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續英烈傳 第 10 頁


」袁柳莊道:「殿下龍形鳳姿,天高地闊,額如圜壁,伏犀貫頂,日麗中天,五嶽附地,重瞳龍髯,五事分明,二肘若玉,異日太平天子也。」燕王道:「汝之稱許,雖不盡妄;但天子之言,則未足深信。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48)

」袁柳莊道:「殿下龍形鳳姿,天高地闊,額如圜壁,伏犀貫頂,日麗中天,五嶽附地,重瞳龍髯,五事分明,二肘若玉,異日太平天子也。」燕王道:「汝之稱許,雖不盡妄;但天子之言,則未足深信。」袁柳莊道:「殿下若果應天子之相,請自看腳底有兩黑痣,文盡龜形,方知臣言不妄。」燕王喜道:「寡人足底,實有兩黑痣,從無人知。時尚書屋

卿論及此,真神相也。但寡人如今守王位,何時能脫?」袁柳莊道:「必待年交四十,須過于臍,方登大寶。」燕王大喜道:「若果如卿言,定當厚封。」賞賜千金,命出不題。時尚書屋
且說燕王原有大志,時時被道衍聳動,又經袁柳莊相得如神,便滿心歡喜,決意圖謀。因命心腹臣張玉、朱能,暗暗招兵買馬,聚草屯糧。只候太祖晏駕,便行好事。時時差人入京察聽。時尚書屋
此時天下太平。太祖雖則慮皇太孫不能常有天下,卻見他仁孝異常,十分愛他,竟為他圖謀萬全。一日視朝,因問各邊將官名姓。兵部對答不來,太祖又問道:「諸臣中也有知道的麼?」只見禮部主事齊泰出班,將各邊名姓,一一奏明,不遺一個,又且隨並方略陳之。時尚書屋
太祖大喜,就升齊泰為兵部尚書。因顧謂皇太孫道:「朕事事都為你處置停當,你只消安享太平。但要修身齊家,敬承天命。」
皇太孫叩頭謝恩退出。因思皇祖之言,不覺憂形于色。就坐在東角門躊躇,適遇太常卿黃子澄走過。這黃子澄,曾為皇太孫侍讀過。時尚書屋
看見了,遂問道:「殿下為何在此,有不悅之色?」皇太孫道:「適纔皇祖聖諭,說事事為孤處置停當,遺孤安享,真天高地厚之恩。但孤思之,尚有一事未妥,孤又不便啟奏。」黃子澄道:「何事?」皇太孫道:「方今內外,俱安無事,獨諸王分封太侈,又擁重兵,加以叔父之尊,倘不肯遜服,何以制之?」黃子澄道:「昔漢文帝分封七國,亦過于太侈,太傅賈誼痛哭流涕上書,言尾大不能掉,後來必至起釁。文帝不聽,至景帝朝,吳王濞果警蹕出入,謀為不道。時尚書屋
賴晁錯劃策,漸漸消奪浸弱。後雖舉兵,便易制也。此前事也,異日若有所圖,當以此為法。此時安可言也!」皇太孫聽了,方歡喜道:「先生之言甚善,孤當佩之於心。」

說罷,各各回去。只因這一語,有分教:君親無仁義之心,骨肉起嫌疑之釁。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6回

建文帝仁義治世程教諭術數談兵

話說太祖在位三十一年,享年七十一歲,忽一日寢疾不癒。皇太孫日夜侍奉,衣不解帶,飲食湯藥,俱親手自進。太祖病了兩月,到閏五月一日,鼎湖上升。皇太孫囗踴哭泣,哀毀骨立。時尚書屋
群臣百姓,望見其毀瘠之容,深墨之色,與哭泣之哀,莫不舉手加額,喁喁有至德之思。到十六日,始遵遺詔,登了大寶,改元建文。大赦天下,並頒孝詔于天下。詔頒去後,忽聞諸王皆來會葬。時尚書屋
建文帝因詔百官商議道:「諸王各擁重兵,借會葬之名,一時齊集京師,恐有不測。奈何?」太常卿黃子澄出班奏道:「諸王齊集,誠為可憂,陛下慮之良是。但陛下頒詔止之,諸王必不肯服,且示疑畏。須早草遺詔一道,稱地方為重,詔諸王唯在本國泣臨,毋得奔喪。時尚書屋
則會葬之舉自然止矣。」建文帝道:「卿言有理,然既稱遺詔,何不更于詔尾添一條,令王國所在吏民,悉聽朝廷節制。」黃子澄道:「聖諭允合機宜,宜速為之。」建文帝因命翰林草詔,即刻頒行。時尚書屋
詔到各國,諸王開讀了,皆大怒道:「父王殯天,何等大事!即庶民父子,也須撫棺一慟;況諸子備居王位,哪有不奔喪會葬之理,這還說地方為重!如何叫王國吏民,悉聽朝廷節制!殊與喪禮之遺詔無關,這明明是怕我們會葬生事,故假遺詔以彈壓耳。」諸王雖怒,卻也沒奈何,只得于本國泣臨罷了。時尚書屋
唯燕王有心窺伺,一聞太祖駕崩,即走馬奔喪。及遺詔下時,早已到了淮安。燕王接了遺詔,不肯開讀,道:「詔書原敕孤到本國開讀,孤已先出境,今雖路遇,卻不敢違旨路開。煩欽使先至本國,容孤走馬到京會葬過,然後回國開讀,便情禮兩盡了。」
賫詔官聽了,哪裡敢強他開;又知詔書是止他會葬,若放他到京,豈不獲罪,只得奏道:「殿下大孝所感,既已匆匆出境,又匆匆而回,自非殿下之心;但適與遺詔相遇,若棄而竟行,亦似不可。乞殿下少緩數日,容臣遣人,星夜請旨定奪,方兩不相礙。」燕王不得已,只得在淮安住下。不數日,只見朝廷差了行人,賫了敕書,勒令燕王還國。時尚書屋
燕王見敕,起怒道:「望梓官咫尺不容孤一展哭泣之誠,是斷人天倫也。既無父子,何有君臣!」遂恨恨而歸。還到本國,即與道衍商議道:「父皇新逝,孤欲親到京中,看他君臣行事如何。無奈一詔兩詔,勒令還國,殊可痛恨。」
道衍道:「遺詔但止殿下一時不會葬,未嘗止殿下終身不入朝。請待葬期已過,殿下悄悄去入朝,看他們行事,未為不可。他難道又好降詔攔阻?」燕王聽了大喜道:「汝言有理!」
到了建文元年二月,竟暗暗發駕入京。到了關外,報單入城,朝中君臣,方纔知道。果然不好攔阻,只得宣詔入朝。燕王原是個英雄心腸,橫視一世。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