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遊記補-續西遊記 第 3 頁


行者越發惱怒,直頭奔上靈霄,要見玉帝,問他明白。卻才上天,只見 天門緊閉。行者叫:「開門,開門!」有一人在天裡答應道:「這樣不知緩 急奴才!吾家靈霄殿已被人偷去,無天可上!」又
作者:待考 / 頁數:(3 / 260)

行者越發惱怒,直頭奔上靈霄,要見玉帝,問他明白。卻才上天,只見

天門緊閉。行者叫:「開門,開門!」有一人在天裡答應道:「這樣不知緩 急奴才!吾家靈霄殿已被人偷去,無天可上!」又聽得一人在旁笑道:“大
哥,你還不知哩!那靈霄殿為何被人偷去?原來五百年前有一孫弼馬溫大閙
天宮,不曾奪得靈霄殿去,因此懷恨,構成黨與,借取經之名,交結西方一
路妖精。忽然一日,叫妖精們用些巧計,偷出靈霄,此即兵法中以他人攻他
人,無有弗勝之計也。猢猻兒倒是智囊,可取,可取!”行者聽得,又好笑,
又好惱。他是心剛性急的人,那受得無端搶白,越發拳打腳踢,只叫「開門」。
那裏邊人又道:「若畢竟要開天門,權守五千四十六年三個月,等我家靈霄 殿造成,開門迎接尊客何如?」
卻說行者指望見了玉帝,討出靈文紫字之書,辨清大唐真假,反受一番
大辱,只得按落雲頭,仍到大唐境界。行者道:“我只是認真而去,看他如

-頁面 6

-
何罷了。”即時放開懷抱,走進城門。那守門的將士道:「新天子之令,凡 異言異服者,拿斬。小和尚,雖是你無家無室,也要自家保個性命兒。」

者拱拱手,道:「長官之言,極為相愛。」即時走出城門,變作粉蝶兒,飛
一個「美人舞」,再飛一個「背琵琶」。頃刻之間,早到五花樓下,即時飛
進玉闕,歇在殿上。真是瓊樞繞靄,青閣纏雲,神仙未見,洞府難摹者也!
天回金氣合,星順玉衡平。
雲生翡翠殿,日麗鳳凰城。
行者觀看不已,忽見殿門額上有「綠玉殿」三個大字,旁邊注着一行細
字:「唐新天子風流皇帝元年二月吉旦立。」殿中寂然,只有兩邊壁上墨跡
兩行。其文曰:
唐未受命五十年,大國如鬥。唐受天命五十年,山河飛而星月走。新皇帝受命萬萬年,四方唱

周宣之詩。小臣張邱謹祝。
行者看罷,暗笑道:「朝廷之上有此等小臣,那得皇帝不風流?」
說罷時,忽然走出一個宮人,手拿一柄青竹帚,掃着地上,口中自言自
語的道:“呵,呵!皇帝也眠,宰相也眠,綠玉殿如今變做『眠仙閣』哩!
昨夜我家風流天子替傾國夫人暖房,擺酒在後園翡翠宮中,酣飲了一夜。初
時取出一面高唐鏡,叫傾國夫人立在左邊、徐夫人立在右邊,三人並肩照鏡,
天子又道兩位夫人標緻,傾國夫人又道陛下標緻。天子迴轉頭來便問我輩宮
人,當時三四百個貼身宮女齊聲答應: 『果然是絶世郎君!』天子大悅,便
迷着眼兒飲一大觥。酒半酣時,起來看月,天子便開口笑笑,指着月中嫦娥,
道: 『此是朕的徐夫人。』徐夫人又指着織女、牛郎,說:‘此是陛下與傾

國夫人。今夜雖是三月初五,卻要預借七夕哩。’天子大悅,又飲一大觥。
一個醉天子,面上血紅,頭兒搖搖,腳兒斜斜,舌兒嗒嗒,不管三七念一,
二七十四,一橫橫在徐夫人的身上。傾國夫人又慌忙坐定,做了一個 ‘雪花
肉榻’,枕了天子的腳跟。又有徐夫人身邊一個綉女忒有情興,登時摘一朵
海木香嘻嘻而笑,走到徐夫人背後,輕輕插在天子頭上,做個 『醉花天子』
模樣。這等快活,果然人間蓬島!只是我想將起來,前代做天子的也多,做
風流天子的也不少;到如今宮殿去了,美人去了,皇帝去了!不要論秦、漢、
六朝,便是我先天子,中年好尋快活,造起珠雨樓台。那個樓台真造得齊齊
整整,上面都是白玉板格子,四邊青瑣弔窗;北邊一個圓霜洞,望見海日出
沒;下面踏腳板,還是金鏤紫香檀。一時翠面芙蓉,粉肌梅片,蟬衫麟帶,
蜀管吳絲,見者無不目艷,聞者無不心動。昨日正宮娘娘叫我往東花園掃地,
我在短牆望望,只見一座珠雨樓台,一望荒草,再望雲煙;鴛鴦瓦三千片,
如今弄成千千片;走龍梁、飛蟲棟,十字樣架起;更有一件好笑:日頭兒還
有半天,井裡頭、松樹邊,更移出幾燈鬼火。仔細觀看,到底不見一個歌童,
到底不見一個舞女,只有三兩隻杜鵑兒在那裡一聲高、一聲低,不絶的啼春
雨。這等看將起來,天子庶人,同歸無有;皇妃村女,共化青塵。舊年正月
元宵,有一個松蘿道士,他的說話倒有些悟頭。他道我風流天子喜的是畫中
人,愛的是圖中景,因此進一幅畫圖,叫做《驪山圖》。天子問:‘驪山在
否?’道士便道: 『驪山壽短,只有二千年。』天子笑道: ‘他有了二千年
也夠了。’道士道: ‘臣只嫌他不渾成些,土木驪山二百年,口舌驪山四百
年,楮墨驪山五百年,青史驪山九百年,零零碎碎湊成得二千年。’我這一
① 觥 gōng,音工——古代用獸角做的酒器。

-頁面 7

-
日當班,正正立在那道士對面,一句一句都聽得明白。歇了一年多,前日見
個有學問的宮人話起,原來 《驪山圖》,便是那用「驅山鐸」的秦始皇帝墳
墓哩!”話罷掃掃,掃罷話話。
行者突然聽得「驅山鐸」三字,暗想:「山如何驅得?我若有這個鐸子, 逢着有妖精的高山,預先驅了他去,也落得省些氣力。」正要變做一個承值
官兒模樣,上前問他驅山鐸子的根由,忽聽得宮中大吹大擂。
此文須作三段讀:前一段,結風流天子一案;中間珠雨樓一段,是托出
一部大旨;後驪山一段,伏大聖入鏡一案。

-頁面 8

-

第 三 回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