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天演論 第 10 頁


蓋人之所以為人者,以其能群也。第深思其所以能群,則其理見矣。雖然,天之生物,以群立者,不獨斯人已也。試略舉之:則禽之有群者,如雁如烏;獸之有群者,如鹿如象,如米利堅之犎,阿非利加之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61)

蓋人之所以為人者,以其能群也。第深思其所以能群,則其理見矣。雖然,天之生物,以群立者,不獨斯人已也。試略舉之:則禽之有群者,如雁如烏;獸之有群者,如鹿如象,如米利堅之犎,阿非利加之獼,其尤著者也;昆蟲之有群者,如蟻如蜂。時尚書屋

凡此皆因其有群,以自完於物競之際者也。今吾將即蜂之群而論之,其與人之有群,同歟異歟?意其皆可深思,因以明夫天演之理歟?時尚書屋
夫蜂之為群也,審而觀之,乃真有合于古井田經國之規,而為近世以均富言治者之極則也。復案:古之井田與今之均富,以天演之理及計學公例論之,乃古無此事,今不可行之制。故赫氏于此意含滑稽。以均富言治者曰:財之不均,亂之本也。時尚書屋
一群之民,宜通力而合作。然必事各視其所勝,養各給其所欲,平均齊一,無有分殊。為上者職在察貳廉空,使各得分願,而莫或併兼焉,則太平見矣。此其道蜂道也。時尚書屋
夫蜂有後,蜂王雌故曰後。其民雄者惰,而操作者半雌。採花釀蜜者皆雌而不交不孕,其雄不事事,俗誤為雌,呼曰蜂姐。一壺之內,計口而稟,[①]各致其職。時尚書屋
昧旦而起,吸膠戴黃,製為甘薌,用相保其群之生,而與凡物為競。其為群也,動于天機之自然,各趣其功,于以相養,各有其職分之所當為,而未嘗爭其權利之所應享。是輯輯者,為有思乎?有情乎?吾不得而知之也。自其可知者言之,無亦最粗之知覺運動已耳。時尚書屋
設是群之中,有勞心者焉,則必其雄而不事之惰蜂。為其暇也,此其神識智計,必天之所縱,而皆生而知之,而非由學而來,抑由悟而入也。設其中有勞力者焉,則必其半雌,盻盻然終其身為釀蓄之事,而所稟之食,特倮然僅足以自存。是細腰者,必皆安而行之,而非由墨之道以為人,抑由揚之道[②]以自為也。時尚書屋

之二者自裂房茁羽而來,其能事已各具矣。然則蜂之為群,其非為物之所設,而為天之所成明矣。天之所以成此群者奈何?曰:與之以含生之慾,輔之以自動之機,而後冶之以物競,錘之以天擇,使肖而代遷之種,自范于最宜,以存延其種族。此自無始來,累其漸變之功,以底于如是者。時尚書屋

導言十二 人群

人之有群,其始亦動于天機之自然乎?其亦天之所設,而非人之所為乎?群肇于家,其始不過夫婦父子之合,合久而系聯益固,生齒日蕃,則其相為生養保持之事,乃愈益備。故宗法者群之所由昉也。夫如是之群,合以與其外爭,或人或非人,將皆可以無畏,而有以自存。蓋惟泯其爭于內,而後有以為強,而勝其爭于外也,此所與飛走蠕泳之群同焉者也。時尚書屋
然則人蟲之間,卒無以異乎?曰:有。鳥獸昆蟲之於群也,因生而受形,爪翼牙角,各守其能,可一而不可二,如彼蜜蜂然。雌者雄者,一受其成形,則器與體俱,嫥嫥然趨為一職,以畢其生,以效能于其群而已矣,又烏知其餘?假有知識,則知識此一而已矣;假有嗜欲,亦嗜欲此一而已矣。何則?形定故也。時尚書屋
至於人則不然,其受形雖有大小強弱之不同,其賦性雖有愚智巧拙之相絶,然天固未嘗限之以定分,使劃然為其一而不得企其餘,曰此可為士,必不可以為農;曰此終為小人,必不足以為君子也。此其異於鳥獸昆蟲者一也。且與生俱生者有大同焉,曰好甘而惡苦,曰先己而後人。夫曰先天下為憂,後天下為樂者,世容有是人,而無如其非本性也。時尚書屋
人之先遠矣,其始禽獸也。不知更幾何世,而為山都木客;又不知更幾何年,而為毛民猺獠;由毛民猺獠,經數萬年之天演,而漸有今日,此不必深諱者也。自禽獸以至為人,其間物競天擇之用,無時而或休,而所以與萬物爭存,戰勝而種盛者,中有最宜者在也。是最宜雲何?曰獨善自營而已。時尚書屋
夫自營為私,然私之一言,乃無始來斯人種子,由禽獸得此,漸以為人,直至今日而根株仍在者也。古人有言,人之性惡。又曰人為孽種,自有生來,便含罪惡。其言豈盡妄哉!是故凡屬生人,莫不有欲,莫不求遂其欲,其始能戰勝萬物,而為天之所擇以此。時尚書屋
其後用以相賊,而為天之所誅亦以此。何則?自營大行,群道將息,而人種滅矣。此人所與鳥獸昆蟲異者又其一也。時尚書屋
復案:西人有言,十八期民智大進步,以知地為行星,而非居中恆靜,與天為配之大物,如占所云雲者。十九期民智大進步,以知人道,為生類中天演之一境,而非篤生特造,中天地為三才,如古所云雲者。二說初立,皆為世人所大駭,竺舊者,至不惜殺人以剫其說。卒之證據厘然,彌攻彌固,乃知如如之說,其不可撼如此也。時尚書屋
達爾文《原人篇》,希克羅德國人《人天演》,赫胥黎《化中人位論》,三書皆明人先為猿之理。而現在諸種猿中,則亞洲之吉賁音奔、倭蘭兩種,非洲之戈票拉、青明子兩種為尤近。何以明之?以官骸功用,去人之度少,而去諸獸與他猿之度多也。自茲厥後,生學分類,皆人猿為一宗,號布拉默特。時尚書屋
布拉默特者,秦言第1類也。時尚書屋

導言十三 制私

自營甚者必侈于自由,自由侈則侵,侵則爭,爭則群渙,群渙則人道所恃以為存者去。故曰自營大行,群道息而人種滅也。然而天地之性,物之最能為群者,又莫人若。如是則其所受于天,必有以制此自營者,夫而後有群之效也。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