似玉,一個小秀才進得房來,見了卜氏,深深作了兩個揖。立住了腳,帶著笑臉兒說道:「奶奶是天仙下降,絶代無雙,小子何福,今日得以親近。」卜氏道:「好說,這位大爺,真個是潘安美貌,又聞得是個才子,還是我的造化,得蒙賜臨,請坐。」王嵩見存兒立着,不肯就坐。時尚書屋
卜氏吩咐道:「你兩個收拾酒去。」存兒、瑞兒都出去了。時尚書屋
王嵩從小兒就要摟小女兒家,摸手摸腳的。此時已十四五歲了,有什麼不知道的。只是不遇美人,尚不曾破身。見卜氏妖妖饒饒,十分美貌,且不去坐,竟上前摟住了,把手插入單褲襠裡,摸那光光肥肥、緊緊紮扎的浪東西。時尚書屋
卜氏道:「大爺小小年紀,倒也會羅嗚。」憑他手去摸,自己也把手去摸他的陽物。那知他已動了火,立豎起來了。卜氏捻了幾捻,笑道:「這等長長大大,比先夫的也差不多了。時尚書屋
你曾破身不曾?」王嵩道:「小時節和那小女孩兒們也學做這事,再也弄不進。這一向並不曾近女色,實是個童男,還要奶奶教導哩。」卜氏看著這般標緻人兒,等不得了,說道:「炕上露露的不好,怕小廝、丫頭搬酒菜進來。床上有帳子遮着,我先替大爺破了身,停會兒再弄,好麼?」王嵩道:「極妙了。」
兩個手扯着手,走到床邊。卜氏道:「你還是頭一次弄聳,穿著衣褲不便,咱們大家脫光了才好。」不由分說,兩個人脫得精光。卜氏掀開帳子,先上了床。時尚書屋
王嵩隨即也扒上去。卜氏把兩腿分開,教他睡上身來。王嵩騰身而上,卜氏把纖纖手指,引他插入。王嵩才插進去,叫道:「有趣,有趣,裡面熱烘烘的,我要魂煞了。」
卜氏覺道他的陽物,比前夜大些,長些,竟頂得着花心兒,不覺哼哼的叫道:「心肝,快些進,好得緊。」王嵩依言,盡根頂入,只是初嘗滋味,不十分狠搗。卜氏道:「心肝,我裡頭有個花心兒,像母鷄的鷄冠,你尋着了,可重些抽頂,大家快活。」王嵩把陽物頂去,果然有個花心,用力頂在上面,覺得熱熱的。時尚書屋
連王嵩也渾身通泰,心裡叫道:「快活死也!」卜氏越把身子聳上來,嬌聲嬌氣,哼個不了。存兒與瑞兒搬餚饌和酒進來,不見了他兩個,曉得上床了。小瑞兒跑了出去,存兒立近床的側裡,聽他們弄,心裡癢津津,再忍也忍不住了。把身子倒退到房門口,叫一聲道:「奶奶,酒菜拿在桌子上了。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