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遊記補-續西遊記 第 6 頁


親身匣,取出玉琴焚之,痛哭一場;也有拔床頭劍自殺,被一女子奪住;也 有低頭獃想,把自家廷對文字三回而讀;也有大笑,拍案叫「命,命,命」; 也有垂頭吐紅血;也有幾個長者費些買
作者:待考 / 頁數:(6 / 260)

親身匣,取出玉琴焚之,痛哭一場;也有拔床頭劍自殺,被一女子奪住;也

有低頭獃想,把自家廷對文字三回而讀;也有大笑,拍案叫「命,命,命」;
也有垂頭吐紅血;也有幾個長者費些買春錢,替一人解悶;也有獨自吟詩,
忽然吟一句,把腳亂踢石頭;也有不許僮仆報榜上無名者;也有外假氣悶,
內露笑容,若曰應得者;也有真悲真憤,強作喜容笑面。獨有一班榜上有名
之人:或換新衣新履;或強作不笑之面;或壁上寫字;或看自家試文,讀一
千遍,袖之而出;或替人悼嘆;或故意說試官不濟;或強他人看刊榜,他人
心雖不欲,勉強看完;或高談闊論,話今年一榜大公;或自陳除夜夢讖;或
雲這番文字不得意。
不多時,又早有人抄白第1名文字,在酒樓上搖頭誦念。傍有一少年問
道:「此文為何甚短?」那念文的道:「文章是長的,吾只選他好句子抄來。 你快來同看,學些法則,明年好中哩!」兩個又便朗聲讀起。其文曰:
振起之絶業,扶進之人倫;學中之真景,治理之完神。何則?此境已如混沌之不可追,此理已

如呼吸之不可去。故性體之精未泄,方策之燼 皆靈也。總之,造化之元工,概不得望之中庸以下;而

鬼神之默運,嘗有以得之寸掬之微。
孫行者呵呵大笑,道:“老孫五百年前曾在八卦爐中,聽得老君對玉史
仙人說著: ‘文章氣數:堯、舜到孔子是「純天運」,謂之「大盛」;孟子
到李斯是「純地運」,謂之「中盛」;此後五百年該是「水雷運」,文章氣
短而身長,謂之「小衰」;又八百年輪到「山水運」上,便壞了,便壞了!’
當時玉史仙人便問: 『如何大壞?』老君道:‘哀哉!一班無耳無目、無舌
無鼻、無手無腳、無心無肺、無骨無筋、無血無氣之人,名曰秀士,百年只
用一張紙,蓋棺卻無兩句書!做的文字更有蹊蹺混沌:死過幾萬年還放他不

過,堯、舜安坐在黃庭內,也要牽來!呼吸是清虛之物,不去養他,卻去惹
他;精神是一身之寶,不去靜他,卻去動他!你道這個文章叫做什麼?原來
叫做「紗帽文章」!會做幾句便是那人福運,便有人抬舉他,便有人奉承他,
便有人恐怕他!’當時老君說罷,只見玉史仙人含淚而去。我想將起來,那
第1名的文字,正是 『山水運』中的文字哩!我也不要管他,再到‘天字第
二號’去看。”
行者入新唐,是第1層;入青青世界,是第2層;入鏡,是第3層。一層進一層,一層險一層。
① 燼 j ìn,音盡——物體燃燒後剩下的東西。
② 寸掬 jū,音拘——指很少。
-2
-

第 五 回

鏤青鏡心猿入古 綠珠樓行者攢眉
卻說行者看「天字第2號」,一面鏤青古鏡之中,只見紫柏大樹下立一
石碑,刊着「古人世界原系頭風世界隔壁」十二個篆字。行者道:“既是古
人世界,秦始皇也在裡頭。前日新唐掃地宮人說他有個“驅山鐸’,等我一
把扭住了他,搶這鐸來,把西天路上千山萬壑掃盡趕去,妖精也無處藏身,
強盜也無處着落了。”登時變作一個銅裡蛀蟲,望鏡面上爬定,着實蛀了一
口,蛀穿鏡子,忽然跌在一所高台,聽得下面有些人聲,他又不敢現出原身,
仍舊一個蛀蟲,隱在綠窗花縫裡窺探。
原來古人世界中有一美人,叫做「綠珠女子」,鎮日請賓宴客,飲酒吟
詩,當時費了千心萬想,造成百尺樓台,取名「握香台。」剛剛這一日,有
個西施夫人、絲絲小姐同來賀新台,綠珠大喜,即整酒筵,擺在握香台上,
以敘姊妹之情。正當中坐著絲絲小姐,右邊坐著綠珠女子,左邊坐著西施夫
人。一班扇香髻子的丫頭,進酒的進酒,攀花的攀花,捧色盆的捧色盆,擁
做一堆。行者在縫裡便生巧詐,即時變作丫頭模樣,混在中間。怎生打扮?
洛神髻,祝姬眉;楚王腰,漢帝衣。上有秋風墜,下有蓮花杯。
只見那些丫頭嘻嘻的都笑將起來,道:「我這握香台真是個握香台,這 樣標緻女子不住在屋裡也趲來!」又有一個丫頭對行者道:「姐姐,你見綠 娘也未?」行者道:「大姐姐,我是新來人,領我去見見便好。」

那丫頭便笑嘻嘻的領見了綠娘。綠娘大驚,簌簌 吊下淚來。便對行者道:
「虞美人,許多時不相見,玉顏愁動,卻是為何?」行者暗想:“奇怪!老
孫自從石匣生來,到如今不曾受男女輪迴,不曾入煙花隊裡,我幾時認得甚
麼綠娘?我幾時做過泥美人、銅美人、鐵美人、草美人來?既然他這等說,
也不要管我是虞美人不是虞美人,耍子一回倒有趣。正叫做 『將錯就錯』。
只是一件:既是虞美人了,還有虞美人配頭。倘或一時問及, ‘驢頭不對馬
嘴’,就要弄出本色來了。等我探他一探,尋出一個配頭,才好上席。”
綠娘又叫:「美人快快登席,杯中雖淡,卻好消悶。」行者當時便做個
「風雨淒涼麵」,對綠娘道:「姐姐,人言道:『酒落歡腸。』我與丈夫不 能相見,雨絲風片,刺斷人腸久矣,怎能夠下嚥?」綠娘失色道;「美人說 那裡話來!你的丈夫就是楚伯王項羽,如今現同一處,為何不能相見?」行
者得了「楚伯王項羽」五字,便隨口答應道:“姐姐,你又不知。如今的楚
王不比前日楚王了!有一宮中女娃,叫做楚騷,千般百樣惹動丈夫,離間我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