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續英烈傳 第 6 頁


不期老師果從天降,真小兒之恩星也,萬望垂慈一諾。」道衍聽了,又驚又喜,因說道:「掛袖貧僧,那能有此遭際?若果如老翁之言,令郎縱有天大之災難,都是我貧僧擔當便了。」金老聽說,滿心歡喜
作者:待考 / 頁數:(6 / 48)

不期老師果從天降,真小兒之恩星也,萬望垂慈一諾。」道衍聽了,又驚又喜,因說道:「掛袖貧僧,那能有此遭際?若果如老翁之言,令郎縱有天大之災難,都是我貧僧擔當便了。」金老聽說,滿心歡喜,遂領著兒子金忠,同拜了四拜。拜罷,道衍因說道:「萬事俱如台命矣。時尚書屋

但這老道姓名居住,必求老翁見教。」金老道:「那老道士姓名再三不肯說,但曾說小兒資性聰明,有一種數學要傳授小兒,叫小兒過了十八歲,徑到桐城靈應觀,問席道士便曉得了。」道衍聽了,心中暗暗驚訝道:「桐城靈應觀席道士,定是席應真了。此人老矣,我時常看見,庸庸庸腐不像有甚奇異之處,全不放他在心上,難道就是他?若說不是他,我在桐城出家,都是知道的,那裡又有一個席道士?或者真人不露相,心胸中別有些奇異,也不可知。時尚書屋
不可輕忽於人,等閒錯過。」遂謝別金老爺子,徑國桐城來尋訪。時尚書屋
正是[
明師引誘處,往往示機先;
不是好賣弄,恐人心不堅。時尚書屋
道衍回到桐城,要以誠心感動席道士,先薰沐得乾乾淨淨,又備了一炷香,自家執着,徑往靈應觀來。原來這靈應觀,舊時也齊整,只因遭改革,殿宇遂頽敗了,徒眾四方散去。此時天下才定,尚未修葺,故甚是荒涼。道衍走入觀中,四下一看,全不見人。時尚書屋
又走過了大殿,絶無動靜。立了一回,忽見左邊一間小殿,殿旁附着兩間房屋,心中想道:「此內料有人住。」遂從廊下轉將入去。到了門邊,只見門兒掩着,就在門縫裡往內一張,只見一個老道十,鬚鬢浩然,坐在一張破交椅上,向着日色,在那裡攤開懷,低着頭捉虱子。時尚書屋
道衍看明白,認得正是席應真。遂將身上的衣服抖一抖,一手執香,一手輕輕將門兒推開,捱身進去。走到席道士面前,低低叫一聲:「席老師,弟子道衍,誠心叩謁。」席道士方抬起頭來,將道衍一看,也就立起身來,將衣服理好,問道:「師父是誰?有甚話說?」道衍道:「弟子就是妙智庵僧人,名喚道衍。時尚書屋

久仰老師道高德重,懷窺天測地之才,抱濟世安民之略。弟子不揣因陋,妄思拜在門下,求老師教誨一二,以免虛生。」席道士聽了,笑起來道:「你這師父,敢是取笑我?一個六七十歲的老道士,只曉得吃飯與睡覺,知道甚麼道德,甚麼才略,你要來拜我?」因同進小殿來讓坐。道衍雙手執着香,拱一拱就放在供桌上。時尚書屋
忙移一張交椅,放在上面,要請席道士坐了拜見。因說道:「老師韜光斂采,高隱塵凡,世人固不能知。但我弟子,瞻望紫氣,已傾心久矣。今幸得與老師同時同地,若不依傍門牆,則是近日月而自處暗室也,豈不成千古之笑。」
說罷,納頭便拜。席道士急忙輓住道:「慢拜,你這師父,想是認差了。」道衍道:「席老師天下能有幾個,我弟子如何得差?」席道士道:「你若說不差,你這和尚,便是瘋子了。我一個窮道士,房頭敗落,衣食尚然不足,有甚東西傳你?你拜我做甚?快請回去!」道衍道:「老師不要瞞弟子了。時尚書屋
弟子的塵緣,已蒙老師先機示現,認得真真在此,雖死亦不回去,萬望老師收留。」說罷,遂恭恭敬敬拜將下去。席道士輓他不住,只得任他跪拜。轉走到旁邊一張椅子上坐了,說道:「你這和尚,實實是個瘋子。時尚書屋
我老人家,哪有許多力氣與你推扯,只是不理你便了。你就磕破頭,也與我無干。」道衍拜完四拜,因又說道:「老師真人,固不露相,弟子雖愚,然尚有眼,能識泰山。望老師垂慈收錄。」
席道士坐在椅子上,竟不開口,在道衍打恭叩拜時,他竟連眼也閉了,全然不理。道衍纏了一會,見席道士如此光景,因說道:「老師不即容留,想是疑弟子來意不誠,容弟子回去,再齋戒沐浴三日,復來拜求。」因又拜了一拜,方轉身退出。只因這一退,有分教:誠心自然動人,秘術焉能不傳。時尚書屋
欲知後來如何,再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4回

席道士傳授秘術宗和尚引見英君

道衍拜完,出了觀門,走在路上,心中暗想道:「我看此老年紀雖大,兩眼灼灼有光,舉動皆有深心,定然是個異人,萬萬不可當面錯過。」回到庵中,志志誠誠又齋戒了三日。到第4日凌晨,便照舊執香,走到小殿來。只見殿旁小門已將亂磚砌斷,無路可人;立在門邊往裡細聽,靜悄悄絶無人聲。時尚書屋
道衍嗟嘆不已,要問人,又無人可問,只得悶悶的走了出來。剛走出觀前,忽見個小道童,坐在門檻上玩耍。道衍有心,就也來坐在門檻上,慢慢的挨近前,問道:「小師父,我問你句話:裡面席老爺,門都砌斷,往哪裡去了?」那小道童將道衍瞅了又瞅,方說道:「席老爺前日被一個瘋和尚纏不過,躲到鄉下去了。你又來問他怎的?你莫非就是前日纏他的那位師父?」道衍笑道:「是不是你莫要管,你且說席老爺躲在鄉裡甚麼地方?」那道童道:「你若是前日的師父,我就不對你說,說了恐怕你又去纏他。」
道衍又笑笑道:「我不是,我不是。說也不妨。」小道童道:“既不是,待我說與你:
東南三十里,水盡忽山通;
一帶垂楊路,斜連小秘宮。”道衍聽了,因又問道:「如何『水盡』?如何『山通』?畢竟叫甚地名?」小道重道:「我又不曾去過,如何曉得?但只聽見席老爺常是這等說。你又不去,只管問他怎的?」說罷,遂立起身來,笑嘻嘻走了開去。道衍聽了又驚又喜,暗想道:「此皆席師作用。時尚書屋
此中大有光景。席師定是異人。」因回庵去。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