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遊記補-續西遊記 第 1 頁


西遊補 第 一 回 牡丹紅鯖魚吐氣 送冤文大聖留連 萬物從來只一身, 一身還有一乾坤。 敢與世間開眇眼,肯把江山別立根? 此一回書,鯖魚擾亂,迷惑心猿,總見
作者:待考 / 頁數:(1 / 260)



西遊補

第 一 回

牡丹紅鯖魚吐氣 送冤文大聖留連
萬物從來只一身, 一身還有一乾坤。
敢與世間開眇眼,肯把江山別立根?
此一回書,鯖魚擾亂,迷惑心猿,總見世界情緣,多是浮雲夢幻!
話說唐僧師徒四眾自從離了火焰山,日往月來,又遇綠春時候。唐僧道:
「我四人終日奔波,不知何日得見如來。悟空,西方路上,你也曾走過幾遍, 還有許多路程?還有幾個妖魔?」行者道:「師父安心。徒弟們着力,天大 妖魔也不怕他!」說未罷時,忽見前面一條山路,都是些新落花、舊落花鋪
成錦地,竹枝斜處漏出一樹牡丹。正是:

名花才放錦成堆,壓盡群葩敢鬥奇。

細剪明霞迎日笑,弱含芳露向風欹 。
雲憐國色來為護,蝶戀天香去欲遲。
擬向春宮問顏色,玉環嬌倚半酣時。
行者道:「師父,那牡丹這等紅哩!」長老道:「不紅。」行者道:“師父,
想是春天曛暖,眼睛都熱壞了?這等紅牡丹還嫌他不紅!師父不如下馬坐著,
等我請大藥皇菩薩來替你開一雙光明眼,不要帶了昏花疾病勉強走路。一時
錯走了路頭,不幹別人的事。”長老道:「潑猴!你自昏着,倒拖我昏花哩!」
行者道:「師父既不眼昏,為何說牡丹不紅?」長老道:「我未曾說壯丹不 紅,只說不是牡丹紅。」行者道:「師父,不是牡丹紅,想是日色照着牡丹, 所以這等紅也。」長老見行者說著日色,主意越發遠了,便罵:「獃猴子! 你自家紅了,又說牡丹,又說日色,好不牽扯閒人。」行者道:“師父好笑!
我的身上是一片黃花毛,我的虎皮裾又是花斑色,我這件直裰又是青不青、
白不白的,師父在何處見我紅來?”長老道:「我不說你身上紅,說你心上 紅。」便叫:「悟空,聽我偈來。」便在馬上說偈兒道:
牡丹不紅,徒弟心紅。牡丹花落盡,正與未開同。
偈兒說罷,馬走百步,方纔見牡丹樹下立着數百眷紅女,簇擁一團在那

裡采野花,結草卦,抱女攜兒,打情罵俏。忽然見了東來和尚,盡把袖兒掩
口,嘻嘻而笑。長老胸中疑惑,便叫:「悟空,我們另覓枯徑去罷。如此青 青春野,恐一班孌童弱女又不免惹事纏人。」行者道:“師父,我一向有句
話要對你說,恐怕一時衝撞,不敢便講。師父,你一生有兩大病:一件是多
用心,一件是文字禪。多用心者,如你怕長怕短的便是;文字禪者,如你歌
詩論理、談古證今、講經說偈的便是。文字禪無關正果,多用心反召妖魔。
去此二病,好上西方。”長老只是不快。行者道:「師父差矣!他是在家人, 我是出家人,共此一條路,只要兩條心。」
唐僧聽說,鞭馬上前,不想一簇女郎隊裡忽有八九個孩童跳將出來,團
團轉打一座「男女城」,把唐僧圍住,凝眼而看,看罷亂跳,跳罷亂嚷,嚷
① 群葩 p ā,音趴——指花。
② 欹 xī,音西——嘆美之詞。*

-頁面 3

-
道:「此兒長大了,還穿百家衣!」長老本性好靜,那受得兒女牽纏,便把
善言遣他,再不肯去,叱之亦不去,只是嚷道:「此兒長大了,還穿百家衣!」
長老無可奈何,只得脫下身上衲衣藏在包袱裡面,席草而坐。那些孩童也不
管他,又嚷道;“你這一色百家衣舍與我罷;你不與我,我到家裡去叫娘做
一件青蘋色、斷腸色、綠楊色、比翼色、晚霞色、燕青色、醬色、天玄色、
桃紅色、玉色、蓮肉色、青蓮色、銀青色、魚肚白色、水墨色、石藍色、蘆
花色、綠色、五色、錦色,荔枝色、珊瑚色、鴨頭綠色、迴文錦色、相思錦
色的百家衣,我也不要你的一色百家衣了!”
長老閉目,沉然不答。八戒不知長老心中之事,還要去弄男弄女,叫他
乾兒子、濕兒子,討他便宜哩。行者看見,心中焦躁,耳朵中取出金箍棒,
拿起亂趕,嚇得小兒們一個個踢腳絆手走去。行者還氣他不過,登時追上,
掄棒便打。可憐蝸發桃顏,化作春駒野火!你看牡丹之下一簇美人,望見行
者打殺男女,慌忙棄下採花藍,各人走到澗邊,取了石片來迎行者。行者顏
色不改,輕輕把棒一撥,又掃地打死了。
原來孫大聖雖然勇鬥,卻是天性仁慈,當時棒納耳中,不覺涕流眼外,
自怨自艾的道:「天天!悟空自皈佛法,收情束氣,不曾妄殺一人。今日忽 然忿激,反害了不妖精、不強盜的男女長幼五十餘人,忘卻罪孽深重哩!」
走了兩步,又害怕起來,道:“老孫只想後邊地獄,早忘記了現前地獄。我
前日打殺得個把妖精,師父就要唸咒;殺得幾個強盜,師父登時趕逐。今日
師父見了這一乾屍首,心中惱怒,把那話兒咒子萬一念了一百遍,堂堂孫大
聖就弄做個剝皮猢猻了!你道象什麼體面?”終是心猿智慧,行者高明,此
時又便想出個意頭,以為:“我們老和尚是個通文達藝之人,卻又慈悲太過,
有些耳朵根軟。我今日做起一篇『送冤』文字,造成哭哭啼啼面孔,一頭讀,
一頭走。師父若見我這等啼哭,定有三分疑心,叫: ‘悟空,平日剛強何處
去?’我只說:『西方路上有妖精。』師父疑心頓然增了七分,又問我:‘妖
精何處?叫做何名?’我只說: ‘妖精叫做打人精。師父若不信時,只看一
班男女個個做了血屍精靈。’師父聽得妖精利害,膽顫心驚。八戒道: ‘散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