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南北史演義 杜綱 第 127 頁


」由是遷都之議遂罷。未幾,榮奏并州刺史元天穆立功邊隅,封上黨王,入朝輔政。爾朱世隆為侍中尚書,爾朱兆為驃騎將軍,汾州刺史天光為肆州刺史,仲遠為徐州刺史,使子弟各據一方。其餘將士,賀
作者:待考 / 頁數:(127 / 230)

」由是遷都之議遂罷。未幾,榮奏并州刺史元天穆立功邊隅,封上黨王,入朝輔政。爾朱世隆為侍中尚書,爾朱兆為驃騎將軍,汾州刺史天光為肆州刺史,仲遠為徐州刺史,使子弟各據一方。其餘將士,賀拔弟兄、劉貴、司馬子如、竇泰、侯淵、侯景、尉景、段榮、厙狄乾、孫騰、蔡俊等二百餘人,或居內職,或授外任,皆有祿位。時尚書屋

高歡封同鞮伯。緣山東盜起,命即領兵往討,歡謝恩而去。時尚書屋
是日,諸將到太原王府拜謝,榮設宴款待。又報朝廷旨到,榮迎接開讀,乃封其長子菩提為世子,次子義羅為深郡王,三子文殊為平昌郡公,四子文暢為昌樂郡公,榮大喜。送天使去了,重複入席歡飲。忽思四子皆貴,只有長女娟娟,雖曾為肅宗嬪,終身未了。時尚書屋
知帝尚無正宮,不若納之為後以貴之。時尚書屋
因諭意諸將,劉貴、司馬子如起對曰:「大王若有此意,臣等啟奏主上,成此良姻。」榮喜諾。明日,二人啟奏帝曰:「陛下坤位尚虛,立後宜急。今有太原王榮長女,才貌兼全,德容素着,可以上配至尊。」
帝以肅宗嬪禦有礙於理,猶豫不決。黃門侍郎祖瑩曰:「昔晉文公在秦,懷贏入侍。事有反經合義者,陛下獨何疑焉?」帝遂從之,擇日迎立為後。榮心大悅。時尚書屋
一日,見帝於明光殿,重謝河橋之事,誓言無復貳心,帝亦為榮誓言無疑。榮喜,因求酒飲,熟醉而寐。帝欲拔劍手刃之,左右苦諫。帝乃止,命將步車載入中常侍省。時尚書屋
榮至半夜方醒,知身在禁中,頗懷疑懼,達旦不眠。自此不復禁中宿矣。榮次女瓊娟亦有秀色,嫁與陳留王元寬為妃。寬,帝之兄子也。時尚書屋
榮久有歸志,又聞葛榮橫行河北,將歸討之。適天穆已至洛陽,乃加天穆侍中、彔尚書事,兼領軍將軍。以行台郎中桑乾、朱端為黃門侍郎,兼中書舍人。時尚書屋
朝廷要害,悉用其心腹為之,遂整旅而歸。將行,帝設宴於邙山之陽,百官皆集。後亦親自相送,賜金帛甚厚。帝自榮去後,少解憂懷。時尚書屋
一日,廷臣奏稱:「逆臣徐紇逃奔幽州,遇盜,全家被殺。鄭儼逃還鄉裡,與兄鄭仲明同謀起兵,亦被部下所殺,函首以聞。李神軌、袁翻等久已遭誅。」由是靈後之逆黨始盡。時尚書屋

帝命頒示天下。時尚書屋
再說葛榮引兵圍鄴,眾號百萬,遊兵已過汲郡。帝加爾朱榮上柱國、大將軍,命討之。榮遂召肆州刺史天光留鎮晉陽,曰:「我身不得至處,非汝無以稱我心。」自率精騎七千,馬皆有副,倍道兼行。時尚書屋
東出滏口,以侯景為前驅。葛榮為盜日久,兵強且多。爾朱兵不滿萬,眾寡非敵,議者謂無取勝之理。葛榮聞之,喜見於色,令其眾曰:「不必與戰,諸人但辦長繩縛取之耳。」
榮乃潛軍山谷為奇兵,分督將佐以上三人為三處,各有數百騎,令所在揚塵鼓噪,使賊不測多少。又以人馬逼戰,刀不如棒,乃令軍士各齎短棒一根,置於馬側。至戰時,慮廢騰逐,不聽斬級,以棒棒之而已。分命壯勇所向衝突,號令嚴明,眾力齊奮。時尚書屋
身自陷陣,出於賊後,表裡合擊,賊不能支,立時潰敗。遂擒葛榮,餘眾悉降。榮恐賊徒雖降,一時難禦,若即分隷諸將,慮其疑懼,或更結聚,乃下令新降軍士各從所樂,親屬相隨任所居止。時尚書屋
於是群情大喜,數十萬眾一朝散盡。待出百里之外,乃始分道押領,隨便安置。擢其渠帥,量才授任,新附者咸安。時人服其處分機速。時尚書屋
以檻車送葛榮赴洛,由是冀定。滄、瀛、殷五州皆平。時尚書屋
次日,軍士擒獲賊將宇文洛生、宇文泰,解至軍前。你道宇文弟兄何以在葛榮手下為將?蓋自武川殺了衛可孤,其後城破脫逃,父子四人投在北道都督楊津軍中為將。鮮於修禮反,其父肱與兄顥戰死於唐河,洛生與泰後從葛榮。葛榮敗,懼以賊黨見誅,故逃而被獲。時尚書屋
榮皆命斬之。洛生已斬,次及於泰。泰見榮上坐,大呼曰:「大王用人之際,何為斬壯士?吾等從賊,非本志也。大王赦八十萬眾而不赦吾兄弟二人,刑赦不均。」
榮奇其言,命赦之,帶歸晉陽,留在麾下為將。未幾,署為統軍。葛榮解之京師,帝親禦閶闔門受俘,斬於東市。封天寶為大丞相、都督河北畿外諸軍事,以長樂等七郡為太原王之國,四子進爵為王,今且按下慢表。時尚書屋
再說魏有北海王元顥,與帝為從兄弟,避爾朱之暴,逃奔梁邦,梁武封為魏王。後聞長樂即位,爾朱北歸,遂啟奏梁王,借兵數萬,滅爾朱之眾,復元魏之舊,世世稱臣於梁,為國屏藩。梁武見魏室日亂,本有進取之心,乃許之。遣東宮直閣將軍陳慶之領精兵一萬,送顥還北。時尚書屋
慶之是梁朝第1名將,智力兼全。奉了旨意,點起兵馬,遂與元顥拜辭梁主,殺過江來。前面地方即魏銍城縣,一鼓下之,權在城中紮住人馬,號令四方。邊將飛報朝廷,舉朝大驚。時尚書屋
其時恰值北海縣邢杲造反,自稱天統漢王,聚兵十萬,攻掠州郡。時尚書屋
元天穆將自往討,忽聞元顥入寇,集文武議之。眾皆曰:「杲眾強盛,宜以為先。」行台尚書薛琡曰:「邢杲兵將雖多,鼠竊狗偷,非有遠志。顥,帝室近親,來稱義舉,其勢難測,宜先拒之。」
天穆以諸將多欲擊杲,又以顥兵孤弱,不足為慮,欲先定齊地,還師擊顥,遂不從薛琡之言,引兵而東。時尚書屋
那知[
強寇未能傾社稷,孤軍反足奪山河。時尚書屋
且聽下回細說。時尚書屋
第10六卷 魏元顥長驅入洛 爾朱榮救駕還京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