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續英烈傳 第 9 頁


」張玉此時聽見叫他名字,又說他是豪傑,心下已有幾分聳動,因假怒道:「你大則大不過是一個和尚,文不能安邦,武不能定國,如何這等放肆?」道衍笑道:「你這老先兒,也算是一個人物,怎麼不達
作者:待考 / 頁數:(9 / 48)

」張玉此時聽見叫他名字,又說他是豪傑,心下已有幾分聳動,因假怒道:「你大則大不過是一個和尚,文不能安邦,武不能定國,如何這等放肆?」道衍笑道:「你這老先兒,也算是一個人物,怎麼不達世務?我雖是一個和尚,若無隆中抱負,渭水才能,也不到這裡來做住持了。」張玉聽了,忙離席施禮道:「老師大才,傾慕久矣。此特戲耳。」說罷,二人促膝坐談。時尚書屋

道衍文談孔孟,武說孫吳,講得津津有味。把一個張玉說得心花都開,連連點頭道:「我張玉閲人多矣,從未曾見如老師這等學問。明日當與千歲說知,自有優待。」
張玉別了道衍,到次日來見燕王,說道:「殿下日日去天下求訪異人,如今有一個異人在目前,怎不刮目?」燕王道:「誰是異人?」張玉道:「慶壽寺住持道衍。臣昨日會見,談天說地,•異人也。」燕王道:「此僧寡人向亦知他,故招他到此。但他瘋瘋癲癲,恐他口嘴不穩,惹出事來,故暫時疏他。」
張玉道:「此人外雖瘋癲,內有權術,非一味瘋癲者,決不至敗事。殿下不可久疏,恐冷賢者之心。」燕王點頭道:「是。」燕王因命人召道衍入內殿相見。時尚書屋
燕王問道:「張玉說你有文武異才,一時也難驗較。寡人聞古之聖賢,皆明易理。你今既擅才藝,未知能卜乎?」道衍道:「能卜。臣已知殿下要臣卜問,現帶有卜問之具在此。」
隨即于袖中取出三個太平銅錢,遞與燕王道:「請殿下自家禱祝。」燕王接了銅錢,暗暗禱祝了,又遞與道衍。道衍就案上連擲了數次,排成一卦,因說道:「此卦大奇!初利建侯,後變飛龍在天。殿下將無要由王位而做皇帝麼?」燕王聽了,忽然變色,因叱道:「你這瘋和尚,不要胡說!」道衍又病癲癲答道:「正是胡說。」
也不辭王,竟要出去。燕王道:「且住!寡人再問你,除卜之外,尚有何能?」道衍笑道:「三教九流諸子百家,無所不知,任殿下賜問。」此時天色寒甚,丹墀中積雪成冰,燕王因說道:「你這和尚專說大話,寡人且不問你那高遠之事,只出一個對,看你對得來否?」道衍又瘋瘋癲癲的道:「對得來,對得來。」燕王就在玉案上親書兩句道:

天寒地凍,水無一點不成冰;書畢,賜與道衍。道衍看見笑了笑道:「包含着水字加一點方成冰字,這是小學生對句,有何難哉!」因索筆即對兩句,呈與燕王道:
國亂民愁,王不出頭誰是主?燕王看見,王字上加一點,是個主字,又含着勸進之意,心內甚喜。但要防閒耳目,不敢招攬,假怒道:「這和尚一發胡說,快出去罷。」道衍笑道:「去,去,去!」遂搖搖擺擺,走出去。時尚書屋
張玉暗暗奏道:「殿下心事,已被這和尚參透。若只管隱諱,不以實告,豈傾心求賢之道?」燕王道:「參事已至此,料也隱瞞不得。」遂於深夜,悄悄召道衍入內殿,對他實說道:「寡人隨皇上東征西戰,立了多少功勞。若使懿文太子在世,他是嫡長子,讓他傳位,心也還甘;今不幸薨了,自當於諸子中擇賢繼立,如何卻立允炆一小子為皇太孫,寡人心實不平。時尚書屋
皇上若不悔,寡人決不能株守臣子之位。賢卿前在京,初見時即說以白帽相贈,寡人細思,今已為王,王上加白,是一皇字。昨又卜做皇帝,未知賢卿是戲言,還是實意?」道衍因正色道:「國家改革,實陰陽升降一大關,必經幾番戰戮,而後大定。唯我朝一驅中原,而即歸命,於理察之,似有一番殺戮在後,方能泄陰陽不盡之敗氣。時尚書屋
今觀外患,似無可虞,故皇上不立殿下,而立太孫,正天心留此以完氣運也。故臣敢屢屢進言。若以臣為戲,試思取天下何等事,殿下何如主,臣何如人,焉敢戲乎!」燕王聽了,大喜道:「賢卿所論,深合寡人之心。但恐寡人無天子之福,不能上居天位耳。」
道衍道:「以臣觀殿下,明明是天子無疑。殿下若不信,臣薦一相士,殿下試召他來一相,便可決疑矣。」燕王道:「相士是誰?」道衍道:「相士姓袁名珙,號柳莊,風鑒如神。」燕王道:「寡人亦久聞其名,但不知游于何地,召之未必肯來。」
道衍道:「這不難,目下國中逃軍最多,只消命長史出一道勾軍文書,差幾個能事人役,將文書中串人袁烘名字,一勾即來,誰敢阻擋。」
燕王大喜,遂命長史行文,差人往南方一帶去勾攝。原來袁柳莊名重天下,人人皆知,差人容易訪問。去不多時,即將袁柳莊勾到燕國。燕王想到:「道衍既薦袁柳莊,自是一路人;我若召他相見,他自然稱讚,如何辨得真假。時尚書屋
莫若我私行,去試他一試,看他如何?」遂先命一個心腹侍臣,引袁柳莊在酒肆中飲酒。又在宿衛軍士中,選了九個體格魁梧的。自家也取軍士的衣服穿了,與九人打扮做一樣,共湊成十人,一同步行到酒肆,就坐在袁柳莊對面吃酒。袁柳莊忽然抬頭看見,吃了一驚,忙起身看著燕王道:「此相,帝王也。時尚書屋
如何在此,莫非是燕王麼?」因拜伏于地道:「殿下他日貴不可言,不宜如此輕行。」燕王假驚道:「你這人胡說,我十人皆宿衛長官,甚麼殿下!」袁柳莊又抬頭一看道:「殿下不要瞞我。」燕王笑一笑,就起身去了。不多時,即召袁柳莊入見,因問道:「寡人之相,果是如何?汝當實言,不可妄贊。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