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續英烈傳 第 8 頁


道衍題罷,甚是得意,不提防亭子背後,走出一個人來,將道衍劈胸扭住道:「好和尚,你在此鄙薄南朝,譏消時政,將欲謀反耶?」道衍聽了,吃了一驚,嚇得面如土色。忙忙回頭一看,原來不是別人,
作者:待考 / 頁數:(8 / 48)

道衍題罷,甚是得意,不提防亭子背後,走出一個人來,將道衍劈胸扭住道:「好和尚,你在此鄙薄南朝,譏消時政,將欲謀反耶?」道衍聽了,吃了一驚,嚇得面如土色。忙忙回頭一看,原來不是別人,卻是一個老和尚,法名宗泐,是太祖敬重的國師。看他道容可掬,不像是個壞人,心下方纔放了一半,因說道:「弟子無心題詠,有何不到之處,老師便以謀反二字相加,莫非戲乎?」宗泐道:「你這和尚,還要嘴強!我說明了,使你心服。你首二句,戰血干、花凋殘,說殺伐雖定,而民因未解,是也不是?第3句山近雲亂,明明譏刺江南淺薄,而王法無序。時尚書屋

第4句夜月寒,明明譏消時政,而王綱不振。第5句至末句,明明是慕北平形勢,勝江南淺薄,無乃有意于北乎?你不要瞞我,我心亦與你相同,何不與我共商之。」道衍道:「實不瞞老師說,關中氣竭,伊洛四沖,當今形勢,實在北平。但不識燕王何如王耳?」宗泐道:「燕王龍行虎步,大類當今皇上。時尚書屋
你若不放心,我打聽得他,只在這些時該來朝。我同你候他一見,便知道了。」道衍道:「如此甚好。」
二人商量定了,遂同到金陵。恰好燕王來朝見過,就要回國,有敕大小群臣,護送出城。這日,燕王起駕,群臣俱紛紛送出龍江關外。宗泐與道衍見遲不得,只得也就混在眾臣中,只說是奉旨護送。時尚書屋
眾臣都知道宗泐是太祖敬重的國師,皆讓他先見。燕王素亦深知,便先宣他進去。宗勵見宣,就領道衍,一同入去。宗泐先進朝見,燕王道:「寡人還國,維蒙聖恩,敕諸臣護送,怎好勞重國師。」
宗泐道:「貧袖一來奉旨護送,二來有一道友,願見殿下,故領來一朝。」說罷,就叫道衍,也過來朝見。道衍一面朝見,一面就將燕王細視,見燕王龍形鳳姿,瞻視非常,自是帝王氣象,滿心歡喜,便瘋瘋癲癲拜了四拜。燕王看見道衍形狀奇古,不象和尚的舉動,分明是個異人,便留心問道:「你這和尚,一向做何事體,今日要來朝見寡人?」道衍戲着臉答道:「貧僧朝見殿下,也沒甚事,只要送一頂白帽子與殿下戴。」
此時百官俱在門外察聽,左右近傳又多,燕王心知道衍話中有因,欲要再問,恐怕他又說出甚麼不遜之言,被人察聽不便,只得轉作含怒道:「原來是個瘋和尚!看國師面上,既朝見過,去了罷!」道衍道:「去,去,去!」遂下階走出。只因這一去,有分教:驅將猛虎歸去,引得神龍出來。不知燕王再說何話,且看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5回

姚道行借卜訪主黃子澄畫策勸君

當時燕王見道衍去了,然後宣宗泐上殿,賜坐賜茶,又宣近前,密語道:「國師,這位道友哪裡人氏?是何法號?甚不尋常。但此間屬國之地,寡人不便領教。敢煩國師,為寡人道意,得能辱臨敝國,則厚幸矣。」宗泐道:「此人俗家姓姚,名廣孝,法名道衍,長洲縣人。時尚書屋
實抱經濟之才,可備顧問。既蒙殿下令旨,當圖機會,送至貴國。」燕王喜道:「如此則國師之賜也。是必留意,不可忘了。」
宗泐領了令旨,起身辭出。燕王也就發駕去了。時尚書屋
宗泐回來就將燕王旨意細細與道衍說了。道衍歡喜,因又嘆息道:「老師在上,不是弟子好為倡亂。因看燕王天生一個王者,如何教他不有天下!」宗泐也嘆息道:「天心氣運如此,你我只好應運而行,豈可強勉?此事當圖一個機會為之。」
過了數日,恰好太祖夙病初起,坐在便殿,有旨召宗泐入侍。宗泐奉旨入朝,賜坐殿上,講談許多佛法。太祖大喜,因說道:「治天下,固有聖人之道,然佛法微妙,亦不可不聞。朕諸子俱分封在外,雖賢愚不等,未有不教而善者。時尚書屋
卿秉教沙門,如有高僧能助教者,可薦數人來,待朕分遣諸王,使他們聞些佛法也好。」宗泐領旨退出。過了數日,就將幾個高僧,分薦各地,因將道衍薦作北平慶壽寺住持,入侍燕王。時尚書屋
不數日,奉了聖旨,道衍拜謝宗泐,揚揚得意,竟往燕地而來。到了燕國,便報名來朝見燕王。燕王聞知大喜,但因想:「這和尚瘋瘋癲癲,有些自侍。如今若厚意待他,恐他一發狂妄,且挫他一挫,看他如何。」
遂宣他進見,並不加禮。道衍也不放在心上。雖然做了住持,全不料理佛事,只瘋瘋癲癲,到處遊戲。時尚書屋
卻說燕府有一個心腹指揮,姓張名玉,是河南祥符人。在元時曾做過樞密知院。後元君北遁,歸順太祖。生得虎頭燕頷,智勇兼備。時尚書屋
太祖愛之,因燕王分封北平,與胡相近,邊防要緊,故賜與燕王,練兵防守。燕王知其為人,遂待以心腹。一日,有酒在慶壽寺請客。客散了,張玉問道:「我在這寺裡半日,住持是誰,何不來見我?」管事僧答道:「住持法名道衍,有些瘋癲,每日只是遊行,寺中應酬之事,全不管帳。時尚書屋
因他是皇帝差來的,無人敢說他。」張玉道:「就是皇帝差來,不過是一個和尚,如何這等大?可叫他來見我。」管事僧道:「如今不知往哪裡去了。」說完,只見道衍偏袒一領破衣,歪戴一頂僧帽,高視闊步,走進寺來。時尚書屋
管事僧看見,忙迎着說道:「燕府張爺在此,老爺禮當接見。」道衍道:「燕府張爺,想是張玉了。他是個豪傑,我正要見他。」遂走進殿來,對著張玉拱手道:「張老先請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