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續英烈傳 第 7 頁


又齋戒沐浴了三日,起個早,出山南門,沿著一條小溪河,往東南曲曲走來。走了半日,約有二三十里,這條溪河彎彎曲曲,再走不盡。抬頭一望,並不見山,心下驚疑道:「他說『水盡』、『山通』,如
作者:待考 / 頁數:(7 / 48)

又齋戒沐浴了三日,起個早,出山南門,沿著一條小溪河,往東南曲曲走來。走了半日,約有二三十里,這條溪河彎彎曲曲,再走不盡。抬頭一望,並不見山,心下驚疑道:「他說『水盡』、『山通』,如今水又不盡,山又不見,這是何故,莫非走差了?我望『東南』而來,卻又不差。欲要問人,卻又荒僻無人可問。」

只得又向前走。又想道:「莫非這道童耍我?」正猶豫間,忽遠遠望見一個牧童,騎着只牛,在溪河邊飲水。道衍慌忙走到面前,叫他道:「牧童哥,借問這條溪河走到哪裡才是盡頭?」牧童笑道:「這條溪河,小則小,兩頭都通大河,如何有盡頭之處?」道衍又問道:「這四面哪裡有山?」牧童道:「四面都是鄉村原野,哪裡有山?」道衍聽得獃了半晌,因又問道:「這地方叫甚名字?」牧童道:「這邊一帶只接着前面楊柳灣,都是干河地方。」道衍心下想道:「『水盡』,想正是于河了。時尚書屋
但不知如何是『山通』?」聽得前面有楊柳灣,只得又向前走。走不上半裡多路,只見路旁果有許多柳樹,心下方纔歡喜。又走得幾步,只見柳樹中又閃出一座破寺來,走到寺門前一看,這寺牆垣雖多塌倒,卻喜扁額尚存,上寫着「山通禪寺」四個大字。道衍看得分明,方纔大喜道:「席老師真異人也!顏淵說『夫子循循然善誘人』,恐正謂此等處也。」
一發堅心勇往,又向前走。時尚書屋
走不上二三箭路,早望見一座宮觀,甚是齊整。再走到面前,只見席道士坐在一株大松樹下一塊石上。看見道衍,便起身迎說道:「斯道來了。我在此等你,你果然志誠,信有緣也。」
道衍看見席道士,已不勝歡喜;又見席道士不似前番拒絶,更加暢快,慌忙拜伏于地道:「蒙老師不棄,又如此垂慈引誘,真是弟子三生之大幸也。」在地下拜個不停。席道士忙輓起,就叫他同坐在樹下道:「我老矣,久當隱去。但天生一新君以治也,必生一新臣以輔之,斯道正新君之輔臣也,故不得不留此以成就斯道。時尚書屋
今日斯道果來從吾游,雖人事,實天意也。」道衍道:「老師道貫大人,自有聖神之才,詳明國運。但弟子愚蒙,竊謂我太祖既能混一天下,又有劉青田名世斡旋;今日天下大定,若有未了之局,豈不能先事而圖,何故隱忍又留待新君?」席道士道:「天下有時勢,勢之所重,必積漸而後能平。天地有氣運,運之所極,必次第而後能回。時尚書屋
戎衣一着,可有天下;而勝殘去殺,必待百年。太祖雖聖,青田雖賢,也只好完他前半工夫;後人之事,須待後人為之,安能一時彌縫千古。」道衍聽了,因又離席再拜道:「老師妙論,令弟子心花俱開,謹謝教矣。但還有請。」
席道士道:「你坐了好講。」道衍坐下,又問道:「定天下非殺伐不能,若今天下已定,自當舍殺伐而尚仁義。」席道士道:「仁義為聖賢所稱,名非不美,但用之自有時耳。大凡開創一朝,必有一朝之初、中、盛、晚,初起若促,則中盛必無久長之理。時尚書屋
譬如定天下,初用殺伐,殺代三十年,平復三十年,溫養三十年;而後仁義施,方有一二百年之全盛,又數十年而後就衰。此開國久遠之大規模也。若殺伐初定,而即繼以仁柔,名雖美,吾恐其不克終也。」道衍聽了大喜道:「老師發千古所未發,弟子方知治世英雄之才識,與經生腐儒相去不啻天淵。」

席道士見道衍善參能悟,也甚歡喜,就留在觀中住下。日夕計論,又將天文地理、兵書戰策,一一傳授。道衡又堅心習學,一連五年,無不精妙。時尚書屋
正是[
名世雖天生,學不離人事。時尚書屋
人事合天心,有為應得志。時尚書屋
一日,席道士對道衍說:「汝術已精,可以用世矣。今年丙子天下機括將動,汝可潛游四方,以觀機會。他日功成,再得相會。」道衍道:「弟子聞隆中有聘、莘野有征賢者之事,弟子雖不肖,豈宜往就?」席道士道:「彼一時,此一時。時尚書屋
況徵聘也不一道,有千金之聘,不如一顧之重者。存其意可也,不可膠柱而鼓瑟。」道衍道:「老師吩咐,敢不佩服。即此行矣。」
又過了數日,道衍果別了席道士,又向四方邀游。但這番的道衍,與前番的道衍大不相同。時尚書屋
正是[
當日才華俱孟浪,而今學已貫天人。時尚書屋
從來人物難皮相,明眼方能認得真。道衍胸中有了許多才略,便覺眼空一世,每每游到一處,看的世人都不上眼,難與正言,遂常作瘋癲之狀。一日遊到帝闕之下,見許多開國老臣,俱已凋謝,而後來文武,皆白麵書生,不知事變。天下所畏者,太祖一人耳。時尚書屋
太祖若一旦不測,而諸王分到太侈,豈能常保無虞?遂逆流而上,游三山二水;又乘流而下,遂於金焦北固。歷覽那些山川形勝,因浩然長嘆道:「金陵雖說是龍蟋虎踞,然南方柔弱,終不能制天下之強。」一日坐在金山寺中亭子上,偶賦覽古詩一首,遂書於壁上道:
譙櫓年來戰血干,煙花猶自半凋殘。時尚書屋
五州山近朝雲亂,萬歲樓空夜月寒。時尚書屋
江水無潮通鐵瓮,野田有路到金壇。時尚書屋
蕭梁事業今何在,北固青青眼倦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