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遊記補-續西遊記 第 7 頁


們夫婦。或時步月,我不看池中水藻,他便倚着闌干徘徊如想,丈夫又道他 看得媚。或時看花,我不叫辦酒,他便房中捧出一個冰紋壺,一壺紫花玉露 進上,口稱 『千歲恩爺』,臨去,只把
作者:待考 / 頁數:(7 / 260)

們夫婦。或時步月,我不看池中水藻,他便倚着闌干徘徊如想,丈夫又道他

看得媚。或時看花,我不叫辦酒,他便房中捧出一個冰紋壺,一壺紫花玉露
進上,口稱 『千歲恩爺』,臨去,只把眼兒亂轉,丈夫也做個花眼送他。我
是一片深情,指望鴛鴦無底;見他兩個把我做擱板上貨,我那得不生悲怨?
那時丈夫又道我不睬他,又道難為了楚騷,見在床頭取下劍囊,橫在背上,
也不叫跟隨人,直頭自去,不知往那裡走了。是二十日前去的,半月有餘,
尚無音耗。”說罷大哭。綠娘見了,淚濕羅衫半袖。西施、絲絲一齊愁嘆。時尚書屋
便是把酒壺的侍女,也有一肚皮眼淚,嘈嘈嚌嚌痛上心來。正是:
① 簌 sù,音速——形容眼淚紛紛落下的樣子。
-3
-
愁人莫向愁人說,說與愁人轉轉愁。
四人方纔坐定,西施便道:「今夜美人不快,我三人宛轉解他,不要助 悲。」登時取六隻色子,拿在手中,高叫:“筵中姊妹聽令!第1擲無么,
要各歌古詩一句;第2擲無二,要各人自家招出雲情雨意;第3擲無三,本
席自罰一大觥,飛送一客。”西施望空擲下,高叫:「第1擲無么!」綠珠
轉出嬌音,歌詩一句:
夫君不來涼夜長!
絲絲大讚,笑道:「此句雙關得妙。」他也歌詩一句:
玉人環珮正秋風。
行者當時暗想:“這回兒要輪到老孫哩!我別的文字卻也記得幾句,說
起 『詩』字,有些頭痛。又不知虞美人會詩的不會詩的。若是不會詩的,是
還好;若是會的,卻又是有頭無尾了。”綠娘只叫:「美人歌句。」行者便
似謙似推、似假似真的應道:「我不會做詩。」西施笑道:「美人詩選已遍 中原,便是三尺孩童也知虞美人是能詞善賦之才,今日這等推托!」行者無
奈,只得仰面搜索;獃想半日,向席上道:「不用古人成句好麼?」綠娘道:

「此事要問令官。」行者又問西施,西施道:「這又何妨。美人做出來,便 是古人成句了。」眾人側耳而聽。時尚書屋

行者歌詩一句:

懺悔心隨雲雨飛。
綠娘問絲絲道:「美人此句如何?」絲絲道:「美人的詩,那個敢說他不好? 只是此句帶一分和尚氣。」西施笑道:「美人原做了半月雌和尚。」行者道:
「不要嘲人。請令官過盆。」
西施慌忙送過色盆于綠娘。綠娘舉手擲下,高叫:「第2擲無二!」西
施便道:「你們好招,我卻難招。」綠娘問:「姐姐,你有甚麼難招?」西
施道:「啐!故意羞人,難道不曉得我是兩個丈夫的!」綠娘道:「面前通 是異姓骨肉,有何妨礙?妹子有一道理,請姐姐招一句吳王,招一句范郎。」
西施聽得,應口便招:
范郎,柳溪青歲;吳王,玉闕紅顏。
范郎,崑崙日誓;吳王,梧桐夜眠。
范郎,五湖怨月;吳王,一醉愁天。
綠珠聽罷,鼓盞自招:
妾珠一斗,妾淚萬石。今夕握香,他年傳雪。
綠珠一字一嘆。西施高叫:「大罰!我要招出快活來,卻招出不快活來。」
綠娘謝罪,領了罰酒。那時絲絲便讓行者,行者又讓絲絲,推來推去,半日
不招。綠娘道:「我又有一法:絲絲姐說一句,美人說一句罷。」西施道:
「使不得,楚伯王雄風赳赳,沈玉郎軟緩溫存,那裡配得來?」絲絲笑道:
「不妨,他是他,我是我。待我先招。」絲絲道:
泣月南樓。
行者一時不檢點,順口招道:
拜佛西天。
綠娘指着行者道:「美人,想是你意思昏亂了!為何要拜佛西天起來?」行
者道:「文字艱深,便費詮解。天者,夫也。西者,西楚也。拜者,歸也。時尚書屋
佛者,心也。蓋言歸心于西楚丈夫。他雖厭我,我只想他。」綠娘讚歎不已。時尚書屋
行者恐怕席上久了,有誤路程,便佯醉欲嘔。西施道:「第3擲不消擲,去 看月罷。」當時筵席便撤。
-4
-
四人步下樓來,隨意踏些野花,弄些水草。行者一心要尋秦始皇,便使
個脫身之計,只叫:「心痛難忍,難忍!放我歸去罷。」綠娘道:「心痛是 我們常事,不必憂疑,等我叫人請歧公公來,替美人看脈。」行者道:“不
好,不好!近日醫家最不可近,專要弄死活人,弄大小病;調理時節又要速
奏功效,不顧人性命;脾氣未健,便服參術:終身受他的累了。還是歸去。”
綠娘又道:「美人歸家不見楚王,又要抱悶;見了楚騷,又要恨。心病專忌 悶恨。」姊妹們同來留住行者,行者堅執不肯住下。綠娘見他病急,又留他
不住,只得叫四個貼身侍兒送虞美人到府。行者做個「捧心睡眼面」,別了
姊妹。
四個侍兒扶着行者,徑下了百尺握香台,往一條大路而走。行者道:「你 四人回去罷了,千萬替我謝聲,並致意夫人、小姐,明日相會。」女使道:
「方纔出門時節,綠娘分付一定送到楚王府。」行者道:「你果然不肯回麼? 看棒!」一條金箍棒早已拔在手中,用力一撥,四個侍兒打為紅粉。
行者即時現出原身,抬頭看看,原來正是女媧門前。行者大喜道:“我
家的天被小月王差一班踏空使者碎碎鑿開,昨日反抱罪名在我身上。雖是老
君可惡,玉帝不明,老孫也有一件不是,原不該五百年前做出話柄。如今且
不要自去投到,聞得女媧久慣補天,我今日竟央女媧替我補好,方纔哭上靈
霄,洗個明白。這機會甚妙。”走近門邊細細觀看,只見兩扇黑漆門緊閉,
門上貼一紙頭,寫着:
二十日到軒轅家閒話,十日乃歸,有慢尊客,先此布罪。


分享與評論