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巫夢緣 第 8 頁


」卜氏道:「我來了。」口裡說來,下面被王高頂得緊了,不覺阿呀阿呀叫個不祝存兒又叫聲道:「奶奶,只怕酒冷了。且同王大爺吃杯酒着。」卜氏罵道:「小賊囚,我來了。」只得與王嵩穿了件衣
作者:待考 / 頁數:(8 / 32)

」卜氏道:「我來了。」口裡說來,下面被王高頂得緊了,不覺阿呀阿呀叫個不祝存兒又叫聲道:「奶奶,只怕酒冷了。且同王大爺吃杯酒着。」卜氏罵道:「小賊囚,我來了。」

只得與王嵩穿了件衣褲,起來吃酒。時尚書屋
你一杯,我一盞,正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好不高興。存兒已自走出去了,隨後小瑞兒拿進晚飯來,吃完了,大家洗洗手腳。此時天氣稍涼,故此不叫他洗澡,吩咐:「小瑞兒,在外房去睡。」兩個不上床了。時尚書屋
臨清地方並沒蚊蟲,竟扒上炕去。卜氏愈加狂蕩,反叫王嵩仰面睡着,見他陽物立豎,自己跨在他身上,研研擦擦,盡根沒腦,大戰一常二更已交,王高才泄了。卜氏道:「心肝大爺,被你弄煞了我了。」王嵩道:「我才曉得些滋味,還是被你弄煞了我了。時尚書屋
真個快活得緊,我明日是不去了。」卜氏道:「極好,明日再住一夜,儘儘咱兩個的興。」
莫說卜氏戀着王郎十分得意,且說存兒有了前夜的快活,未免拈酸。悄悄的閃在窗前,輕輕搠了一個眼,往裡面瞧,好不肉麻。只見這番是卜氏在下,王嵩在上了。卜氏把兩腳蹺起憑他抽頂,存兒把自己陽物大擦一陣,不覺流了一手。時尚書屋
嘆了口氣,只得出去睡了。時尚書屋
到了次日,王嵩是初出貓兒才偷吃了腥,竟不回去。卜氏梳頭,他也摟摟抱抱,親嘴摸奶,也不管存兒瑞兒看見。卜氏愛他如珍寶,又不好推開他,怕他心裡不悅。梳洗已畢,取出五六錢一塊銀子,走出房來,把與存兒買酒餚果品。時尚書屋
存兒道:「王大爺怎的不早去,如今怎生出門?」一頭說,一頭看著卜氏只管笑。卜氏道:「小賊囚,笑什麼?只因睡着了,失了曉。今日他不去了,明早回去。」存兒道:「奶奶左右知道前是小的了,這個王大爺也虧小的去勾引他來。時尚書屋
奶奶夜裡同王大爺睡,日裡常小的一遭,下次好去替奶奶請他。奶奶若不肯賞小的,以後就打死小的,也不去了。」卜氏道:「你這小賊囚,被你掉換了紙包兒,我也不曾打你,還要想這件事。況且王大爺在這裡,日裡也不好幹這營生,你若替我傳遞消息,又不漏了言語,慢慢子把你兩遭兒,也不打緊。」

存兒得了這句話,才笑嘻嘻拿了銀子,買東西去了。卜氏走進房來,王嵩是才得這趣的,青天白日只管央及卜氏要弄弄兒。卜氏怕他不快,只得關上了門,卸了褲子與他弄了兩次。夜裡王嵩連睡也不要睡了。時尚書屋
有詩為:郎才女貌逞風流,日夜風流肯自休。時尚書屋
深院沉沉聲悄悄,一天好事百無憂。時尚書屋
王嵩和卜氏思思切切,弄了又弄,四更時分,卜氏問道:「你明日還住得一日麼?」王嵩道:「再不回去,怕家母着惱,後反不便出門了,畢竟要回去的。待過幾日,只說讀書,尋一個讀書處住了,便好多住幾夜。」卜氏道:「既然要去,不可睡着了,看天一亮,等我叫存兒送你出門。過一兩日,我再叫存兒來請你,我守了兩年的寡,只因見了你,動了一點念頭,把身子付與你,不要忘記了我,我要咒罵的呢。」
王嵩道:「你的風流標緻,也是數一數二的了,況且會弄聳,有情趣,我怎肯負你的情,不消囑咐。且再把我快活一陣,天亮我就去了。」卜氏道:「快活正有日子哩,你一夜不睡,明日你母親看出來,反為不美。你略睡睡,我起去暖一壺酒起來,就便聽聽鼓,倘更鼓絶了,好叫起你來,方為兩便。」
王嵩依言睡了。卜氏扒起身來,把點的燈引起爐內的火,暖了一壺南酒,取了幾碟南果,打點與王郎吃了,路上好走。時尚書屋
坐了好一會,天也不肯亮,輕輕開了門,走到廳後,叫起存兒來。存兒睡眼朦朧,聽見是卜氏喚他,扒起身來摟着求歡。卜氏把他一推道:「小賊囚,到晚我賞你一遭兒,也夠你了。快打點送王大爺出門去。」
存兒再三央及道:「待我送了王大爺出門,回來賞我一遭兒罷。」卜氏道:「且送了他去着。」回房轉到床前,叫醒了王嵩,忙忙的將就梳洗了,胡亂把酒吃了幾杯,存兒打從後門送他去了。卜氏把門閂了,自去睡覺。時尚書屋
存兒回來,推推門,再也推不開,心裡喃喃的道:「又哄我,難道晚間的話,也哄我不成?」只得往自己床上去睡了,不在話下。時尚書屋
且說王嵩見天色尚早,只得敲到一個好朋友劉子晉家坐了一會,吃了些早飯,才回家去。他母親見了罵道:「小賊囚,這兩夜在那裡住着?小小年紀,這等放肆了。昨日馮姨父差人來請你,不知有甚正經話,我怕他知道你不回家,不長進,後來不把女兒與你了,只得說你在同學朋友家會文,不曾回來。你今日還不快去哩。」
王嵩道:「孩兒實是會文,晚了不得回家,只是不曾先稟母親,是孩兒的不是。」母親也就不言語了。正是:東天不養西天養,此處不留彼處留。時尚書屋
節節靈通,描畫處,真是頰上三毫。時尚書屋
第4回

才郎誤入迷魂陣

緊趁新晴天氣好,莫教再錯春光。編成艷曲兩三行,筆賒還打草,墨剩更合芳。≥氳贋K枷脅講劍•蓋奧•諤硐恪>僂泛黽醭ぃ•縝檳汛虻ㄊ路焉塘俊!右調《臨江仙》且說王嵩領了母親的命,要去見馮姨父。只因夜裡不曾睡,眼色模糊,怕姨父看出來,不好意思。時尚書屋
仍舊走到劉家來,打點借書房睡睡再處。睡了一會,劉子晉取些酒出來邀他吃。王嵩吃不多幾杯,謝了自去。走了幾步,想道:「這時節已午後了,不好到馮姨父家去。時尚書屋
且自回家,只說馮姨父不在家,不曾進去。明日再去也未遲。」到家把這言語和母親說了,一夜晚景休題。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